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第38章 残废小姐(三十八)

    自那天后,苏葵便被冯清清以怕她想不开为由,强迫她留在宫内居住。

    并且日日到她面前刷存在感,一番惺惺作态的安慰,而后在她吃了苍蝇般的表情中,得意的扬长而去。

    对此,苏葵很想说:每天看到你,我更会想不开好么!

    大概是因为君莫的尸体一直未被找到,所以元宸亦是按兵不动。

    没办法,君莫此人性格太过诡诈,不亲眼看到尸体,任谁也放心不下。

    往不好的地方想去,如果苏葵被动了,保不准君莫没死,回来后性情大发,本来有七分篡位的心必定提升到十成十。

    元宸帝不敢冒险。

    所以,不仅不能拿苏葵怎么样,还得好吃好喝供着。

    日子一天天过去,冯清清过来的次数也渐渐减少,皇宫内院的气氛越发压抑。

    上到皇帝下到嫔妃,只怕唯一能笑得出来的,仅剩苏葵一人了吧。

    君莫尸体一直未找到,苏葵掐指算算时间,从雁门关赶到京都,不眠不休大概需要三天路程,如今已过去七日有余。

    大概过不了多久,就能见到他了吧?

    想到这儿,苏葵不禁揉了揉发烫的耳垂,暗骂自己没出息。

    大元十一年,六月十九。

    这日是大元历史上尤为浓墨重彩的一笔,摄政王君莫篡位。

    摄政王君莫心怀天下,为民请命,前脚刚出征,后脚心爱的王妃便被皇帝强制性扣押在宫里的事情渐渐在民间流传开。

    无数百姓在心中脑补摄政王妃在宫中该经受怎么一种磋磨,也难怪摄政王心寒,愤起篡位。

    偌大的京都靠近皇宫的巷内空无一人,凡是与皇权无关的无辜人,皆被悄悄疏散。

    君莫一身玄黑战甲,带着一身凶煞的血腥之气,坐在一头浑身皮毛已被血液染红的战马之上。

    他眼神阴鸷,手握长剑的大手青筋鼓起,对城墙上齐齐多准他的弓箭毫无畏惧可言。

    元宸帝立在盾牌后,眼神狠辣冷厉的直直射向那个一身杀伐的男人脸上,拳头攥的很紧。

    他拼尽全力想忽略掉心中的无力感,声音冷凝,铿锵有力,“尔等乱臣贼子,死不足惜,若是放下屠刀,或许可以饶你一条狗命,若是你依旧执迷不悟,也勿怪朕心狠!”

    君莫笑,一派张扬邪肆,黑色披风无风自动,带着血意的袍角在阴风中翻飞。

    雨点稀稀落落砸下,君莫凤眸微眯望天,轻声呢喃了句谁也听不清的话,“等我……”

    转头准确无误的穿过层层盾牌,彻骨的眸光对上元宸略带闪躲的眼睛,一字一顿,“无需废话,你要战,那便战!”

    长剑高高举起,重重落下,“杀!”

    “杀!杀!杀!”

    身后无数精兵齐齐回应,手中长矛高举,气势所向披靡!

    结局是意料之中的,元宸也没想到他会输得如此之快,羽林卫中出现了叛徒,大部分早已经为君莫所用,前后夹击,退无可退。

    唯一的筹码也在混乱中一无所踪。

    元宸瘫软在龙椅上,像是瞬间老了十岁,突然有些疯狂的大笑出声,无力道:“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愧是我的好王叔,好算计,好算计!朕自愧不如啊!”

    君莫转身,看也不看元宸一眼,轻描淡写的话音在金銮殿上久久回荡,“皇上,别忘了,你的帝王之术,是我教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