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2章 暴君PK摄政王(3)

    “是吗?”尉迟冷上前一步,赤色的云头鞋映入眼帘。

    独孤薄情目光一冷,很快便敛下眼中的情绪,道:“皇叔请留步,朕形容潦草,怕污了皇叔的眼,朕这便更衣起身,与皇叔共商国是。”

    隔了珠帘,尉迟冷也看不清她的模样,他桀骜的冷哼一声,阔步坐上一旁的雕龙梨木椅,宫女端上一杯热腾腾的明前龙井,好生招待着。

    独孤薄情很快便收拾干净。

    “皇叔。”她开口道了句。

    尉迟冷抬眼打量了她一眼,一身明黄色的朝服,头发高高束起,一张绝美无双的脸有些苍白,原本含丹的嘴唇都失了血色,看上去倒是真的病了。

    是暗杀他不成功,所以气的病了?

    尉迟冷心中冷笑,独孤家的所有皇子中,便数独孤薄情最美,世人都道他是大邺城第一美男子,那是他们都没有见过他们的君王。

    “坐。”尉迟冷摆手示意,却不起身行李,从善如流的模样将皇宫当成自己的王府了。

    “是。”她低眉顺眼,坐在他左手边的位置。

    刚刚坐下,她便疼得微蹙眉头,脸色愈加发白。

    “皇上似乎很不愿见到本王,脸色竟然这般差。”尉迟冷剑眉一拧,阴冷的眼中锐光一闪。

    “不敢。”她虽说着不敢,语调却不卑不亢。

    “本王今日来,是想求皇上一件事。”尉迟冷也不拐弯抹角,直奔主题。

    独孤薄情眼神一动,瞟了眼尉迟冷的脸,只见他眉目生光,春风得意,原本俊美的脸越发光彩,她笑了笑,道:“皇叔有事直说。”

    “昨夜本王宠幸了一女子,本王甚是喜爱,不知陛下可否将女子送于本王?”尉迟冷眼里的冷意瞬间变得柔和起来。

    想到昨晚蚀骨销魂的滋味,他现在只想将那人再次拉到榻上好好疼爱一番,可恨的是,昨晚没看清那人的长相,而那女子又是独孤薄情的人,拿起匕首想杀他。

    独孤薄情一听他的话,心中扬起一抹不适,她压下这股莫名的感觉,道:“不知皇叔说的是不是兰贵妃?”

    “陛下的意思是人死了,所以给不了本王了?”尉迟冷脸色瞬变,摔下手中的茶杯,茶水溅在桌面上。

    独孤薄情迎上他盛怒的眼睛,抿了抿薄唇,捏紧了手指的玉扳指,压下心中的怒意,淡淡回道:“若皇叔想要,朕便下令将兰贵妃的尸体送到王府。”

    “独孤薄情!”尉迟冷拍案而起,直呼她的名讳,他眼中旋起一阵风暴,当年逆来顺受的少年忽然变得叛逆了?

    也对,他都敢设计杀他了,还有什么不敢的?

    终于不想伪装要跟他正面叫板了?他倒要看看眼前的少年有几分骨气。

    “皇叔叫朕何事?”她淡淡的扬起脸,无喜无悲。

    “传令下去,将后宫所有女子召集过来,一个一个找,本王就不信找不到她。”尉迟冷冷笑着看着独孤薄情,跋扈道。

    独孤薄情要捏紧的拳头关节泛白,脸色更是差到了极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