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下剑宗

673.第673章 再折一将

    第673章 再折一将

    长枪携带着迅猛的威势爆发而出,刺杀向赤烟。

    赤烟的神色不由的一变,心中不由的一颤。此刻她的心中很是清楚——选择错了目标。

    眼眸之中变得愈发专注。

    赤烟伸手捏起两根羽箭。

    弯弓如满月。

    弓弦震颤,嗡鸣之声不绝于耳。

    两根羽箭爆射而出。

    砰——

    砰——

    两根羽箭蛮横的撞击在那长枪之上,然后崩然粉碎。

    长枪之上的悍猛力道却是没有被抵消掉太多,继续朝前刺杀而来。

    赤烟的身躯一弯,好似是匍匐到地面上了一半,眼眸之中尽是骇然之色。

    长枪落空。

    却是连续贯穿三人的身躯才是停止。

    赤烟的身躯一动,发疯一般的朝着远处遁去,她现在已是暴露,再留在这里恐怕会有生命危险。

    几乎是几息之间的时间,赤烟便是远离了战场,背负巨大的弓,彻底的消失了踪影。

    拓跋春雨的眉头轻轻的一皱,原本料想着自己一枪足以将赤烟刺穿一个透心凉,却是没有想到还是让其逃走了。

    目光微微的一凝。

    拓跋春雨仔细的搜寻着赤烟的踪迹,他绝对不允许自己的背后有着致命的威胁。

    可惜——拓跋春雨一无所获,赤烟的踪迹消失的无影无踪,好像是根本没有出现过一般。

    神色之中流露出一丝不甘,拓跋春雨却是不敢的有着太多的纠结,当下身躯一动,掠向那正从左翼开始冲锋的凌狼飞。

    爆裂的声音传出。

    拓跋春雨的神色之中带着无尽的肃杀之意,冲杀向凌狼飞。

    ——对于凌狼飞,他的心中有着无尽的杀意,要知道曾经的完颜重可是死在凌狼飞的手中,拓跋春雨早便是想着要为完颜重报仇了。

    感受脊背之后的迅猛劲风。

    凌狼飞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长枪一动,朝后横扫而出。

    拓跋春雨的身躯当下拔高了几份,双臂之上,浩荡的内力滚动着,散发出可怕的威势,神色之中戾气横生,悍然而下。

    砰——

    双拳砸在凌狼飞护在身前的长枪之上,长枪顿时夸张的弯曲着。

    崩——

    长枪陡然崩直。

    凌狼飞的身躯再次倒飞而出。

    身躯连续翻动,然后双脚踏下。

    长枪一颤,再次变得弯曲起来,凌狼飞的神色变的有些涨红,神色之中尽是震撼。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道理。”

    “你可以设局杀了我的兄弟完颜重,那么今日你定然要死在这里。”

    拓跋春雨的声音无比的冰冷……好似是冬日之中最为冷冽的风,刮过脸颊。

    凌狼飞的脸色涨红,双目圆瞪,却是没有出声。

    一出声——他那心中的一口硬气可就泄了。

    拓跋春雨笑了笑,俯视着凌狼飞,眼眸之中杀意更甚。

    刹那间。

    身躯再次冲天而起,然后沉猛的坠下。

    凌狼飞的双目之中顿时充满了血丝,那胯下的战马轰然倒地。

    拓跋春雨发出一声长啸,虚空捏拳,浩荡的内力顿时汇聚而来,散发出低沉,压抑的威势,然后直接砸下。

    凌狼飞顿时遭遇重创,半截身子埋进了草原大地之中,眼角之处,鲜血缓缓的流出,紧咬着嘴唇,不言不语,甚至连一声闷哼都没有。

    “没想到是一个硬骨头。”

    拓跋春雨出声嘲讽道。

    ——骨头虽硬,可是依然要死在他的手中,这真的是莫大的嘲讽。

    右拳举起,雄厚的内力开始汇聚。

    拓跋春雨的眼眸之中,露出一丝兴奋。

    一拳砸出。

    虚空之中顿时破开一道巨大的涟漪。

    凌狼飞的眼眸之中流露出一丝骇然,直接丢弃手中的长枪,双手之上衍生出强大雄厚的内力,迎向拓跋春雨的一拳。

    砰——

    毫无疑问。

    凌狼飞的身躯朝后倒飞而去,重重的砸落对面,紧咬的牙冠崩碎,大口的鲜血吐出。

    拓跋春雨的神色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惊奇之色。

    ——凌狼飞接下自己的一拳居然没有死绝?

    缓步的走出。

    拓跋春雨的神色之中缓缓的流露出笑意,可是眼眸之中的杀意却是到了强烈无以复加的地步。

    右手一动。

    拓跋春雨的抓向凌狼飞的咽喉。

    毫无疑问——下一刻,凌狼飞的咽喉将会被无情的捏碎,然后死去,至于他则是要再次寻找新的斩杀对象。

    可是——

    这一切好像都是想象之中的。

    拓跋春雨的前进的步伐不由的一滞。

    他低下了头。

    因为他的腹部之上传出一丝细微的疼痛,可是在瞬息之间,那一丝疼痛无限的放大着,席卷全身,他的神经颤栗着,身躯亦是忍不住的颤抖。

    一柄剑刺穿了他的腹部。

    准确的说是一柄残剑。

    拓跋春雨的神色变得骇然起来。

    抬起头,转身,他想要看清楚这柄残剑的主人。

    却是永远没有了机会。

    那正大口吐血的凌狼飞从地面上扑杀而起,五指如钩,直接无情的划断了他的咽喉。

    拓跋春雨的双目瞪大着。

    ——死不瞑目。

    ——

    凌狼飞大口的呼吸的空气,从死亡边缘走了一遭,胆颤而又心惊,汗水渗透铠甲之下的衣衫,整个人的看起来无比的狼狈,但眼眸之中却是无比的兴奋。

    ——

    抽出残剑,周武龙的神色之中露出一丝浅显的笑意。

    一个在最得意的时候,也是精神最为懈怠的时刻,这使得便是给了他最完美的机会,一剑毙命。

    回首。

    看了一眼远处尘土飞扬,遮挡视线的宗师对决,周武龙犹豫了一下,继续朝前而去,很快的他的身躯隐藏着太乾的军阵之中。

    ……

    ……

    随着拓跋春雨与巴牙儿的身死,原本被硬生生的遏制住攻势的碧落军再次展现出恐怖的杀伐之意,朝着王庭的铁骑开始拼死搏杀。

    王庭的铁骑快速的崩溃着。

    好似是惊涛拍岸,溅起的无数水花,东零西散。

    左右的两翼的幽魂轻骑逐渐的形成一个合围,对着溃散的王庭铁骑展开无情的追杀。

    一时之间,哀嚎之声不绝于耳。

    战局的胜利天平似乎正朝着太乾在倾斜着。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