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第114章 病娇(四十二)

    “是什么?”韩尘心脏猛跳,忍不住问道。

    “保密!”苏葵戏谑一笑,不再多说。

    拆礼物的惊喜就留到事情完结的那天吧,她可以等。

    韩尘好笑的与苏葵道别,缓步走出留置室,刚出门口就对上了一双冰冷如寒玉的眸子。

    心里还在嘀咕现在的孩子怎么都那么怪,没想到长相俊美精致的少年已经撇过他,径直向关着苏葵的留置室走去了。

    迟安在外面等了将近一个多小时,焦躁的心情一直不上不下吊着,好不容易等到里面的人出来,没想到还是一个长相不俗,气质不错的男人!

    关键是,他一进去,第一眼就瞧见了苏葵噙着笑意的嘴角,将散未散,那是一种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愉悦表情,就连眼睛里都是璀璨夺目的笑。

    白皙干净的秀美脸颊上带着轻微酡红,如喝了酒后的颜色,这表情看在迟安眼里,完全是一副恋爱害羞的小女孩姿态。

    顿时漆黑如不见底的深渊的瞳仁里飞快爬满了血丝,怒火在胸口激荡,薄唇抿得死紧,殷红的唇瓣第一次失了娇艳的色泽。

    “嗯?迟安?你怎么来了?”苏葵冷不丁抬头,本来以为是去而复返的韩尘,没想到居然是这个清冷如玉的少年。

    迟安咬牙,感觉口腔里已经泛着铁锈的味道,“我不能来?”

    迟安觉得自己TM真是自作多情,眼巴巴担心她赶过来,就想见她一面,结果人家倒好,根本不想见他,两个人关一个屋里,不知道在做什么呢!

    越想越觉得委屈,眼眶都烧红了,迟大少什么时候受过这等委屈呀,从来都是别人上赶着讨好他,如今他想关心一个人了,人家却根本不领情。

    愤愤地瞪她一眼,转身欲走,泛着水光的眸子里全是燃烧的火焰。

    苏葵被瞪得莫名其妙,见迟安刚来又要走就更莫名了,不由出声叫住他。

    “喂!刚来就走?”

    “那、那又怎么样,反正某人又不欢迎我!”迟大少恨恨地拿他那手工制作的黑皮鞋哐哐哐地踢铁门,也不回头。

    哟?这是指桑骂槐说谁呢?

    苏葵挑眉,好笑的对着他的背影道:“啧,瞧这委屈的小语气,哭了?”

    “谁TM哭了!木轻缘你给老子闭嘴!”

    苏葵只是开了个小玩笑,没想到迟安反应这么大,当时就炸毛了,转过身跳脚的怒吼她。

    眼底的火光和发红的眼眶鼻头无不应证了苏葵的话,苏葵有些惊讶,反而忽略了心底那丝隐藏极深的心痛。

    “真哭啦?怎么回事啊?来来来,过来坐。”

    苏葵见过迟安许许多多不同的面孔,高傲、腹黑、赖皮、粘人、不可一世、高高在上,几乎他所以的表情她都见过,却从来没有看到过他哭。

    “谁哭了!木轻缘你TM不会说话就闭嘴!没人当你是哑巴!”

    苏葵十分不雅地翻了个白眼,认命的举起双手投降,“行行行,大少爷没哭,是小的看走了眼,我该死,成了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