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第39章 残废小姐(三十九)

    大元灭于十一年六月十九,摄政王君莫登基,改立国号为夏,称为舜虞帝,册王妃为皇后。

    舜虞帝一生后宫只有皇后一人,两人相濡以沫,伉俪情深。

    虽一生无子,却依旧对皇后宠溺有加,据民间流传,二人自成亲起没有红过一次脸,实在羡煞旁人。

    舜虞帝对皇后的敬重亦大大提升了夏朝上到百官下到百姓对女子的看法,嫡妻地位越来越高,甚至官员纳妾都可能影响仕途,很是出了几对神仙眷侣。

    是以,满朝女子对苏葵极具推崇,要是用现代的名词来概括的话,只有三个字来形容:脑残粉。

    丝毫不为过。

    有次两人缠绵过后,苏葵趴在君莫胸口喘息,笑问他为何选了夏作为国号。

    君莫但笑不语,大掌怜爱地抚摸着她光滑的脊背,良久才徐徐道:“我们相见时,正值夏天,葵花开的极好。”

    _

    夏朝三年,元宵佳节。

    极其绚丽的烟花在夜空炸开,爆出朵朵夺目的流光,光影映照着地面斑斑驳驳,有些许透过破旧的花窗照进去。

    里面呆坐着一个女人,形如枯槁,发丝焦黄,看上去像是个三十五岁的妇人。

    耳边响彻云霄的炸雷惊醒了她,呆滞的瞳孔里渐渐恢复了些许清明,她缓缓起身走到窗边,透过破落哀凉的院落,视线却不知投向哪儿去。

    “香河,今夜是什么日子?好生热闹啊……”女人的声音幽幽的,毫无波澜起伏。

    被叫做香河的宫女狠狠打了个寒颤,犹豫的嗫嚅着打量她,“娘娘……”不不不对,女人早已经不是娘娘了,香河赶紧改口,“主、主子,今儿是中秋啊……”

    “中秋?中秋……”女人重复着,惨白的月光映在她的脸上,越发显得鬼一样可怕。

    “那父亲呢?父亲有没有来?!”想到什么,她突然激动起来。

    香河忍不住退后几步,硬着头皮道:“主、主子,前丞相已经辞官了,不过,小冯丞相应该来了……”

    “咯咯咯咯咯……”还未等她说完,女人已经大笑起来,凄厉尖利的嗓音响彻在宫殿之上,犹如百鬼哭泣,瞳仁里逐渐染上疯狂。

    她隐约觉得,事情不该是这样的,可究竟哪里不对呢——

    “不对,不对……不该是这样的……”脑海中突然闪过她身穿明黄凤袍,头戴凤冠,手捧凤印居高临下的画面。

    她就像一个过客,看着那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女子身着凤袍,冷傲端庄,一步步将得罪她的人玩弄于股掌之中。

    还有她——

    她应该青灯古佛,了此残生才对!

    “对,我想起来了!是这样没错!事情本来应该是这样的!”女人抚掌大笑,面容越发狰狞,“我是皇后,我是皇后!你们都该死!该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冯清清疯了,绿腰来禀报的时候,苏葵只是略略抬了抬眼,又继续吩咐小宫女为她染蔻丹。

    鲜红汁水将她的手指越发衬得嫩白如玉……

    _

    夏朝三十九年,帝崩,举国同丧。

    因无皇嗣,奉舜虞帝遗旨,择其中一宗室子弟,在他逝后,立为皇帝。

    同日,皇后悲痛,追随舜虞帝而去,二人同棺,秘密葬于舜虞帝生前早已选好的陵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