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第63章 欺负了我就想逃(2)

    独孤薄情掏出自己的匕首,面目狰狞,正思考着在哪里放血。

    逐星通了灵性,绿豆小眼睛不断的朝尉迟冷投去求救的目光,哀嚎的无比凄厉,尉迟冷阔步走来,双手环胸,冷声道:“皇上,好身手。”

    “你想要回它?”独孤薄情扯了扯唇角,目光瞟了眼自己被抓伤的手背。

    她在尉迟冷的眼中连一只鹰都比不上,刚刚她的求救,他视若无睹,而她现在处于上风,他便出言制止。

    “自然。”尉迟冷居高临下,睥睨着独孤薄情,那副天下唯他是从的嚣张模样着实讨厌。

    独孤薄情心中火气正胜,捏紧了匕首,想要动手,大不了斗个你死我活,可是真的这样,那她这些日子装出来的傻白甜毫无心机的天真模样岂不是毁了?

    她压下心底的愤愤然不甘心,松了手,将苍鹰还给尉迟冷,闷闷的说道:“以后它要是再欺负我,我就把它给炖了。”

    “呵呵。”尉迟冷皮笑肉不笑,接过逐星,轻轻拍了拍它的脑袋,道:“回去吧。”

    逐星扑腾着翅膀,跌跌撞撞的翱翔九天,似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独孤薄情手背上被挠了好几道疤,血红色的,她疼的龇牙咧嘴,道:“你的金疮药给我用一下。”

    “……”尉迟冷扫了她一眼,没有动作。

    独孤薄情软着声音,撒娇道:“皇叔叔叔,万一我在手上留疤了多不好,以后都没有女孩子喜欢了,手可是我们男人的第二张脸啊。”

    尉迟冷蹙眉,脸上的伤疤都不在乎,却在乎手上的疤,显然就是卖乖。

    “你的手跟女孩子喜不喜欢有什么关系?”尉迟冷森冷着一张脸,反问道。

    独孤薄情一顿,喃喃道:“你府上不是有很多姬妾吗?你不懂?”

    尉迟冷这下眉头皱的更深了,上下打量着独孤薄情的眼神变得有些奇怪,也对,她之前后宫有很多妃子,听闻她偶有在妃子宫里过夜,堵住悠悠众口,莫不是……

    独孤薄情其实也不太懂,按照皇室的惯例,不会让男子过早接触女色,起码会在第一次遗精之后,她是女的,自然没有这码子事情,所以后宫内侍一直以为她发育的比较晚,宠幸后妃的事情自然一放在放。

    不过有好几次,她在兰贵妃屋里过夜的时候,兰贵妃都拉着她的手,说好喜欢她修长的手指。

    所以她得出结论,她们更喜欢她的手,多过她的脸。

    “不给就算了,反正我也不靠你活着。”独孤薄情愤愤然道。

    尉迟冷也懒得搭理她,一旁的马儿休憩了一段时间,吃了草喝了水,倒是能走几步。

    “本王特使来信,水患和瘟疫已经稳住,灾情已经控制住了。”尉迟冷淡淡开口,清冷的目光扫过独孤薄情的脸,他需要在月中之前回到大邺。

    独孤薄情点点头,不作回答。

    “回到大邺,你便要兑现你的承诺。”尉迟冷忽然开口。

    “……”

    就看你有没有命回城了。

    独孤薄情面色沉沉,半响之后,才道:“自然,皇叔治理水患功不可没,一个女子,朕自然不会藏着掖着。”

    *

    感谢knight,形同两位大金主的打赏,感恩感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