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天下剑宗

263.第263章 大江后浪推前浪(终)

    第263章 大江后浪推前浪(终)

    一剑斩下,行云流水。

    穆天生神色顿时一变,脸色变得的怒红,那阴阳盘的一切都是与他相连的,阴阳盘接二连三的重创,使得他自身也是受到牵连。

    将嗓口翻起的一口气血压下,穆天生的神色变得很是冰冷。

    身躯一动。

    穆天生宛如饿虎扑食一般,朝着李奇锋冲杀而出。

    于此同时,两道身影同时闪现而出。

    砰!

    砰!

    两道势大沉猛的攻击让李奇锋退出五步之外。

    定眼看去,穆天生的身畔,站立两道高大、壮硕的身躯,健壮的身躯之上穿着黑色的铁甲,乍一看去,就是两个铁人,铠甲之上,尽是黑色的纹路,浅显的光芒不断的闪耀着,暴戾的气息在其身畔流转着。

    “符将?”

    李奇锋不由的出声道。

    穆天生笑了笑,轻声的道:“见识可以啊。”

    李奇锋注视着穆天生,道:“堂堂的道宗居然炼制符将,难道不拍有损阴德吗?”

    穆天生认真的摇摇头,道:“符将的炼制之法虽然很是残忍,但是如果能够得到你手中的渊虹,那么一切都是很划算的。”

    李奇锋的目光一沉,道:“为了我手中的渊虹,你们还真的是煞费苦心啊!”

    穆天生不可置否的点点头,道:“那是自然。”

    李奇锋忽然一笑,道:“不过,你想要得到我手中的渊虹恐怕没那么容易了。”

    穆天生露出一丝笑意,目光从渊虹之上扫过,道:“无论怎样也好,今日我一定要将渊虹带回去。”

    李奇锋笑了笑,目光看向他处。

    “小娃娃,你的口气好大啊!”

    羊皮袄老头突兀的出现在李奇锋的不远处,淡淡的话语传来。

    穆天生的目光一顿,看向羊皮袄老头,轻声的道:“不试一试怎么知道?”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那我也来凑凑热闹。”

    一道身影从黑幕之中走出,身躯修长,挺拔,背后背负着一柄黑色的大刀。

    “绝刀你来了,怎么能少了我呢?”

    一道声音紧随其后的响起。

    一位剃着光头的大汉走出,手中的拧着一柄朴刀。

    “好热闹……我喜欢。”

    一阵香风扑面而来,一位身材曼妙的女子款款走来,一笑一颦之间,总是带着别样的风味。

    穆天生的神色变得有些难看。

    李奇锋倒是有些淡定了。

    目光扫视一周,神色之中露出一抹笑意,道:“各位都是江湖中的高手,今日都是为了我手中的剑而来,但是剑只有一把,不知道是属于谁呢?”

    李奇锋的淡定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小子,你不要挑拨离间了,我们人多是不假,你小子倒是先把剑交出来啊。”

    那手持朴刀的汉子大大咧咧的道。

    李奇锋的神色一凝,道:“交出来也是可以的,不知道该交给何人?”

    手持朴刀的汉子不由的一笑,道:“交给我狂刀便可,你放心我绝对不据为己有。”

    这是一句近似于白痴的一句话。

    狂刀却是说的很自信。

    李奇锋笑了笑,道:“这倒也是可以。”

    “慢。”

    “狂刀,你到底抱着什么心思以为我们不知道,只要剑到了你的手中恐怕就属于你了。”

    绝刀淡漠的声音传来。

    狂刀脸上的笑意顿时一僵,不可思议的看着绝刀,然后将目光四顾,道:“各位难道不相信我?”

    “我们从来就没有相信过你……相信你的人都已经死了。”

    羊皮袄的老头子声音平静到。

    狂刀的眼眸在露出一丝狠毒,看着众人,道:“你们让我愤怒了。”

    话语一落。

    狂刀手中的朴刀猛地一动,带起一股狂暴无匹的烈风劈向李奇锋。

    “狂刀。”

    一声怒喝传出。

    羊皮袄老头子身躯一动,迅猛的一掌拍出,拦下狂刀。

    “想要吃独食,没那么的简单。”

    绝刀身躯忽动,站立在李奇锋的身前。

    狂刀见失去了最佳的机会,神色之中露出一丝笑意,缓缓的退后几步。

    “现在剑就在眼前,难道你都不动心吗?”

    狂刀扫视着一直微动的女子,摸着光秃秃脑袋没好气的道。

    女子不由咯咯的笑出声来。

    “小女子哪敢与各位高手出手,你们先来吧,没有好机会,我就不要了。”

    女子的话语很轻,很脆。

    给人一种异样的感觉。

    狂刀的面色一喜。

    正要开口,忽然一道声音传出。

    “曼陀罗……你都是活了上百年的老怪物了,居然跑到这里来转嫩,也不嫌的磕碜的慌。”

    一位独臂老头儿突兀的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一座山岳重压顿时朝着所有人的人压过来。

    还未等着众人有所反应。

    那独臂老头儿鬼魅一般的身影已是出现在狂刀的身畔,猛地一掌拍下,狂刀的脑袋便是粉碎,显得很是血腥。

    老头儿轻轻的推了一把,狂刀的身躯倒地。

    脚尖一点,狂刀的朴刀顿时爆射而出。

    尖锐之声刺耳。

    朴刀朝着绝刀而去。

    绝刀身躯一滞,刚要拔刀。

    那朴刀已是贯穿他的胸腔,一个拳头大的窟窿顿时出现。

    独臂老头儿缓步踱到穆天生的身畔,神色之中,笑意随和,溺爱的目光看着穆天生,道:“现在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旦看到用刀的人,我就想出手比较一下高低,没想到那两个人如此的不堪一击。”

    穆天生的神色一变,道:“师傅……”

    独臂老头儿摇摇头,制止了穆天生的言语。

    一直未动的曼陀罗忽然笑出声来,道:“贝海生……没想到这么多年了,你还活着?”

    独臂老头看向曼陀罗,道:“想要活着还不简单。”

    曼陀罗笑的更加的开心了,道:“这下可真的是热闹了。”

    贝海生没有去理会,反而是将目光看向穿羊皮袄的老头子,语气平淡的道:“羊不世……你还是走吧,趁着我还不想对你出手。”

    羊皮袄的老头子一声一变,旋即露出一丝笑意。

    “贝海生,你我明争暗斗了一辈子,谁也是奈何不得谁,今日你又有何本事要杀了我。”

    羊不世出声道。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