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第97章 病娇(二十五)

    苏葵只是看似随意的在教室里扫视一圈,便拎着背包径直在一众人的目光中走向那个坐在最后一排,神色懒散的少年。

    “我能坐这儿么?”点了点他的课桌,苏葵问。

    早在踏入教室之初,苏葵就看到了这个座位,最后一排只有迟安身边还有个空位,想必,以这位阴晴不定的性格,也没人敢跟他一起坐。

    再就是,可以从后面随时注意韩轻音的动态。

    男生们愣了,心里的落差不知道有多大,又是一个被男色所迷惑的少女,可惜她估计又要失望了。

    这是众男生一致的心声。

    而女生们就没有那么会怜香惜玉了,眼睛里是毫不掩饰的看好戏的眼神。

    可是,令他们吃惊的是,迟安反应迟钝的抬眸看了看苏葵,眨巴眨巴眼睛,从苏葵的角度俯视,恰好撞进一潭清冽的湖水之中。

    在几十双不可思议的眼神下,迟安慢吞吞的挪开了点,空出了一半位置给她。

    苏葵挑眉轻笑,“谢了。”随手就把背包扔到桌子上,坐到了迟安身旁。

    金发的朋克少女见苏葵居然敢堂而皇之的无视她的问话,深觉丢了大脸,脸色阴沉的瞪着苏葵,“喂,问你话呢,你还有没有教养?早就听说木家大小姐为人刻薄,苛待妹妹,现在看来果然名不虚传。”

    抿了抿唇瓣,苏葵漫不经心的拿出一本书细细翻看,云淡风轻道:“也不是所有人,都愿意跟私生女称兄道妹的。”

    私、生、女?!

    话音刚落,苏葵后面几个字眼太让人惊讶,犹如深海炸弹在人群中炸开,瞬间交头接耳之声嗡嗡响了起来。

    在座的哪一个不是出身豪门?不敢说每一个家里都会有几个私生子女,但肯定也不在少数。

    这也造成了他们对破坏人家庭的小三以及小三生的孩子的不待见,以及排挤。

    说出这句话后,苏葵便低眉敛眸仔细看起了书,颇有种任他风起云涌,我自岿然不动的气势。

    韩轻音只怕对外都是自称是木家的亲生女儿的吧?否则,是怎么与这群眼高于顶的男生女生们打成一片,引得别人为她出头的。

    只是——

    勾唇玩味一笑,只怕过了今天,你韩轻音就要从神坛跌落地狱了。

    金发少女也不是个蠢人,她以前只听信了韩轻音的片面之词,因为信任也没有细细想过,现在再仔细一想,可以说是满满的漏洞。

    比如,明明跟木轻缘在同一所学校,却一个去了A班,一个留在了F班。再说自打她入学起,就从来没跟木轻缘走在一起过,甚至从来没有约同学去过她家里聚会。

    以前只以为是她不受宠不方便邀请,现在想来,才知道,原来是她自己心虚,害怕谎言被拆穿!

    心有不甘的瞪了苏葵一眼,回过头脸色难看的盯着韩轻音微微颤抖的身体,咬着牙问了一句,“她说的是真的?”

    韩轻音死死咬着唇,怕自己会尖叫,会控制不住自己想掐死木轻缘,为什么,为什么她要咄咄逼人到如此地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