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第103章 病娇(三十一)

    法院的传票早早就送到了韩远那里,刚接到传票那会,韩远还恼羞成怒的打电话到木宅来大吵大闹了一番,结果没想到是苏葵接的电话,碰了一鼻子灰不说,还反被奚落一句有脸没皮。

    最后狠狠丢下一句,“咱们走着瞧!”就撩了电话。

    究竟是故作镇定还是底气十足,就不得而知了。

    苏葵今天穿了一身高级定制的秋装,粉色套头毛衣配白色百褶裙,少女味十足。

    她全程一直安静的待在木菡身边,直到离婚判决书下来,由于苏葵已经成年,已经有了自己的自主思想,法官便询问了她的意见是跟谁一起生活。

    答案自然不言而喻,待苏葵与木菡一起走出法院大厅时,明媚的秋日阳光柔和的映在木菡脸上,夺目的光芒将她脸上的皱纹放大到无处躲藏的地步,但不可否认的是,她依旧很美。

    带着一种成熟女性特有的优雅与矜贵,美丽从来不分年龄的,苏葵很认同这句话。

    走出去后,木菡叫了司机送苏葵回家,而她,自然是被陪审的一群姐妹闺蜜们拉去庆祝她终于脱离苦海,恢复单身。

    耸耸肩,苏葵便随她去了。

    世界的原本剧情在缓慢但坚定不移的偏离轨迹,对此,苏葵很满意。

    由于韩远出轨的证据充足,他最大的破绽大概就是有一个已经十六岁的私生女,这个是他即便想掩饰也掩饰不了的。

    是以,法官驳回了他要求平分家产的诉求,转而听从木菡的意见,除了他这些年工作所得外的收入,其他东西统统不能带走。

    木菡赢了,而韩远,可以说是净身出户。

    一下庭,他的精神便立刻萎靡下来,他自结婚以来被木菡照顾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吃要五星级餐厅,穿要高级定制,出入座驾也要上百万的车子,动辄请客豪掷千金,而这些,通通是依赖木菡才有的资本。

    如今,他除了自己工作所得的收入外,其他东西都不属于他,这叫他怎么接受。

    还未出去,他就已经可以料想到从今以后,他将彻底从神坛跌落地狱,不知有多少人躲在阴暗处,唯恐他跌的不够狠,想伺机再踹他一下呢。

    外面的阳光很刺眼,照进眼睛里热热的,胀胀的发酸,有一种想流泪的冲动。

    他眯起眼,冷不丁望到身穿宝蓝色长裙,半拢披肩的窈窕背影,那个身影一如既往地优雅从容,又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女人味道。

    直到身影上了车,一声汽车轰鸣响起,伴着车尾冒出的尾气彻底消失在视线范围内。

    恍若隔世,也不过如此吧——

    生活又恢复了平静,如果没有一两只臭水沟里的小老鼠总是躲在阴暗潮湿的下水道里偷窥她的话。

    苏葵想,她会更加满意的。

    又一个上午过去,今天苏葵头顶别了个红宝石发卡,在阳光的照耀下,透着血一样的红。

    苏葵随手摘下发卡在质检把玩,血红的宝石在细白如玉的指尖翻转,甚至带给人一种手掌都在莹莹发光的感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