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第109章 病娇(三十七)

    后面的话迟安已经听不到了,他扬起的红唇慢慢僵住,形成一个诡异的弧度,大脑中一直回荡着几个词汇——

    “抓到了、杀人、木轻缘……”

    木轻缘!

    这一刻,迟安甚至怀疑自己耳朵出现了幻觉,怎么可能是她?!

    再也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罪魁祸首究竟是谁,他想不明白究竟是哪里出了差错,警察怎么会放着凶手不抓,而去找一个跟这件事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苏葵!

    心中荡漾着的好心情彻底消失,了无踪迹。

    迟安勉强定了定心,告诉自己:没事的,她只是刚刚被带走,而且凶手根本不是她,她不会出事的……

    就这样,拼命地,一遍又一遍暗示自己,才得以让狂跳不止,犹如被千万只大手狠狠拉扯的心脏镇定下来。

    心里做了一个决定,迟安紧抿薄唇,精致的清峻面容上一片冰霜,转身大步流星向华枫装着精钢大门的校门口疾步而去。

    警局内。

    苏葵安静地坐在审讯室内,腰板挺直,柔软的黑发乖巧地披散在双肩,双眸一眨不眨的看向对面女警官的眼睛,粉唇轻启,一字一句道:“我再次重申一遍,这件事跟我没关系,即使你再逼问我一百遍,我也不会承认!”

    少女柔和的面容与刚毅的表情奇异的融合在一起,女警官吐出一口浊气,勉强压下胸口的火气,告诉自己,面前的少女不是普通出身,在没有证据确凿之前,还不能太过得罪。

    如此反复几遍,女警官终于能心平气和的再次面对表情从进入审讯室开始,就变得平静无波的苏葵。

    板着脸问着不知重复了多少遍,丝毫没有进展的对话,“哦?你说不是你做的,那为什么会在案发现场发现了本应该佩戴在你身上的发卡?”说着女警官又激动起来,想着那么多条年轻稚嫩的生命惨死,心中更是止不住的悲痛,面上嘲讽道:“呵,你难道要告诉我,不是你做的,只是你碰巧喜欢到已经废弃的地下室里逛一逛,然后不小心遗弃的?”

    “不,”苏葵淡淡吐出一个字,也笑了,身体向后靠了靠,寻找一个舒服的姿势,“我的发卡在吃完午饭回去后就丢了,午休前我把发卡放到了课桌的抽屉里,回来就不见了。”

    女警官磨牙,“你觉得我会信?”

    眼前的少女皮肤白皙,面容恬静美好,像个不染世俗的天使,女警官怎么也想不通,她的心究竟是怎么长的,居然可以做出那么惨绝人寰的事情!

    苏葵阖眼轻笑,半晌才睁开黑白分明,干净地犹如一潭清泉的眸子,凑近女警官的眼睛,轻声呢喃,“警官,这件事由不得你不信呢,毕竟,凡事儿,都要讲证据的——”

    “你!”

    女警官猛的拍案而起,“你什么态度!”

    巨大的声响在狭隘的审讯室内久久回荡,苏葵身子前倾,眸子半眯,声音沉的可以滴水,“警官,注意你的言行。”

    手指弯曲一下一下敲击桌面,“而——你的态度决定我对你的态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