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第85章 罗家的野心

    暮冥回了一趟江家,知道他们平安后又直接回到青帮,他看着马晋钟,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在秦朝,马晋钟听从僵尸王对付自己,在现在,马晋钟帮助自己,到底,在千年前发生了什么事情改变这一切?

    自己穿越回到秦朝,会不会改变既定的历史?

    僵尸王嬴勾呢?他是死是活,还是被封印?他没有问马晋钟,暂时压下心中疑惑,目光看向手腕上的镯子。

    对于暮冥又返回来,马晋钟有些疑惑,不过,当他看到暮冥的目光落在手腕上的镯子时,目光闪过一丝什么,在暮冥抬头的瞬间快速的隐没。

    “马大哥,我镯子里封印着冯曦妤的魂魄,在她身上定隐瞒着什么秘密,否则,罗子羽不会追踪至此,也不会与我虚与委蛇这么长时间。”

    “既然你有所怀疑,不如召唤她出来,我们问个清楚。”马晋钟建议,倒是与暮冥的想法不谋而合,这时,酒足饭饱的毛梓厉晃晃悠悠过来,一屁股坐在暮冥身边,看一眼镯子,笑着说道:

    “暮冥,你这镯子可是好玩意,据我那不靠谱的老爹说过,马家传人可是有一副这样的手镯,叫什么镇魂翠玲珑,不知道是不是这个?”他的话让暮冥心里一惊,脸上神色不变,晃了晃手腕,淡淡说道:

    “世间手镯款式多了去,不一定是这个。”可他心里却在想,镇魂翠玲珑是母亲的家传之宝,难道说,母亲是马家传人吗?可为什么会隐居在偏僻农村?

    “说的也是,也许,是我眼花而已。”毛梓厉毫不在意的笑笑,甚是不在意。

    马晋钟坐在一边默默打量毛梓厉,眼前这小子看似痞痞的,随意的,但是,心思却是很缜密,而且,眼光还很毒辣,除魔一族的人哪怕出来一个废物都是如此的不简单。

    “毛梓厉,稍后我会放出一个魂魄,不许你伤害于她。”暮冥冷漠的严重警告毛梓厉,就怕这除魔一族的家伙来了兴趣。

    “放心吧,一个魂魄而已,我没那么多兴趣。”毛梓厉撇撇嘴,目光却落在手镯上。

    暮冥没再理会他,口中念念有词,不大一会儿就见手镯散发出一缕黑烟,飘飘渺渺的浮上半空,渐渐凝聚成人形,她深深弯腰向暮冥致谢。

    毛梓厉盯着对方,目光却变得谨慎而严厉,更是有一丝惊讶从中闪过。

    “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毛梓厉突如其来的话让马晋钟和暮冥一怔,谁都没想到毛梓厉居然认识冯曦妤。

    冯曦妤柔和的目光看向毛梓厉,漂浮有些透明的身子看似要消散一般,这时毛梓厉闪电般从袖笼中掏出一张符咒在暮冥二人没反应过来的瞬间贴在冯曦妤身上。

    “毛梓厉,你找死!”暮冥冷哼,刚想动手,却听毛梓厉急忙大喊。

    “别动手,别动手,我没有恶意…………………”

    “你们不知道,她不能停留在空气中太久,否则会烟消云散的,我贴符咒只不过是为了保护她,免得话没说完魂魄就灰飞烟灭了。”

    的确如他所说,冯曦妤本来飘忽的身影变得凝实了许多,秀美的容颜绽放出一抹柔和笑意,冲着毛梓厉点点头。

    “你是毛家传人,为何道行如此之低?”她的话让毛梓厉尴尬的红了脸,挠挠乱糟糟的头发,他裂嘴一笑。

    “不愿意学而已,不愿意学而已。”

    看见他这个样子,暮冥和马晋钟都摇摇头,神色无奈,这个家伙太不靠谱了。

    “毛梓厉,听你刚才所说,你认识冯曦妤?”暮冥微微锁眉,问道。

    “是认识,也不认识,因为我家老祖的密室内就挂着她的画像,我无意间看到的,所以才能一眼认出她来。”

    暮冥心底一震,实在没想到冯曦妤居然与毛家的人有瓜葛,她不是僵尸嘛,为何毛家的人会挂她的画像?

    这时,漂浮在半空的冯曦妤轻柔一笑,望着毛梓厉的目光更加的柔和:

    “请问毛利道长是你什么人?”

    “他是我老祖啊,至于多少代了,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你既然认识我家老祖,肯定也是与他一个代的,哎呀,真奇怪,你的魂魄为何会出现在这里,难不成,当年,你没死?”

    听他这么说,冯曦妤的神色明显暗了下来,轻叹口气,说道:

    “我能活下来,还要多亏毛利道长,如果不是他,我早就死了。”

    “哦,原来,我老祖一辈子未婚,就是因为你啊,想不到我们老祖还是个痴情的种子,与僵尸谈恋爱,有机会,我也要试试。”毛梓厉絮絮叨叨,样子也不正经,却被冯曦妤狠狠挖一眼,在她印象中,毛利道长很是威严,更有一种风度,却想不到他的后代居然如此随意。

    这时,暮冥问了一句:

    “毛梓厉,你老祖一辈子没结婚,你从哪来的?”

    毛梓厉也不介意,嘿嘿一笑:

    “能从哪来,当然是我爹我娘生的我啊,至于他们的上代上代怎么来的,还不是老祖一时兴起抱养的。”他说的很随意就像不是说自己的事情,到让暮冥扯动嘴角,淡淡一笑。

    暮冥不再与他磨叽看向冯曦妤,沉声问道:

    “冯曦妤,我只想知道,罗子羽为何非得要抓你?”

    提到罗子羽,冯曦妤的目光变得非常锐利,更有一种暴戾闪过,她冷冷笑道:

    “罗子羽的野心很大,可以说罗家的野心很大,本来,他们并不知道我的身份,可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我知道了罗子羽的身份,碰巧救了他,从此成为朋友,谁知,当他们知道我的身份后居然产生了贪念,想要秦始皇埋藏宝藏的地点还有僵尸王嬴勾的封印之处。”

    “我当然没有告诉他们,却被罗子羽好言相劝,酒中下毒,我乃是僵尸不怕毒,可他们的毒专门针对僵尸而生产,我居然抗拒不了,最后身死道消,魂魄逃逸,无意间进入昏迷的古奥朵体内。”

    “法力恢之后便占据对方身体,可是,中毒过后我的记忆却有所损失,不记得之前的事情,只是凭着一股怨气找到罗子羽,留在他身边。”

    “如果不是你,我还不会记起一切,罗家的人不可小觑,他们实力很强大,而且,我猜想,他们窥窃的不只是秦始皇的宝藏,还有长生不老之药。”

    暮冥听的很心惊,马晋钟也是脸色一变,毛梓厉更是瞪大眼睛,对于秦始皇的宝藏更是向往,而对于听到僵尸王嬴勾他直接忽略,实力不够听了也是白听。

    暮冥看向马晋钟嘴角隐隐抽动,问道:

    “马大哥,僵尸王嬴勾还活着?”对于僵尸王嬴勾他是心存畏惧的,更有甚的是,极力的排斥对方还活着的念头。

    在秦朝发生的事情让他难忘,跟让他心悸,所以,在听到冯曦妤所说时,难掩震惊之色。

    马晋钟叹息一声,神情有些落寞:

    “其实,僵尸王嬴勾是否还活着,我都不太清楚,因为,后来发生一些事情,导致我和他分开。”想到那个时候发生的事情的确让他难以释怀,一个突然出现的小子,记不清楚他的样子,却得到僵尸王嬴勾的另眼相待,不仅如此,那个人身上的气息与僵尸王一模一样,一开始的敌对,自己并没有发现异常,可是,那个人总是神出鬼没的,好像不属于那个年代,但总在最重要的时刻出现,破坏一切,后来更是间接救了马灵儿,再后来,有些记忆随着年代的久远已经模糊,不,可以说是他自己想要忘记,忘记那个年代发生的一切。

    “这么说,你也不确定僵尸王是否活着还是被封印?”暮冥有些失望。

    “的确如此。”马晋钟看向冯曦妤,眸底闪过一丝冷锐。

    “冯曦妤,你我本是同类,但我记得,僵尸王被马灵儿伤害的那一次,你出现过,是不是意味着你串通驱魔一族来伤害我们的王。”声音冰冷而无情,还带着杀意。

    “事情已经过去千年,马晋钟,你现在还要追求已经湮灭于历史中的事情吗?”的确,事情已经过去千年,再追究也没必要。

    马晋钟一怔,眼角隐隐抽动,对于冯曦妤他存有杀机,可对方已经死了,只剩下不能入轮回的魂魄,时间久了后必定会烟消云散,再追究下去没有意义,反而惹得暮冥不高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