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第196章 影后(七十三)

    墨铘,你怎么能这么心狠——

    敏柔终是忍不住掉下泪来,透明的泪水在眼眶里滚了一圈,“答、答……”

    一颗颗掉进河水里,远处依旧那么热闹,仿佛刚刚淹死了一个女孩是个幻觉,灯火阑珊,熙熙攘攘,却都与她无关。

    墨铘是第一次看到她哭,即使在当初发现了那么残酷的真相后,她也强忍着没有掉泪。这就是她与沁月最大的不同。她骄傲、矜贵,循规蹈矩,比沁月更像高不可攀的仙子。而沁月不同,她调皮、任性,得不到的东西就死缠烂打,就如今天,她身体又舒服了,墨铘便没有允许她出门看花灯,没想到她竟然趁墨铘不在的功夫,偷偷跑了出来。

    “你……”

    墨铘张了张口,冰冷的心一点点松动,他沉默的看着敏柔,不善言辞的他根本不知道对她说些什么好。

    敏柔却笑了,两百年了,墨铘依旧觉得她笑起来是最美的,回眸一笑百媚生大概就是如此。而此时又是另一番风情,笑中含泪,眼神绝望,她轻轻道:“墨铘,在你心里,是不是觉得是我害死的她?”

    没有得到回答是意料中的事情,敏柔心又沉了几分,她能清晰的听到有什么跌落谷底,啪嗒碎成无数片的声音。

    她看到墨铘又将沁月搂紧了几分,脱下披风紧紧裹住了她。沁月现在的样子说不上好看,甚至可以说得上吓人,但墨铘一点儿都不在乎,他抱紧她,爱怜万分的打理着她的乱发。

    这种表情他只对一个人露出过,那个人就是沁月。

    早就知道了,可每每看到,心脏依旧像被人戳了一个大口子,空荡荡的冷。

    “呵呵,墨铘,她死了,而我恰好在她身边,所以她的死我就要负责任么?凭什么?充当她守护者的人不是你么?她掉进河里无望挣扎的时候你在哪里?你为什么不来救她?嗯?”

    敏柔近乎恶毒的,每一句话都在戳着他的心窝,她咯咯笑着,笑的疯狂,“没错,她就掉在我脚下,当时的我正在看花灯,你不知道,她在河里挣扎的样子有多可怜!可我没有救她,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墨铘手在颤抖,他一把掐住敏柔的脖子,将她高高举了起来,脚间都脱离了地面,这才发现,原来在她身下,早就积累了一滩水渍,此时早已经结成了薄薄的冰。而她的裙摆,依旧在向下滴水。

    无力的松开手,敏柔重新跌落到地面,她重重咳嗽。就在刚刚,她知道墨铘是真的想杀了她的,他用了魔气,此时她雪白的脖颈上,已然一圈青黑可怖。

    “咳、咳咳……呵,墨铘,你是想杀了我么?那你为什么不干脆点,直接动手?优柔寡断可不像你啊?”她伏在地面,模样有些狼狈,“哦,你想问我为什么不救她是吧?那你说,我为什么要救一个抢了我丈夫的男人?”

    “我跟她早在几百年前就相识,何谈抢夺一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