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第111章 病娇(三十九)

    五分钟时间很快过去,李局长正想敲门催促之时,木菡平静地开门出来了。

    出来后,她把掉落的碎发勾到耳后,淡淡的对李局长道:“我依旧坚信我的女儿是无辜的,在聊完天后我更加确定,所以,我要求请律师。”

    站在一旁的女警官听到木菡如此嚣张的话,顿时白眼一番,讽刺道:“木女士,即使你请来全国最有名的律师来为令爱做保释,也抹灭不了在凶案现场发现了令爱贴身饰物的事实,请您还是不要白费周转了!”

    她最看不惯的便是这些有权有势就不把人命看在眼里的豪门贵族了!从小耳濡目染,让她觉得,世界上所有的有钱人都是一群心黑透了的人。

    木菡闻听此言,淡淡瞥了她一眼,并不理会,抬起优雅的步子便走。

    当与李局长擦肩而过时,她冷冷都下一句,“李局,看来贵所的用人制度有必要改善啊,在没有确凿证据之前,便已经给嫌疑人定下重罪,是你们的优良传统么?嗯?”

    李局长身体一僵,讪讪道:“怎、怎么会,木女士您海涵,她是刚从警校毕业的,不懂规矩,不懂规矩,您见谅,我替她给你道歉!”

    李局长秃了一半的地中海,此时油光锃亮,额头的汗水冒的堪比瀑布了,诚恳道歉之时,心里也不由对身旁口不择言的女警官升起几分坏印象。

    不可否认,女警官也许是个热心肠的女孩,也是个好人,但她不会是一个好的警察,因为好警察是不会在没有证据之前,随便妄言的。

    他们奉行的是少说多做,因为任何案件,在没有彻底定罪前,都有翻案的可能。

    木菡看了眼依旧毫无歉意的女警官,嘲讽一笑,“不必,不是诚心的道歉,要来也没用!李局长,再会!”

    随后大步走出警局。

    在与女儿短暂的谈话后,木菡认识到了女儿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冷静、理智、淡定的分析出每一个都她有利的不在场证明,然后一一嘱咐给木菡去办理。

    因为留置,盘查,苏葵必须要在警局待满24-48个小时,估计是看根本问不出什么,女警官也没有再自讨没趣。

    派出所的留置室很小,5平米左右,头顶的监控探头在黑暗中闪烁着红点,精钢制作的铁窗悬在头顶的方向,狭小密集,细弱的光线从外面照进来,空气中悬浮着破碎的灰尘粒子。

    苏葵双眸半开半阖,神态慵懒淡然,粉嫩的唇瓣透着水泽,引人一亲芳泽。

    精致的五官一半暴露在柔和的光线里,优美的弧线漂亮的不似凡人。

    “嘎吱——”

    韩尘脚刚踏进来,一眼便看到了坐在墙边椅子上,犹如木偶娃娃般闭目沉思的少女,柔软地黑发垂下遮挡住一小半儿脸颊,卷而翘的羽睫在眼底投下一排扇形阴影。

    “木轻缘?”韩尘忍不住出声唤醒沉思中的少女。

    他是一个法医,在见到警局拉到解剖中心的尸块时,便生出一种想要见一见犯罪嫌疑人的冲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