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天下剑宗

322.第322章 局(八)

    第322章 局(八)

    轰!

    树枝炸碎,化作无数的碎屑,冲击向李玄的身躯内部,肆意的摧毁着李玄的生机。

    李玄的神色之中露出痛楚之色。

    每一片碎屑都是宛如利刃一般,不断的切割的五脏肺腑,这种剧痛是难以形容的。

    李玄痛的有些发木。

    鹤天杉惨白神色之中,寒意的笑在他的眼眸之中仿佛是地狱之中恶魔的笑容。

    “败了!”

    李玄心中不甘的道。

    忽然之间,一道寒光一纵即逝。

    李玄感觉到一股炽热的温度扑面而来,那是鲜血,滚烫的心血。

    鹤天杉的头颅在地面之上滚动着。

    一道身影站立在李玄的身畔,手中的长剑之上,一滴鲜血正在缓缓的滚下。

    ——是李天欢。

    李玄的麻木的神色之中露出一丝释然的笑意。

    “我为你疗伤。”

    李天欢轻声的道。

    根本不给李玄说话的机会,李天欢的双手便是宛如闪电一般的探出,几枚疗伤的丹药喂进李玄的口中,瞬息之间化作涓涓暖流,如同甘露一般滋润着伤势。

    紧接着,一道温和的内力涌入李玄的身躯之中,将那些带着强大杀伤力的碎屑一一的驱逐出体内。

    李玄感觉到痛楚减少了许多。

    “不用帮我……去助李奇锋一臂之力。”

    李玄低声的道。

    李天欢面无表情,雄厚的内力依然源源不断地输入李玄的身躯之中。

    “我不需要。”

    李玄语气之中带了一丝怒气。

    身躯之中,为数不多的内力运转而起,拒接接受李天欢的相助。

    “去帮李奇锋。”

    李玄的语气坚定的道。

    李天欢的看向李玄。

    “放心,我死不了。”

    李玄直接的道。

    李天欢点点头,身影掠出,出在李奇锋的不远处。

    此刻的李奇锋正处于绝对的下风。

    身上的剑伤已是不下十处,最为严重的一处在胸腔之上,鲜血不断的流出,渗透衣衫,肩胛上的伤势严重的影响了李奇锋出剑的速度,过多的失血已使得他的神色变得很是苍白。

    若不是仗着渊虹剑的锋利与剑法的精妙,恐怕现在李奇锋已是李清雨剑下的亡魂了。

    李天欢站立在不远处,双臂抱胸,看着险象环生的李奇锋,神色之中露出一丝不甘。

    ——他李天欢在李族之中一直被认为是第一天才,从小到大,李奇锋都是在他天才的光环下无处遁形,背负着废物之名,从心底之中,李天欢有些看不起李奇锋,在他看来李奇锋是李族的耻辱,更是天玉城之中最大的笑话,当初能够进入剑宗不应该是李奇锋,而应该是他。

    ——世事难料,李天欢不断的听到李奇锋各种消息,他的内心之中开始变得很不平静,李奇锋的实力突飞猛进之间,似乎夺去了他最耀目的天才光环,似乎李族之中真正的天才应该是李奇锋。

    静静的看着李奇锋,李天欢心中颇不是滋味。

    此刻的他心中不得不承认,李奇锋的确比他要强。

    深吸一口气,李天欢突然出剑。

    一道亮光突然闪现。

    紧接着是一声撞击之音传出。

    李天欢一剑截下李清雨的攻击,挡在李奇锋的身前。

    李清雨的神色微微的一变。

    目光缓缓的从从李天欢的身上扫过,神色之中露出一丝愠怒,道:“你要与我做对?”

    李天欢的目光平静,看向李清雨,道:“我没有想着与你做对,但是你的所作所为让我感觉到厌烦,我不想做你的傀儡,被你操控的木偶,你的命运掌握在我的手中,任何人都是无权干涉。”

    李清雨不由的一笑,眼神眯起,寒光泛出,道:“你觉得你可以杀了我?”

    李天欢缄默不语。

    李清雨注视着李天欢,一字一顿的道:“不要忘了,你的剑法可是我教的,每一招剑法之中的破绽我可是清楚的得很,你真的以为你很强,其实你在我的眼里,甚至不如一只蝼蚁。”

    李天欢平静的神色之中露出一丝气愤。

    手中的剑微微的颤抖着,发出低沉的啸鸣之音,锋利的剑气衍生而出,散发出峥嵘的威势。

    李清雨神色之中变得更加的喜悦,道:“你怒了……你心中的傲气觉得让你觉得自己很强,那不过是你自欺欺人的表现而已,现在我讲述出了事实的真相,扯去了你的遮羞布,所以你很恼怒,你的手中的剑告诉你现在怀着很强的杀意,可惜的是……你不行。”

    李清雨语气在带着莫大的嘲讽。

    李天欢的神色变得更加的冰冷,可怕。

    “他很怕你,所以他要激怒你。”

    一道声音在李天欢的耳畔响起,很轻,分量却是不亚于春雷炸响。

    李奇锋缓缓的走到李天欢的身旁,短暂的喘息使得有时间去调养一下伤势,那苍白的神色之中涌现出一丝血色。

    “如果他真的如你说的那般不堪一击,那么为何你要想法设法的激怒他,曾有人告诉我,再厉害的招式也是比不过攻心之术,一个人心中杂念,那么他的招式再霸道,再威力惊人也是无法彻底的施展出来……你刚才的一番言语不过是忌惮李天欢实力而已,想要激怒他而已,这样你才是有着一线生机。”

    李奇锋注视着李清雨,语气平和的道。

    似乎在讲述着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好像是亘古不变的道理一般。

    李清雨的神色之中依然带着淡淡的笑意,注视着李奇锋的面庞,停顿了一下,道:“那只是你认为的而已。”

    李奇锋的神色之中亦是涌现出一丝笑意。

    “我说的正是你心中所想的。”

    李清雨剑锋一转,寒意逼人,神色之中露出一丝狰狞,道:“你们两个可以一起上……我让你们输得心服口服。”

    李奇锋的目光看向李天欢,道:“你为什么要出手?”

    李天欢笑了笑,道:“族长在世的时候,给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便是李族的人可以窝里斗,但是如果有人借助外面的势力来打杀李族的人,那就是叛徒,死了也不是不得进入李族的祖墓的,这种人应该被打死。”

    淡淡的语气之中,杀意强烈无比。

    李奇锋与李天欢的目光交汇在在一起。

    李奇锋出声道:“我似乎没有理由拒绝你。”

    微微的点头。

    下一刻。

    两人同时出剑。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