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末日乐园

569.第569章 蹦蹦跳跳跟上来

    第569章 蹦蹦跳跳跟上来

    “……你是什么意思?”

    “我们要的信息,就一定会拿到手的,不管用什么方法。”那个女人耸了耸肩膀,朝林三酒一笑,“对你而言,终点是已经确定下来的。至于怎么通往这个终点,你可以选择轻松安全的路,也可以选择艰难危险的路。”

    林三酒面色冷了下来,抿起了嘴唇。

    虽然没问“艰难危险的路”又是指什么,但她能清楚地感觉到心里腾起了一股火——她知道自己有时候太心软,有时候太优柔寡断,只是她一向是吃软不吃硬的。

    这些东西还不够了解她,假如编写出一个他们快要死了,必须有她的信息才能救命的场景,恐怕成功率还大一些……想到这儿,林三酒微微冷笑了一下。

    “你的数据流转好像突然变快了,”一直在观察着她的女人说道。

    “当然,”林三酒拉开椅子,在它又发出了一声十分标准的拖拽声以后,尽量平静地坐了下来。“这是一个重要的决定,我怎么能不好好想想?你让我考虑考虑。”

    那个女人沉默了下来,也不知道有没有相信这个拖延时间的说辞。

    目前看起来,似乎是自己只要一用出能力或物品,它们的“数据”就会立刻被这个女人所观察到……林三酒想道。

    倒推回去,第一个能够总结出来的前提就是,她不用的东西,这个种族就看不见。

    这样一来,她反而陷入了两难。什么都不用的话,她无法脱身;一旦用了,又逃不过对方的观察——像是纯触一样,对方一旦看见了、明白了,也就知道应该怎么防范了,岂不是成了一个死局吗?

    不管怎么说,全面开放是绝对不可能的;不仅不可能,她还必须极力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

    毕竟对方拥有的是“编写”科技——万一他们在自己全面开放以后,对自己的内部数据进行编辑怎么办?虽然还搞不清楚“全面开放”是怎么个开放法,但林三酒不愿将全盘控制权都交出去。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她面上却尽量没有流露出什么情绪。那个女人极有耐心地等着,也不催促她;林三酒瞥了她一眼,忽然问道:“我有一些地方不明白,你要提供给我足够信息,我才好做出决定。”

    “你说。”

    “我是这一组数据这个概念……太难理解了。我想看看数据流管库,和你我此时的真实模样。”不管怎么样,她必须得先知道自己在哪儿才行。

    “就算你看了,我认为你也不能明白。”尽管那个女人轻声说了这么一句,然而还是答应了,这一间木屋从天花板开始逐渐模糊了起来。

    删除木屋的过程比想象中更快——一转眼的功夫,林三酒眼前就已经罩下了一片深深的幽蓝,好像突然浸在了海底。

    与木屋一起消失的,还有林三酒和那个女人的身体。明明没有了眼睛,她还是能够“看见”身边的一切——“目光”一扫,她顿时呆住了。

    “太快了,你的数据转得。是出现了理解困难吗?”

    没有声音——这句话不再是通过声音传达给林三酒的,而是在身边那一个近乎透明的东西在微微一亮的同时,就直接呈现在了她的意识里。这样的感觉十分奇妙,就像是有人把这句话写了下来,摆在眼前让她看似的;没有出现任何字样,她却立刻收到了这句话的信息。

    只不过,林三酒此时正陷在近乎目瞪口呆的震惊之中,一个字也没能回应。

    在她目光所及之处,深邃幽暗、浓浓浅浅的浩瀚暗蓝,一路蔓延至远方,直至在尽头融成了看不透的黑暗。不过,这片幽蓝之海里却并不寂寥——无数雪亮的白丝线,像是极度密集的蛛网一样,连成一片一片、丝丝缕缕的银白,层层叠叠地穿行遍布在暗蓝深空中。

    而头上,正幽幽地漂浮着一块巨大的金属板,布满了一个个人头大小的圆洞;当时林三酒正是打破了它,才掉下来的。

    “你看不见除了你之外的数据组,因为你并不是我们,没有数据解析的能力。假如你同意完全开放的话,不仅你可以察觉到每一个数据体的存在,还可以与我们进行最全面的交流——你看见那些白线了吗?”

    当那个女人向林三酒传达信息的时候,原本一处透明空旷的虚无中,便会盈盈亮起一点细微的白光,颜色与无处不在的亮白丝线一模一样:“为了让你好理解,我们就叫它白线吧。这些白色丝线连接起了所有‘人’,我们的一切数据意识与资料信息,都在这些白色丝线中生生不息地被整个族群同步共享着。一旦你开放了你的内部信息,我与你之间就会同样产生一条白线。”

    也就是说,这些银白丝线是储存传输用的吗?林三酒望着那个女人刚才亮起白光的大概位置,久久没有发话。

    她绝对想不到……她有一句话说错了。

    即使是再高等的智慧,恐怕也不会相信,作为一个“猩猩”,她在第一眼见到数据流管库的真容时,就在震惊中理解了它。

    因为她曾经见过一个类似的东西。

    ……除了亮白丝线和金属板之外,这儿不就是一个意识力星空吗?

    存在于这个空间里的每一个个体,都没有实质肉身。只是在星空里时,她是以意识体存在的,形态看起来像是星辰;在这儿她则是一组数据,看不见任何形态。

    在意识力星空中,有意识力高超的前辈利用“附着条件”造出了另一个现实,也就是线上游戏场;在这儿,这些“数据体”族群也能干一样的事,只不过他们的方法换成了“编写”——当然,这两个地方还是有很大不同的:至少林三酒没法把肉体也带进意识力星空中去。

    假如林三酒还有心脏的话,那么她的心脏一定早就跳出喉咙了。

    稳住了情绪,她装作四处打量的样子,悄悄试着往前挪动了一点儿。作为一组能够独立运行的数据,幸亏她可以在数据流管库里移动——这一点叫林三酒忍不住重重地在心里松了口气。

    在不开放自己的情况下,如何对其他数据体发出讯息,光是这一点就花了林三酒好一会儿工夫才弄明白;等她终于学会了传讯之后,她试探地问道:“你们为什么这么想要我的信息?我又要怎么开放?”

    称那个数据体为“那个女人”已经不合适了,因为对方传过来的只有纯粹的信息,而不是带有性别区分的声音:“我们发现神之爱的时间还不长,也是到了最近,我们才意识到原来这个星球上还有副本,还有你们这样不断传送来、又不断传送走的生命体……不仅仅是你的信息,所有可能的信息我们都要,比如你的那一个同伴。你决定好要开放了吗?”

    在那个数据体说话的时候,林三酒始终紧紧地盯着她,盯着她投出的微微白光。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这个负责与她交流的数据体旁边并没有连上任何一条白色丝线——这是不是说明,在信息沟通上,对方现在与族群处于暂时脱离的状态?

    “等等,在我开放之前,我还有一个问题。”林三酒不知道自己这点小聪明,能不能骗过一个已经高度发达的种族——“我的那个同伴在哪里?它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朋友,我不能让它受伤害。”

    林三酒当然不介意灵魂女王的死活。不过连她自己也没料到,对方居然如此轻易地将她想要打探的情况展露了出来——从那片近乎虚无的幽蓝深空里,忽地投射出了一条细细的银白丝线;几乎是投射出来的同一时间,这根丝线就与一片密密麻麻如同蛛网一样的银白连接在了一起。

    从近距离上,林三酒才发现这根本不是什么线,只是一束类似于光的物质罢了;它甚至还散发着淡淡的光晕。

    “你的朋友受了点罪,因为遭到了我们的防范和反击措施,我们正在强行打开它的表面程序获取信息。不过没有什么伤害是不能够被回溯的,毕竟你们都只是一组数据。你如果想见它,在完全开放之后,我就带你去见它。”当这个信息传达给林三酒的时候,银色丝线已经迅速地消失了,大概是被那个数据体收了回去。

    为什么她在与自己打交道的时候,不跟族群连接起来呢?

    林三酒浮起了这个疑惑,却没有问出口。她只是悄悄地在心里叫了一声:“意老师,你还在吧?”

    “在,”意老师立刻应了一声。

    在就好,这一次——

    “那是什么?”一道讯息突然从那个数据体的方向传了过来,“你在做什么?你的数据组中出现了一组刚才没有出现过的程序——”

    “什么?”林三酒装傻的同时,意老师已经再次沉寂了下去,“你在说什么?”

    尽管没有了声音和语气,但接下来的讯息显而易见地急促了起来:“你的运行系统表面上现在只有两个脚本,但是就在刚才,你打开了另一个隐藏程序。我已经检测到了,那是一个什么程序?”

    为什么对方会这么在乎意识力呢?在她动用别的道具时,这个数据体还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而她当时,正是用意识力包裹住了一个从土豆哥哥身体飞出来的东西,才来到这儿的……

    等等。

    林三酒一愣,突然才反应过来对方都说了些什么。

    两个脚本?

    这个数据体曾经告诉过她,对方能看出来她表面上的程序数据,当时还给她举了两个例子:一个是脖子上的【皮格马利翁项圈】,另一个是她那时拿在手里的【战斗物品】。

    但问题是,她早就已经把【战斗物品】收起来了。

    自从木屋被删除了以后,除了脖子上的【皮格马利翁项圈】,林三酒再没有叫出过任何一个东西——对面那个数据体为什么会告诉她,她现在还开着两个脚本?

    “你等一下,”林三酒急急地打断了对方源源不断传送过来的质问:“我身上有哪两个脚本?怎么会是两个?”

    “一个是触发五分钟的程序,另一个似乎是监视和传送位置的程序。”那个数据体慢慢回应道,“……看样子,你是不肯走那一条轻松安全的路了。”

    “现在!”

    来不及多想,随着林三酒的一个闪念,一股意识力已经扑了出去——她的判断没错,在数据流管库里,她还是能够使用意识力!

    转瞬之间,意识力再次包裹住了一个透明无形的东西,彻底将其与外界隔绝了开来;这一下,林三酒终于确定了,当初在土豆哥哥身体里的,同样是一个数据体。

    只不过她现在根本没有时间多想了。虽然她出其不意地暂时限制住了那个数据体的行动,但只不过是饮鸩止渴——对方如果解析出了她的意识力数据,她可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快快,”她一头就朝上方的金属板冲了过去,扑进了茫茫的幽蓝之中。层层叠叠、挤挤挨挨的白色银丝给她造成了不少麻烦;林三酒不敢碰上它们,只好不断地躲开它们绕路而行,这样拼命地逃了一会儿,没想到反倒离那块金属板越来越远了。

    “不行,我们必须得放开那个家伙了,”意老师偏偏在这个时候急急地叫了一声,“我不知道她在干什么,但是我很不喜欢她的动向!”

    “能不能把她甩远一点?”

    “那是一组数据啊!”意老师吼道,“你告诉我,怎么把一组数据甩远一点!”

    林三酒一咬牙,“那就放开吧!”

    无论如何,至少得保住意识力这一张王牌——她这个念头一落,意老师顿时撤回了意识力;她看不见那个数据体到哪儿去,但她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恐怕不多了。

    ……她还是小瞧了一个高度发达的种族。

    几乎是在意老师一放开那个数据体的同一时间,幽蓝深空中的所有银白丝线,猛然一齐亮光大盛——还不等林三酒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她已经又一次接收到了来自那个数据体的信息。这一次,对方传送过来的字句仿佛都是冰凉而平静的。

    “准备好开放吧。”

    林三酒心中一紧,正在这时,意老师猛然叫了一声:“头上!”

    她一抬起目光,只见头上金属板猛地被什么东西给炸裂了一个缺口;紧接着,一个熟悉的人影落了下来——这一切都只维持了不到短短一瞬间;一眨眼的功夫,金属板上再次恢复了原状,那个人也突然失去了踪影,仿佛刚才只是她眼花了。

    林三酒明白她没有眼花。每一个跌进数据流管库的人都会被转化成一组数据,那个家伙也不例外。

    而她也清楚地知道那个人是谁——在她身上神不知鬼不觉地放置了一个跟踪监视物品的,也只有希望能顺着她找到礼包的人偶师了。

    我感觉这一章还可以表达得更好一点,不过眼看没时间了,我就拉倒了。从下一章起就是戏肉了,我得好好筹划一下才行(现在只有一个大概想法没有具体情节填补),请问你们给我几天时间筹划?虽然数字是从0开始的,但是咱们认识这么久了,你们说0,不大好意思吧……

    涕泪满面感谢笉菀的和氏璧,感恩你在这个对我来说比较自我怀疑的时期的打赏,对我而言意义真的很大……最近觉得自己什么都写得不好,不知道你们啥时候就要弃我而去了……还要感谢LuanYu、桥本汉子、来吧正面杠、赛斯汀娜、初踏月等大家的打赏,袅袅如烟、蝉动金风、baggiao、迦南之地、&卡卡萝卜、Sky_碧澄、zzyytt2010等大家的月票,太多了,只写了一部分,只能谢谢大家的心意……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