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第9章 残废小姐(九)

    大元皇宫琉璃金瓦,一栋栋宫殿隐在朱红宫墙后,层层叠叠不知几多。

    苏葵在马车上晃得几乎快要睡着,这时侯在马车外的谷嬷嬷掀开帘子,“小姐,咱们到了。”

    而按照规矩,秀女是要步行进宫的,即使苏葵不良于行,也断然没有乘坐马车进宫的可能。

    虽然苏葵也对这个bug很想吐槽,元炀帝是缺女人缺到什么地步,才能把原身这样的也列在候选秀女中的。

    苏葵扶着谷嬷嬷的手下车,然后坐上轮椅。

    这时感觉身上投来一道炙烈的目光,极其具有侵略性,几乎要将她从头到脚焚烧殆尽。

    苏葵抬头回望过去,一眼就撞进一双黑沉如古井般深不见底的眸子。

    那个刚从马车上下来的男人,有着凌厉的眉,冰冷的眸,刀削似的五官,薄唇轻抿。

    此时他负手而立,高大挺拔的身姿在一众秀女仆从当中,被衬的越发出尘。

    他一双冰寒的眸,就落在苏葵身上。

    苏葵怔愣了一秒,片刻功夫突然直直望向他,对他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侧颊的酒窝深深凹陷下去。

    那笑容明艳的如三月天的骄阳,如火如荼,惊艳的何止他一人。

    单看其它秀女看向苏葵的目光,犹如冰刀子恨不得化成实质捅她几下的模样,足以可见苏葵这个笑容的杀伤力。

    男人眯了眯眼,狭长的凤目透着邪肆,突然一个踏步向她的方向走来。

    步伐坚定有力,像是手握宝剑的战士,带着足以碾压天地的气势扑面而来。

    这姿态,能够湮灭一切!

    苏葵静静靠在轮椅上,笑容清浅,明媚的小脸上是不可一世。

    而内心里,她紧张有之,激动有之,但这些,都比不过那种从灵魂中散发出的颤栗。

    兴奋大于怕——

    不过短短数十米,却像是走了百年那么长。

    男人只是望着她,一步步穿过寂静无声地人潮,孤身来到她的身边。

    居高临下低垂眼睑看她,“你叫什么名字?”

    苏葵勾起唇笑的肆意,带着些微挑衅,“你呢?你叫什么?”

    还从来没有一个人敢在他面前如此肆无忌惮过,不但无视他的问话,还敢直言不讳逼问他的名字。

    有趣的……

    男人皱了皱眉,大概算是少女?

    是了,少女,一个桀骜不驯,骨子里透着狡猾的少女。

    半晌,他轻笑,“呵,我叫君莫,记住了。”

    果然是他!

    苏葵仰起头看他,君莫太高了,以她现在的姿势,观察起来着实费劲儿。

    于是,苏葵做了一件令众人惊掉下巴的事儿,她伸出白嫩小手拽住君莫冰凉的大手,一点点、缓慢的向下拽。

    更令人吃惊的是,君莫竟然十分配合的一点点弯下身躯,最后缓缓半蹲在她的面前,与她平视。

    这下好了!苏葵收回小手,在她手离开的一瞬间,君莫心底莫名有些不舍。

    而苏葵像是做了一件特别了不起的大事,笑的十分开心,“我叫阿葵。”

    “阿葵?”君莫把这个名字反复在唇齿间碾转,总感觉能透出蜜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