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 何宦无妻

162.第162章 殃及无辜

    权伯喘口气,“大爷本是去收租,顺便看看盐场的,却不想回来的时候分无分文,胳膊上还挂了彩,大夫已经请来了。”

    “老太爷和老夫人已经在旁边陪着了,老奴这是来通知各房。”

    碗筷落地,阔别重逢还来不及欣喜,便换上了紧张,何知秀还未等权伯将话全说完便消失月色之中,傅明娴却是一袭不安袭上心头。

    “为何……大舅会胳膊上挂彩?”

    何家盐场乃是先祖皇帝亲自下旨豁免的,已经操作了多年,何家为大明国库填了不少银两,但若傅明娴没有记错的话。

    浙江的盐场最有名永嘉,乃是地处温州府永宁艰难安的江口平原处,东临大海,在永嘉盐场附近四方,还曾有过几处盐场设点。

    而汪延若是从京城直接到江西平乱到还好,可走陆路……可若是到了浙江在折回到江西,怕是走水路才快,若大舅查探各处盐场的时候遇到了麻烦……

    那……汪延在赶路的时候是不会遇到同样的困扰?傅明娴的一颗心顿时悬了起来。

    “大爷在盐场的时候遇到些流匪,不知道怎么的……江西那头的匪患竟然会凑到咱们杭州来。”权伯开口,又随口说道,“恐怕是一路顺着水路跑来的,真是叫人难办……”

    “听说两浙都转运盐使司重视起来,向朝廷上报了,温台分司也来人管辖。”

    傅明娴后退了几步险些栽倒,更是眉头紧紧的皱着,“竟是……严重到了如此程度吗?”

    大舅非朝廷亲兵,只是去盐场探查,都会受了伤,可见那些流匪猖狂,殃及无辜,可若是真的面对起来奉命剿灭他们的汪延,又当会如何?

    “阿衡……阿衡,你这是怎么了?”傅明元手疾眼快的将傅明娴扶起,“阿衡,你是生病了吗?”

    傅明娴瞬间脸色惨白,“没事……我没事。”

    “哥哥,我们先去看看大舅吧!”

    “你……真的没事?”傅明元不放心的看着傅明娴,这惨白的小脸,可不像是没事啊?明明刚刚还究竟怎么样好好的,怎么一听到大舅受伤了,就变成这样了?

    傅明元费解,心想,的确是不曾回来过何家,高兴和担忧亲人也都是应该的,可是傅明娴未免……反应太大了。

    “没事。”傅明娴不再看傅明元,也急匆匆的朝着后院梨通园赶去。

    此刻正四处挤满了人,傅明娴找到了何知秀低声问道,“母亲,大舅究竟怎么样了?伤的很严重吗?”

    正开口之际,突然听到房间中浑厚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父亲,母亲,当真是孩儿无用,叫你们这般担心了!”

    傅明娴顺着人肩空隙忘了过去,只见何大爷的胳膊包裹白布在胸前,性命却是无碍的。

    傅明娴的脸色这才稍稍好转了一番,只听何大爷再度开口。

    “的确是遇到了流匪,但好在没有性命损伤,只是丢了钱财,胳膊是因为在挣脱的时候扭伤,还请母亲安心。”

    何顾氏红着眼眶,都已经到了头发花白的年纪,却还要为子女担心生命安全,方才一吓,险些就这么直接昏了过去。

    傅明娴也拍了拍何知秀的手背,示意她安心,正在不经意间突然听到了有关西厂的事情。

    何大爷有些惭愧的说道,“幸好路上遇到了一位贵人,那贵人虽未报了名号,但儿子看那人的身穿打扮,怕是西厂的人。”

    何大爷最为年长,也是最早接手何家事物的人,他虽亲自去过应天几次,却也未亲眼见到汪延,但西厂的标志还是认得的。今日所见的那位无论气势还是神情怕是除了西厂汪延,便不会有他人,他更是在袖口隐匿处瞧见了西厂标志。

    正好何大爷也在回来的路上听说了朝廷下旨汪延前去平乱,但是汪延又为何出现在杭州便无从知晓了。

    何大爷只是心中怀疑,却更加不敢声张,圣上下旨让汪延平乱,擅离职守也是大罪,不能人家救了你,你反而害了人家的性命。

    “母亲,此事万万声张不得,包括我受伤的事情。”何大爷拧眉想了想,便不再提这件事情。

    傅明娴咬着唇,心中却是顾虑重重,战场无情,没得想到汪延非武臣出身、却也要担了这行兵打仗的差事。

    何顾氏擦了把眼泪,“当时还以为你伤得很严重,倒是母亲不对,派人将全家人都请来了。”

    闻言、何大爷目光顺势一扫等候在外面的人,刚准备开口,却突然顿住。

    随后,目光中更是抑制不住的惊喜,“六儿?”

    何大爷唤的是何知秀的排行,又有些惶恐的看着何成帼,发现父亲并未有何异常、这才又惊又喜的到了何知秀的面前,“真想你。”

    “大哥……”何知秀声音哽咽。

    何大爷却是重重的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何成帼冷哼一声,胡子也跟着挪动,傅明娴忍着笑意,总觉得外祖父生气的时候是吹胡子瞪眼。

    “既然老大没事,大家便都各自回房休息吧。”

    何成帼身影率先走出了屋子,“真是的,这么大的人了也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一个是这样,两个也是这样,怎么叫人放心下来。”

    其他各房的人都相继离开,何知秀却被何大爷拽着不准离开。

    “这就是小明娴?”不同于其他几位舅舅,何大爷可能是年长的原因、遇事总是笑眯眯的,摸了摸傅明娴的脑袋,“当初见你的时候你还在襁褓中呢,如今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了。”

    “还有明元也长高了。”

    “早些年就劝你回来,可你不肯。”

    何大爷无声叹息,当初何知秀走的倔强,何成帼又是性格倔强,发了脾气牛都拉不回来,何顾氏只能在一旁干着急,还是何大爷去了几次应天帮了何知秀不少忙。

    “也罢……回来了便别走了。母亲最常念叨的就是你了。”

    傅明娴试探着的问道,“大舅站的这样久了可有累到?”

    何大爷摇了摇头,“虽然性命无碍,当时却也的确危险,并未有说的这般轻描淡写,只是害怕二老担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