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第42章 亲亲(3)

    独孤薄情手中拿着纸扇,优哉游哉的走到尉迟冷身侧的位置,盘膝坐下,自顾自的倒了一杯酒,假模假样的也喝了一口,她撑着下巴观赏美人跳舞,眼角的余光却时不时瞥了眼尉迟冷。

    尉迟冷心下很烦躁,一心只顾喝酒,直接无视了舞姬们倾慕的媚眼,他现在很生气,却说不上来自己到底在气什么?

    是因为亲亲是独孤薄情的人?

    不对,这本就是事实,他从一开始就知道的。

    是生气亲亲对独孤薄情无话不说?

    好像也不是。

    尉迟冷思忖良久,才醒悟过来,是因为独孤薄情说他“活不好。”

    简直奇耻大辱,尤其是从独孤薄情口中说出来,她一个小屁孩,竟然敢嘲讽他?

    还让他勤加练习,若不是那****给他下了药,他会失去神志,什么都不记得吗?

    他侧脸看了眼独孤薄情,只见她的眼睛都要掉在舞姬的波涛汹涌中了,小小年纪,就是色中恶魔,简直无可救药。

    尉迟冷再一次给自己满上酒,自顾自的喝着。

    独孤薄情则在一旁给尉迟冷物色好的侍寝舞姬,这个胸太大,都下垂了,不好不好,那个脸上脂粉都涂了好几层,脸上肯定长了很多小包,指不定会吓死个人,也不行,那个大腿有点粗,也不行。

    那边怎么还有个腿毛那么长的,比后宫的侍卫腿毛都要长,简直不能忍。

    站在后面的那个姑娘,怎么……看着有些像男人,胡子那么长?

    独孤薄情脸色越发深沉,这还怎么找啊,她肆无忌惮的目光扫了一遍所有人,最后找出来五个姑娘,默默记下了长相。

    五个人虽然说不上多,但是只要努力努力,榨干尉迟冷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独孤薄情摸着下巴,越发觉得自己的眼光好,她眯了一眼尉迟冷,他似乎吃媚-药上瘾了,一个劲的给自己灌酒,独孤薄情不能理解男人的心情,权当他是个神经病。

    独孤薄情找来管事,让他附耳过来说了几句话,指着舞群中的几个少女道:“那五个姑娘,待会送到我房中,我有吩咐。”

    “是是是。”管事连忙称是。

    “还有你这里的姑娘质量怎么如此良莠不齐,那几个长腿毛的是怎么回事?还有哪个姑娘会长胡子啊?”独孤薄情用纸扇挡住眼睛,简直不忍直视。

    管事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脸色意味不明的变了几遍,立即挂上笑意,道:“公子说的是,小的定要教训她们一番。”

    “这是给你的赏银。”独孤薄情从怀里摸出了一锭金子,丢给管事,“没事就下去吧。”

    管事笑的更欢了,直接退出幕后,不过转身,他的脸色便变得沉重起来,这小公子眼睛也是够毒辣的,一眼便挑出了他安排在舞姬里面的刺客,她刚刚是在警告他吗?

    舞台后面的化妆间刺客人迹稀少,李氏正在收拾姑娘们的脂粉,看见管事面色凝重的进来,连忙问道:“怎么了?”

    “毒婆婆,提前行动,我们的计划被人看出来了。”管事眼中溢出杀意。

    “可是……”李氏有些迟疑。

    “你在害怕?”管事质问道。

    “我们的目标是摄政王,那皇上怎么处置?”李氏喃喃的问道,那个孩子,真的很像那个人,她不忍心下手。

    “一起做掉。”管事阴冷着脸,压低了声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