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第77章 病娇(五)

    察觉到一道略带得意的目光投射在她身上,苏葵斜着眼回视过去。

    本该灵动娇媚的少女眼神却刹那间变得邪肆万分,肉粉色的唇瓣无声地吐出一串字符,“再看,弄死你哦~”

    韩轻音身体很明显的僵硬了片刻,心脏像是被什么攥住,急跳了两下,一股压迫感扑面而来。待她要仔细再看时,苏葵已经淡定的收回目光,轻启檀口喝下最后一口牛奶。

    用完早饭,苏葵姿态优雅的擦拭了下嘴巴,站起身亲了一口木菡的面颊,“妈妈,我去学校啦!”

    “好,”木菡笑意盈盈,抬手理了理她额前的刘海,“在学校要乖。”

    苏葵水眸弯成月牙状,故作恼怒状娇嗔道:“真是的,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走啦~”

    朝着木菡挥了挥手,苏葵走到门口接过保姆手中的书包,向外走去。

    离开之前,没有施舍给韩远一丝一毫眼神。

    韩远脸色难看到极点,刚想像往常一样把手中的刀叉拍到桌子上,而后指责木轻缘几句目无尊长,顺带隐晦的向木菡表达不满。但现在,他冷不丁抬眸正撞进木菡满是嘲讽的眼睛里,手上的动作僵硬在了半空,终究讪讪的放下。

    木菡挑眉冷笑,优雅起身丢下一句,“我吃好了,你们慢、慢、吃!”

    饭厅很快只剩下了韩远与韩轻音两个人面面相觑,就连刘妈和保姆都机智的躲进了厨房,不肯露面。

    半晌,韩轻音才泫然欲泣地侧头看向韩远,“爸爸,妈妈和姐姐是不是都讨厌我……”那副委屈到不能自己的表情,仿佛只要韩远点头说个是字,立马就能来个水漫金山的节奏。

    韩远被问住了,有些尴尬。

    “爸爸……”韩轻音再问,话语里已经带了哭音。

    太像了,简直太像了。身边的小女儿完全与初恋女友的身影重合在了一起,韩远心疼的不行,连忙搂着她安抚,“没关系,没关系,你还有爸爸呢,爸爸最疼爱的就是你了!”

    “真的?”眼眶里还含着泪,韩轻音惊喜不已。

    宠溺的拧了拧她的鼻子,“傻丫头,当然是真的,你可是我的心肝宝贝啊,走!爸爸今天送你上学。”

    父女两个紧挨着走出别墅大门,木菡在他们背后双手抱胸冷哼,“最疼爱?心肝宝贝?”

    韩远啊韩远,你把我的缘缘置于何地?

    呵,既然你无情别怪我无义,想从我这里拿钱去养私生女,休想!

    十八岁的木轻缘就读于华枫贵族高中,现在是一名高三学生。

    同样身为高三生,别的学生可能已经为了即将到来的高考拼死学习了,然而华枫学习的学生却不会有这个困扰,只因为能就读华枫的学生家里都非富即贵,只要不做出什么给家族丢脸的事,等出了高中校门,自然有大把的学校供他们挑选。

    庞杂的功课对于早已经学过高中课程的苏葵来说完全是小菜一碟,一上午的课程几乎都在她睡觉中渡过,授课老师对此视若无睹,大都保持沉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