199.第199章 影后(七十六)

    “倬敏,好久不见。”墨铘停在忘川河边是,身后便是一望无际的彼岸花海。

    被叫做倬敏的女子怔了怔,复又咯咯笑了起来,上身伏在岸边笑的直不起腰,“咯咯咯……好久不见,这个好久未免太久了些……”

    墨铘神色复杂,静静看着她疯狂的样子,半晌,他缓缓蹲下身子,直视着她,目光逼人,“倬敏,锁魂扣在你这里对吧?”

    倬敏在听到这句话后身体微不可查的僵硬了一下,眼神冷冽,她收起笑容漫不经心的掐断一支彼岸花把玩,“喔?你说什么?锁魂扣,这东西我可没见过呢!”

    墨铘一把握住她的手腕,逼她看向他,一字一顿道:“倬敏,现在说谎话也没什么意义,我知道锁魂扣在你身上,把她给我!”

    “呵……”倬敏轻笑了一声,片刻后猛地变了脸色,一把挣脱他,“放开我!墨铘,你现在是拿什么立场跟我说话,嗯?我告诉你,在我是人的时候我不怕你,我变成了鬼更加不可能怕你,所以,你想逞威风,未免走错了地儿!”

    她甩掉犹带露珠的彼岸花,一个旋身,游到了忘川河中心,恶劣且怨毒的冲着他笑。墨铘眼睁睁看着那本娇艳欲滴的彼岸花在脱离了倬敏的手后,迅速凋零,变成了一堆灰烬,风一吹就散了。

    他发现,他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女子了。

    秦都有个传闻,宰相府内有一双女儿,系双生之相。其长女有倾国倾城之貌,名冠天下。其次女长年居于闺阁,从不外出露面。有人猜测其二女倬敏天生脸带胎记,父母嫌其丢人,便将她关在家中,防止给家族抹黑。还有人猜是次女天生体弱多病,也可能早就夭折,不然,外界怎么连其一面都未得见过?

    其实,外界传闻都不可靠。

    墨铘在她生前见过她,那是在他与敏柔的婚礼后,她穿着一身肥大的斗篷,将她连头带脸裹得严严实实。她就那样悄无声息的拦在了他去新房的路上,在她摘掉兜帽的时候,墨铘甚至差点以为他见到的是本应该在新房等待新郎掀盖头的敏柔。

    可是,很快他就发现不是。

    女子的表情是阴冷的,与敏柔的温和不同,她里面穿了一件深绿色的长裙,是那种令人看了浑身不自在的绿,她任凭墨铘打量,幽幽的看着他道:“我叫倬敏,是敏柔的妹妹。”

    墨铘说:“我知道,你们长得太像了。”

    这句话不知触碰到了倬敏的哪根神经,她居然开心的笑了,不是阴沉的笑,而是发自内心的愉悦,她说,“长了一张跟姐姐一模一样的脸,是我这辈子最值得开心的事情。”

    那一瞬间,墨铘总觉得有一种怪异的感觉从心中飞快掠过,快的抓不住。

    他略微扯了扯薄唇,黑眸不动声色的注视着她,“哦?是吗?”

    “当然!”她回答的极为干脆。

    “那我能冒昧问一句,倬敏小姐,你为什么不在宰相府,而是出现在了远离秦都百里远的扶风郡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