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下剑宗

1005.第1005章 东家事变(中)

    第1005章 东家事变(中)

    狂风携裹着硕大的雨点蛮横的砸向虎王,落在他的脸上感觉到生疼,遮挡住他的视线。

    朴刀携带着凌厉的威势与东凌天的剑撞击在一起,火花溅出,狂暴的劲气使得周围的暴雨湮灭一空,两人的身躯擦肩而过。

    背对背而立。

    虎王的斜持着朴刀,宽阔的肩膀微微的颤抖着。

    东凌天缓缓的活动着自己的脖颈,神色之中流露出冷笑。

    “你们都要死。”

    蕴藏着强烈杀意的言语吐出。

    东凌天陡然转身,锋利的黑白剑直接刺向虎王的身躯,快如闪电。

    在东凌天的转身的瞬间,虎王亦是做出了最快的反应,朴刀一动,强横的威势爆发出来,直接劈砍向东凌天。

    两人。

    一人一剑。

    一人一刀。

    都是不顾一切的出招。

    以命搏命,看似完全不顾身死。

    在锋利的黑白剑接触身体的瞬间,虎王发出一声怒吼,身躯一侧,躲闪过来致命之处,将自己的肩胛主动迎了上去,与此同时,蕴藏着强大威力的朴刀直接刺向东凌天的肩胛。

    嗤嗤——

    黑白剑无情的刺入了虎王的肩胛之中,长剑不停的深入着,与骨头摩擦着,发出嗤嗤的声响。

    虎王的神色之中流露出一丝动容,原本想着以伤换伤,可是他的朴刀居然无法刺破东凌天的铠甲,锋利的刀尖与铠甲摩擦着不断溅出火花,却是无法伤到东凌天丝毫。

    东凌天的神色之中冷笑更甚。

    右脚悍然踢出。

    虎王的身躯顿时朝后滑退,肩胛之上,鲜血不停的流出。

    隔着重重的雨幕,虎王注视着东凌天。

    东凌天单手持剑,看着虎王,缓缓的说道:“我这是金赤锁子甲,那是有天外陨石耗费五年的光阴才打造而出,刀枪不入,就凭着你那迟钝的朴刀还想伤到我,真的是痴人做梦。”

    虎王侧目。

    目光看向自己手中的朴刀,面色变得狠戾起来,说道:“想要杀你,即便是你有最好的铠甲,也是必死无疑。”

    东凌天摇摇头,说道:“你书说错了,真正要死的是你。”

    言语落下的瞬间。

    东凌天的身躯再动,猛然行出,脚下的不断溅出水花,陡然跃起,双手握剑,朝着虎王的劈砍而下。

    虎王的面色一变。

    朴刀横挡在身前。

    叮——

    一声清脆的声音传出,好像是幽泉滴落在青石之上,摔成几瓣,又像是瓷器打碎在地,落地有声。

    声音响。

    朴刀顿时一断为二。

    跌落的刀尖直接插入结实的地面之中,晃动着,微微作响。

    虎王的面色一惊,手中的半截朴刀陡然一动,身躯朝前窜出,锋利刀刃擦着剑锋而过,火花连续的溅出,刀刃割向东凌天的咽喉,黑白剑树立在身前,阻挡住了朴刀的攻击。

    一步踏出。

    东凌天背后的黑色披风陡然一动,横扫而出,呜咽的声音顿时响起,好像是地狱之中,无数的恶鬼的哀嚎之音。

    披风的尾梢横扫而过。

    豁然之间,虎王的身躯之上,一道狰狞的伤口顿时出现。

    虎王的身躯不由的朝后退出。

    “忘了告诉你,我着披风可是一件强大的暗器,它就好像是流沙一样,可以变换出各种形状,攻其不备,夺人性命,我称他为夺命。”

    东凌天缓缓的说道。

    低头俯视着胸腔之上的狰狞的伤口,虎王一把抹去不断的流出的鲜血,然后举起手,很是认真的看着手上的鲜血,缓缓的说道:“自从罪恶之城来了新主子,我还从未流过鲜血了。”

    闻着自己鲜血的味道,虎王的神色变得无比狰狞。

    东凌天的黑白剑指向虎王,轻声说道:“既然你喜欢你的鲜血,那么我会让你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鲜血流干死去。”

    瞬息之间。

    东凌天的身躯再动,黑白剑之上,凌厉的剑气不断的流转着,恐怖的威势爆发出来,好像是潜藏在黑暗之中野兽觉醒,嗜血,暴戾,杀戮的气息充斥在空气之中,让人感觉到无比的压抑。

    ——灭绝十三剑。

    重重的剑影爆发出来,让人眼花缭乱,无法追寻出黑白剑的踪迹。

    凌厉的威势扑面而来。

    虎王狰狞的神色变得更加的疯狂起来,伸手摩挲着半截朴刀,鲜血染红刀身,可是很快的,暴雨便是将其冲洗的干干净净。

    暴雨可以冲洗干净血迹,却是无法冲洗去空气之中的血腥之味。

    深吸一口气。

    虎王的身躯一颤,身躯居然很是明显的强大起来,一块块结实的肌肉不断的隆起,很快涨破他的衣服,强大的气息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

    看着虎王忽然的变化,东凌天没有丝毫的慌张,相反他手中的剑变得更加的凶悍。

    啊——

    虎王发出一声怒吼,高大的身躯好像是小山丘一般,紧握着手中的半截朴刀朝着东凌天劈砍而出。

    ——开山。

    刚猛,爆烈的威势从半截残刀之上不断的爆发出来,层层迭起,与此同时,无数的刀芒从天而降,劈开那重重的雨幕炸裂,须臾之间,无数的刀芒汇聚为一体,悍然而出。

    砰——

    携带的强大威势的刀剑还未相遇,空气之中的爆烈之声便是传出,半空之中,两道强横的威势不断携带着无数的雨点碰撞着,乍一看之下,好像是有两道奔腾的河流在不停的交锋着。

    铛——

    刀剑终于是相遇。

    倏然之间,强横无匹的威势爆发出来,横扫四方,天地之间,方圆十里之中的暴雨顿时消失,停滞须臾。

    虎王的神色一变。

    虎口裂开,鲜血不断的流出,手中的半截朴刀则是不断的粉碎着,一寸寸的碎去。

    身躯再次朝后倒退而去,虎王感觉到自己的全身气血似乎要沸腾了一般,近乎爆体而亡,胸膛上更多几道伤口,流逝的鲜血使得虎王的神色变得苍白起来。

    东凌天的身躯亦是倒退而出,手中的黑白剑已是多了几道豁口,锋利不再,那刀枪不入的金甲之下隐约有着鲜血渗出,看着虎王,他的神色无比的阴沉。

    “你真的是让我发怒了。”

    低沉的言语从东凌天的口中吐出。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