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第35章 残废小姐(三十五)

    习惯真的是一个可怕的东西。

    往日里君莫在的时候,苏葵总觉得这男人缠人的厉害,只要在家就绝对要跟她在一起。

    然而,这才离开不过短短月余,苏葵心中就开始止不住发慌起来,世界剧情已经彻底偏离轨道。

    她没有进入后宫,祖母依旧康健,冯府亦是前程无量。

    但——

    正是这样她才害怕,每天夜里都被噩梦惊醒,梦到君莫双眼禁闭躺在血泊里,梦到她又被扯回原本的轨道,从此青灯古佛,了此残生。

    任务失败,再也无望见到前世的亲人。

    直到满头大汗的惊坐起身,才发觉都是一场残酷至极的噩梦。

    都说梦是相反的,希望如此吧!

    窗外正值夏日,花团锦簇,一树树白兰花透着芬芳气息飘入室内,阳光正好,夏花为伴。

    绿腰听到苏葵凄厉的惊叫连忙跑进内室,见她额前的发已经被水汽汗湿,本丰润的脸颊也瘦的露出尖尖的下巴。

    不禁有些心疼,“主子,又做噩梦了?”

    往日见到的都是苏葵嘻嘻哈哈,娇蛮明媚的模样,何时见过她如此憔悴?

    绿腰看到都被吓了一跳。

    摆摆手,苏葵身体有些脱力,又慢慢钻回被褥之中,垂着眼道:“没事,大概是近日思虑过重的缘故吧,我身体有些乏,再睡会儿。”

    绿腰看着她欲言又止,“主子……您又不用早饭啦?”

    “没胃口。”苏葵昏昏欲睡。

    “您看您瘦的,多少吃点儿,王爷回来见您这副模样肯定要心疼的……”

    本已经快要沉入黑暗之中的苏葵恍然睁眼,想起临走前男人与之缠绵,耳鬓厮磨的话,“在家等我,好好吃饭,乖乖听话,别让自己受伤,答应我,嗯?”

    当时她是怎么回答的呢!

    她嘻嘻笑,狡黠的咬上他肩头的旧牙印,那里,有着一块深深的齿痕,是当初新婚夜那晚,被她咬的。

    如今早已深深烙在他的肩上,清晰可见。

    “我是谁呀?怎么可能委屈自己!倒是你,可是被本王妃盖了章的男人了,在外面不要乱来啊——”

    当初信誓旦旦表示会把自己照顾的很好,可才月余功夫,就已经被她自己的杂念折磨成了这副狼狈不堪的模样。

    这还是那个骄阳似火的苏葵么?

    昏沉了几日的眸子突然光彩乍现,樱唇紧抿,因为瘦弱显得更加大的猫瞳也缓缓眯起。

    是了,这还是她么?

    她与冯清清的战役还未结束,皇家更是时时刻刻犹如恶狗般死盯着她老公,预备着随时随刻扑上去咬他一口。

    她身为如今王府里唯一能当家做主的人,怎么能如此软弱?

    她起身,声音恢复了以往的清明坚定,“绿腰,传膳。”

    绿腰虽然不知道主子方才到底想通了什么,但也够大喜过望的了,立马应是,早有在外等候的丫头们捧着托盘鱼贯而入。

    被服侍着穿衣净面完,刚坐在餐桌前吃了没几口,王府管事李晋就前来禀报,说是宫里柔妃娘娘传了口谕,宣苏葵进宫。

    苏葵冷笑,拾起帕子擦了擦嘴,这才几天,就迫不及待想对付她了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