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第97章 尉迟冷,你去死(2)

    独孤薄情脑袋晕的厉害,浑身使不上半点儿力气。

    她醒来时便发觉四下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她想要动一下身体,却发现手脚已经被绑了,四肢被绸带绑成了一个大字,好在她身上的衣衫还算完整。

    她还记得自己昏迷之前的事情,该死的染衣,竟然对她下迷香,赫连大哥为什么要骗她?

    独孤薄情恼火极了,觉得自己所信非人,一腔热血激情全部付之东流,伤心难免,可很快她又觉得赫连大哥肯定不会骗自己,兴许那个女人是尉迟冷找去迷惑大哥的。

    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比尉迟冷更坏的人,而且她昏迷的时候,似乎还听到染衣说,王爷会照顾你的!

    若是染衣不认识尉迟冷,便不会是那样的态度。

    她现在被困在了尉迟冷的地盘吗?

    独孤薄情心中不安极了,他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到底会将她怎样?

    她也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亦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四周安静的可怕,黑暗中只有水滴“滴答滴答”落在石板上的声音。

    “尉迟冷,你给我出来,别给朕装神弄鬼。”独孤薄情扯着手上的绸带,想要挣开。

    回答她的只有空荡荡的回音。

    独孤薄情将尉迟冷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却依旧没有人搭理她。

    她已经一天一夜未进食,现在饥肠辘辘,整个人都软趴趴的,随时都会晕过去。

    周围的空气越来越冷,冰冷渐渐侵蚀着独孤薄情的皮肤,寒意入骨,冰凉的冷风无孔不入,钻进她的衣服里,冻得她嘴唇发紫。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尉迟冷,好卑鄙,竟然想要冻死她。

    明知道她怕冷,还要对她使用如此酷刑。

    独孤薄情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心中极不甘心,若是当初兰贵妃按照她的计划行事,只怕她的江山早就固若金汤,哪里轮得到尉迟冷指手画脚,更别说她被囚禁关在这里,面临即将要饿死冻死的境地。

    又或者,她忍一忍,在自己羽翼未丰之前不去尝试挑衅尉迟冷的话,安安心心当个听话的傀儡,是不是也不会招惹上尉迟冷?

    如今,她悔恨有之,懊恼有之,更多的是,无法跟母亲重逢的惶恐。

    独孤薄情越想越伤心,不禁觉得眼眶发热,酸胀的难忍。

    “怎么?哭了?”黑暗中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周围的灯光骤然亮起,尉迟冷从冰水中站起来。

    此处是一间冰室,四面都结了白白一层霜,四面的掉角处装置了白玉的油灯,若是仔细看,便会发现那边装的是夜明珠,冰室的布置十分简单,独孤薄情正被绑在寒玉床上,床边一张远的地方便是一处寒潭,缥缈着淡淡的冷雾。

    而尉迟冷便是刚刚从寒潭中起身,胸前还挂着水滴,乌黑的长发正垂在胸前,整个人性感的让人忘记呼吸,迷人不已。

    独孤薄情别过脸去,在自己的衣襟上擦了擦眼睛,声音还有些哽咽的说道:“才没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