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第82章 病娇(十)

    活动了下手腕,迟安接着道:“所以,韩轻音,我要你清楚的记住,不要妄图揣测支配我,我可以帮你上天堂,亦能送你下地狱!懂?”

    韩轻音身体已经僵硬的不能动弹,迟安无情的话语如冰冷的冰雹狠狠砸在她的脸上,面颊火烧似得痛。

    在听了他的话后,脑袋却不受控制的点了点。

    迟安满意的一笑,笑意清浅如昙花一现,仿佛刚刚翻脸无情的不是他一般,冲韩轻音微抬精致的下颚,“既然挪不上去,就在下面进行吧,快点,我赶时间。”

    那姿势,那神色,怎么看都像在支配舞台上的戏子,完成一出令他满意的表演。

    苏葵透过柜子缝隙将一切尽收眼底,差点没绷住笑了出来。

    原剧情里可没描写过迟安这么不给女主面子啊,难道是她这个外来的蝴蝶把原来的轨迹给扇歪了?

    那她不介意让它再歪一点!

    唇角上翘,苏葵笑的像个偷腥的猫儿。

    冷不丁一道锋利的视线横冲直撞过来,像是隔着一道厚厚的储藏柜清晰的看到她一样。

    抽了抽嘴角,苏葵淡定的抚平唇角。

    暗骂:怪胎!

    迟安状似活动脖颈,转了转脑袋,又随意扭了回去,将视线重新落到眼前血腥的一幕上。

    没有人发现,少年清冷的眸子中染上一层薄薄的笑意,如在冰冷而平静无波的河水里投下一枚石子,荡出层层涟漪。

    惨白的灯光,僵硬青灰的尸体,冰冷的器具,沾满血液的手术台。

    韩轻音最后还是费力的把尸体挪了上去,她身上不知何时已经套了一件类似医生袍的白大褂,下摆很长,一直垂到脚腕,很好的保护了校服被污染。

    手里拎着一把与她娇小可爱的外形极不相称的斧头,刀刃非常锋利,手术台上的尸体衣服已经被她剥掉,此时赤身luo体的仰躺在手术台之上。

    少女的一双腿已经不见踪影,刀口整齐的从她腿根切断,尸体本就死亡多时,又在零下几十度的冰箱里冻了那么久,血液大半已经凝固。

    只有当韩轻音动作粗暴的挥动斧头砍下的时候,血液才会被带动着染红尸体下白布。

    迟安只看了几眼就不想再看了,少女占据了小半张脸的大眼睛里满是血色与恨意,双手握着斧头,不停地,机械地砍着。

    血、沫、横、飞!

    实在没有丝毫美感可言,他冷冷开口,“够了,尽快解决吧,我实在没有对着一堆被剁碎的烂肉的心情,下次动手前麻烦动动脑子,你弄一个毫无用处的玩具回来,就是为了剁碎泄愤的?我已经记不清这是你第几次失败了,如果还有下次,我必须要认真考虑考虑,你是否还有被帮助的价值!”

    他的话成功惊醒了有些魔障的韩轻音,她不自在的擦拭了一把喷溅到脸上的血液,忘了手上也是黏稠一片,顿时可爱的脸蛋变得面目狰狞。

    她张了张嘴,心里知道少年帮她也不过是因为无聊,看了眼手术台上已经没了人形的东西,她深吸了一口气,坚定的对少年道:“抱歉,我失态了,不过,我已经有了新的目标,而这个玩具一定会非常完美!”

    迟安挑眉,不置可否,“哦?是谁?”

    韩轻音自信一笑,幽幽吐出名字,“木情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