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第88章 病娇(十六)

    看着面前的中年男人唾沫横飞,额角青筋暴起,平常那副儒雅的面具不知不觉被打碎,露出犹如市井混混似得本来面目。

    苏葵拧眉,侧身挤过去,在碰到韩远的肩膀上拍了拍根本不存在的灰尘,徐徐道:“爸爸,偏心也不是这么个偏心法,你只注意到了我会不会欺负韩轻音,那你有没有注意到,你的另一个女儿衣服湿透,会不会感冒生病呢?!”

    这话一出口,木菡这才反应过来,一拍脑门,焦急道:“快快快,先回去洗个热水澡换身衣服,我去叫刘妈给你熬碗姜汤去去寒!”

    说着就要下楼,苏葵忙拉住她,笑着摇头,“妈妈,没事的,今天都说开了也好。”

    说开?什么说开?

    韩远皱紧眉头,苏葵一番话连珠带炮堵得他哑口无言,他自知有些理亏,但骨子里的大男子主义令他恼羞成怒的怒斥,“我不关心你?你看看你这一身狼狈,哪还有丁点儿大家小姐的风范,连轻音的一半都比不上!你要是跟轻音一样早点回来,哪还会淋雨?女孩就要有女孩的样子,放学不回家到处游荡?生病也是你咎由自取!”

    完全没有经过大脑的话一股脑地倒出来,说完后韩远才暗暗觉得不妥。

    一抬眼果然见木菡双眼通红,睚眦欲裂,彻底抛却了端庄优雅的一面,“韩、远!你还有没有良心!我木家一向待你不薄,可你看看你是怎么对我,对缘缘的?我跟你拼了!”

    女人的指甲与高跟鞋向来是最好的武器,韩远一个不防,没想到木菡真的敢动手,尖利的指甲瞬间将他的脸颊抓出数道血痕。

    “啊!”韩远抬手摸了把伤口,低头一看掌心,已经血迹斑斑,当下也赤红了眼,“你个疯女人,看你干的好事?!”

    伤在那么明显的位置,让视面子比命重要的韩远怎么接受得了。

    他怒意上头,反手就给了再次扑上来的木菡一个耳光,力气之大,直接将木菡甩出一米远,撞上了楼梯的护栏。

    苏葵瞳仁之中血色迅速蔓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拉住木菡,才避免她滚下楼梯带来的无妄之灾。

    右手安抚性的拍了拍木菡的背,手心感觉到的身体在小幅度地颤抖,她估计,是真的吓到了。

    猛的转头,苏葵没有再掩饰,视线毫不客气的瞪向韩远,黑眸半眯,让她的一双眼睛看上去像狐狸眼,危险而邪性。

    冷冷的,不带一丝感情的,苏葵道:“爸爸,这是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打老婆的男人令我不耻。我已经过了渴望父爱的年纪,现如今的我,得不到也不屑要了,更何况你也根本没拿我当过女儿吧?在你心里,没有我,没有妈妈,只有那个贱女人和她生的那个养不熟的白眼狼对吧?”

    “缘缘……”木菡面容姣好的脸颊此刻已经高高肿起,说话都有些困难,她有些心疼的含糊道。

    苏葵拍拍她的手,示意她没事。

    而后才扭头冷嘲,“怎么?是被我戳中心事,无话可说了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