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第10章 残废小姐(十)

    眼前发生的一切如此戏剧性,这是众人心中不约而同的心声。

    谷嬷嬷好半天反应过来,刚好听到苏葵的自我介绍,惊得冷汗都冒了下来。

    也难为她一个本该享受天伦之乐的老太太,却整天为着苏葵提心吊胆。

    这可是君莫啊!将整个大元都握在手掌心的君莫!名副其实的摄政王,大元背后的主子。

    她哆嗦着,扑通跪倒在地,颤巍巍开口,“给王爷请安了,王爷您见谅,如我家小姐无意间冒犯了您,还望您大人有大量赎罪。”

    谷嬷嬷这动作齐齐惊醒了一大帮子人,于是皇宫外朱红端门钱,哗啦啦跪倒了一大帮子。

    苏葵不易察觉地皱皱眉,心道幸亏她这具身体是个残疾,不用在这高低贵贱等级尤为分明的古代里处处下跪低头。

    她这一动作自以为掩饰的很好,却已经丝毫不差地落入君莫眼中,不知怎的,看着她不愉快的表情,君莫心里也不好受。

    简直入了魔障,还不自知!

    他寒着一张脸甩袖,“都起来吧!”又对迟迟不肯起身的谷嬷嬷道,“你也起来,本王不怪她便是!”

    苏葵却像突然反应过来一般,张着两只晶晶亮的猫瞳,惊奇的瞪着他,“你居然是个王爷!”

    什么叫你居然是个王爷!

    谷嬷嬷只觉得眼前一片发黑,本以为大小姐经过几个月前的劫难终于长大了,却没成想——

    原来是积累着放大招呢!

    这时,突然从人潮中跑出一个身材窈窕的绿裙少女,扑通跪倒在地,冲着君莫猛磕,一副梨花带雨的俏脸我见犹怜。

    “王爷,姐姐她大概是魔障了!她以前不是这样的,这次不知道是怎么了,居然胡说八道起来了,王爷您且看在家父的面子上,饶了她一回吧!”

    君莫眉头拧的死死的,这少女是怎么回事?还有这番莫名其妙的话,她刚刚是耳聋了么?没听到他已经对谷嬷嬷许诺不会迁怒于她家小姐么?

    不过到底是自小在权利中心倾轧的人,不出半秒就瞬间了然是怎么一回事。

    他余光见苏葵仍旧一副无关痛痒的模样,樱唇噙着笑看好戏似得看着绿裙少女做戏。

    也乐的配合,“哦?家父是?”

    少女心中一喜,强忍着就要跳出胸腔的心脏,带着哭音道,“家父乃是当朝太师冯承志,王爷您大人大量,饶了姐姐吧!”

    君莫却不接她这茬,反而对苏葵更感兴趣些,“你刚刚说她以前不是这样的,那她以前是什么样子?”

    “这……”冯清清眼神闪闪烁烁,一副有苦说不出的样子。

    谷嬷嬷本来还以为冯清清是真的有心求情,这会儿才知道,庶出就是庶出,永远上不得台面。

    这还没当上皇妃呢,就紧赶着给嫡姐上眼药了!

    “噗嗤——”苏葵一个没忍住笑场了,她咳嗽几声,斜睨冯清清,小手点着她毫不留情的嘲讽,“你啊你,还真是丝毫不肯放过任何一个抹黑我的机会呀,你想说什么?说我以前嚣张跋扈,苛责下人,不敬长辈是么?”

    冯清清眼眶含泪,瞪大眼睛悲痛地望着苏葵,不敢置信道,“姐姐你在说什么啊?清清怎么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