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第30章 残废小姐(三十)

    既然被赐婚了,那么苏葵就不再是备选秀女行列中的一员了,当晚便跟着老夫人出了宫。

    令她惊讶的是,第二天,绿腰便也紧跟着被送了进来,不得不让苏葵再次感叹君莫的强大。

    却说,冯太师自从中秋夜宴之后,就再也没有给苏葵过好脸色。

    以前还会稍加掩饰对她的冷漠,现在已然是一副嫌恶的模样。

    婚礼定在下个月初九,苏葵搞不明白君莫为什么这么着急,据说是找了大师合了八字,下个月初九黄道吉日,宜嫁娶。

    虽然冯太师放话不会给她筹备嫁妆,但苏葵一点也不在意。

    因为老夫人和冯铮可不会眼睁睁看着家里唯一的嫡小姐孤零零地出嫁,再说,即便冯太师嘴上说的难听,心里也确实不想出这一份嫁妆,可惜,他丢不起那个脸。

    现在也不是得罪摄政王的时候。

    一切都在紧锣密鼓的筹备着,本来不紧张的心情,在这紧急的状况下,也被搞得紧张起来。

    心脏一阵阵发紧,苏葵努力平息着心跳,这次还是她人生中第一次婚礼呢。

    想不到,会如此的别树一帜——

    时间过得很快,犹如白驹过隙,转眼便到了九月初九。

    入目所及之处铺天盖地的红,像是盛开在黄泉路上妖娆刺目的彼岸花,耀眼至极。

    院外一抬抬嫁妆盒子,箱子摆了一地,金银珠宝,房屋地契,瓷器古董多到数不清。

    这些东西,有一大部分是老夫人陪送的,剩下的是大哥冯铮,仅剩一些不值钱的东西才是冯太师勉强拿出来的。

    由此可见,冯太师是有多不待见她这个女儿了。

    苏葵豪奢的闺房内挤满了丫头婆子,一个个脚步匆匆,检查这儿,看看那儿,唯恐落下什么东西,破坏了大好日子。

    “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儿孙满堂……”喜婆子一双巧手拿着一把碧玺梳子,梳一下便唱一句吉祥词。

    隔着水银镜苏葵望向镜子内反射出来的少女,肤如软玉凝脂,眉如远山之黛,长而浓密的睫毛,小巧挺翘的鼻,丰润嫣红的唇,一头浓密的乌发倾泻在身后。

    这一切都让苏葵无端生出一种恍惚感,究竟哪一世的她才是真实存在的?明明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面孔,在她恍惚的瞳影里,渐渐重叠在了一起。

    悠长地吁了一口气,这就要嫁啦?

    总还是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老夫人端坐在梨花木椅上,笑容和煦的望着眼前喜气洋洋的一幕,往日一幕幕仿佛在眼前重现。

    从哇哇坠地到牙牙学语,从少不更事到娇俏少女,不过短短一晃眼的功夫。

    她老啦,连孙女儿都要嫁人了。

    老夫人没什么别的想法,儿孙自有儿孙福,人年纪大了,也不再想什么荣华富贵,只想儿孙和乐,共享天伦。

    她希望那日宴会上摄政王讲的话是认真发自肺腑的,以后王府只有一位女主人,他会好好待嫣儿。

    “吉时已到!”

    不知从何处传来长长的一声,一时间外头鞭炮声噼噼啪啦震耳欲聋,喝喜声不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