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第7章 残废小姐(七)

    苏葵被这杀猪似得叫喊吓得直冒冷汗,她本来也没打算真的跳好吧?

    不过既然谷嬷嬷这么配合,她不加以利用一下那才是脑子进水了。

    心里默默对欺骗一个老人家愧疚了一秒钟,苏葵越发挣扎起来,“谷嬷嬷,你不要叫哥哥,就让我死了吧!”

    冯铮本想不理,以为冯嫣然又是一如既往地装腔作势,没想到越是不理,身后越是乱作一团。

    他皱起好看的眉头,旋身大步走回去,压抑着满腔怒火一把拎起苏葵,“够了!你还嫌不够丢人么?!”

    苏葵跟个鸡崽子似得被他轻轻松拎起,心里怄的要命,偏嘴硬道:“放开我!我要干什么要你管,你不是讨厌我么?那你回来干嘛!”

    冯铮被气乐了,笑声清朗,“我不管,今儿谁也不许拦,我在旁边看着你跳!”

    谷嬷嬷听的心惊,连忙在一旁劝,“大少爷,您别刺激小姐了,她也是心里苦啊!”

    这话着实不假,冯嫣然打娘胎出来就双腿无力不良于行,虽顶着嫡女的名头,却一无娘亲护佑,二得父亲嫌恶,府中下人虽然对她恭敬有加,背地里指不定怎么编排她呢。

    所以冯嫣然也不过是用蛮横无礼的性子博取父兄的关注,掩饰内心的自卑不安罢了。

    苏葵听闻变了变脸色,一张粉白小脸憋得通红,睁着一双澄澈清亮的猫瞳,忽闪忽闪的偷瞥冯铮。

    见他不理睬,委屈的想掉泪。

    羞愤欲死,恨不得一头扎进荷花池里再也不用面对这人世间所有纷杂。

    正埋头间,突然身体一轻,人已经落进了一个干净宽阔的胸膛。

    干燥的大手揉了揉她的发丝,轻声叹气在她发顶响起,“唉,真不知道你这丫头又想整什么幺蛾子,快收收你那鳄鱼的眼泪吧!”

    随后冯铮一甩衣袖,“回去。”

    -

    自打那日冯铮送苏葵回房,又被苏葵缠着让他哄她睡觉之后,两兄妹之间像是有什么变得不同了。

    起初冯铮总提防着苏葵会搞什么幺蛾子,不肯理她,即便是苏葵去找他,也会被直接拒之门外。

    后来虽然好了点,但也没好上多少,不过是从屋外进到了屋内,然后冯铮将她推到不会打扰他的距离,然后——

    无视之!

    不过对于苏葵来说,这已经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了。

    从对冯嫣然怒目而视,视她为空气,到后面的登堂入室,苏葵用了一个月零三天。

    加起来,苏葵来到大元朝已经整整三个月了。

    而——

    剧情,也正式拉开序幕。

    -

    大元七年,八月,元炀帝登基后第一次大选秀女。

    上到文武百官,下到平民百姓,凡是适龄女子皆要入选,再经过初选,从县、郡、洲府一轮轮筛选下来,通过最终审核的,都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美人。

    当然,规矩也有例外。

    比如,冯嫣然、冯清清、冯若雨三姐妹。

    她们父亲乃是当朝太师,皇帝想要稳固权利,少不得要在后宫收几名权臣之女,以安抚臣心。

    苏葵是知道剧情的,今天是冯嫣然悲剧一生的开始,也是她改变命运的开始。

    迎着天际夺目的阳光,苏葵一双猫瞳眯成一条线。

    而远在书房翻阅奏章的某人,突然浑身一寒,有一种被什么人窥视良久的感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