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末日乐园

561.第561章 前方高能预警!

    第561章 前方高能预警!

    ……蹦蹦跳跳小芝麻已经在神之爱里了?

    对面的黑色皮肤男人,是她这几个月来见到的唯一一个进化者;蹦蹦跳跳小芝麻,总不会就是他吧?

    一边想,林三酒一边满腹疑虑地将【eBay】收了起来。她非常确信,自己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他,更别提有过任何牵扯了——但是对方为什么还会千方百计、锲而不舍地追着她不放?

    那人坐在沙女手掌里,似乎一时还没瞧见她,因此仍旧一动没动;趁着这个机会,林三酒矮着身子,一点一点往枣棘的背后挪了过去,很快就将一半身子藏在了他高耸的斜方肌后头。

    “你身边连一个像样的战士都没有,体型这么小,也敢自称为真神啊?”

    见枣棘始终保持着距离,不肯来接自己手掌上的进化者,沙女嗤笑了一声,将那男人扔上了自己的肩膀:“……你看我,这才多久?已经进入了巨神的行列了。既然你不肯长进,那你还不如变成我的养料,让我再强一些。”

    话说完了,她却没有动,只是将一张脸对准了枣棘——她头脸与脖颈的对比,看起来简直就像是在富士山上放了一颗篮球;在这么近的距离上视觉冲击力更强了,越发令人不知所措地惊异起来,但又挪不开眼。

    林三酒看不见枣棘的表情,却能感受到她脚下的皮肤和肌肉都正收得紧紧的。

    如果沙女连激将、威逼、利诱的手段都用出来了,看来不管枣棘怎么想,他今天都必须非得收下那个进化者不可了……

    慢慢地,她蹲下身子拽住枣棘的领口,一点一点地爬了下去。她动作轻,对方又没注意,因此爬得倒很顺利,没过一会儿就到了腰上。这儿离地面已经不远了,只要林三酒往下一跃,就能滚到地上去——遭遇沙女的地方,是一片泛黄的草原,风偶尔吹低了荒草,就露出几处残垣断壁,以及半条荒废的火车轨道,长长地从枣棘脚下蔓延出去。

    为了避免砸在什么残迹断墙上,林三酒还是又顺着枣棘的衣服往下爬了两步;就在她即将松手的时候,她猛然只听沙女高高地笑了起来:“——这就对了!”

    枣棘果然接受了!

    她一抬头,正好瞧见那个黑皮肤男人从对面一跃,落在了枣棘的肩膀上;他低下眼睛,在枣棘背后一扫,与林三酒的目光相撞在了一块儿。

    ……这的确是一个林三酒此前从没见过的人,不过她却对这张脸泛起了一种异样的熟悉。

    因为对方空洞的眼神,木然的脸,以及喉间粗大的缝线,她都不是第一次见了。

    林三酒先是一惊,又是一喜——“人偶师”这几个字刚刚闯入她脑海里,随即猛地像是被一盆冰水浇在了头上。在这短短的半秒钟之间,她突然把这大半年来的古怪和疑惑都想通了。

    下一秒,她手指一松,直直地掉向了地面。

    几乎是在看清了林三酒模样的同一时间,那一个黑皮肤男人也紧跟着冲了下来。

    “诶?”一发觉不对,天空中立即传来了枣棘惊疑不定的声音,庞大的身躯沉重地往一旁退了两步;另一具立于天地间的身体也忽然站了起来——大地随着两个神的动作而震颤起来,险些叫刚刚落在地上的林三酒没站稳。

    咚地一声闷响,当那个黑皮肤男人也跟着落下来的时候,林三酒早已经远远地冲了出去。她想不明白为什么人偶师的一个人偶会出现在沙女身上,沙女在这个局面里又扮演了怎么样一种角色;但她知道要想解决自己的困惑,最好还是避开沙女为妙。

    “你去哪里!”枣棘一声吼,果然在身后响了起来。

    林三酒来不及抽空回头看一眼,只觉脚下大地轰隆一震,差点将她颠到半空里;紧接着,沙女沉沉的声音就在天际滚了过去:“别动了,让他们去!”

    声一入耳,林三酒就忍不住愣了一下,飞快地瞥了一眼身后——在浓浓翻滚的白雾下,一具裹着红衣、直耸入云的人体,像是一座一眼望不到头的高山,伫立在不远处的草原上。她根本看不见枣棘了,想来是被沙女给彻底拦在了身后。

    而那一个黑皮肤男人,正以脚下生风的速度,紧紧地咬在她身后不放。当林三酒与两个神拉开了距离以后,目光左右一扫,发现前方一片低矮树林附近,隐约露出了一片坍塌了一半的房舍,在经年的风吹日晒中只剩下了一个个黑黑的空壳;她顿时脚下一个加速,直奔着那片残屋冲了过去。

    这儿看起来像是一个村镇的残余,零零落落的断壁依稀还能叫人看出房屋的模样,也不知被毁了多长时间。一条石砖路穿行在灰黑的废墟里,被藤蔓、杂草侵蚀得斑斑点点;偶尔几条房梁和几半屋顶,交错地搭在一起,好像随时都能崩塌成一片碎屑。

    林三酒看准了一处倒塌开裂的废墟,趁着身后那人偶没追上时,一闪身躲进拐角后头,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远方。

    ……远方的草原上,空空如也。

    沙女和枣棘,竟不知何时都已经消失了,也许回到了白雾上方。

    林三酒喘了几口气,慢下步伐,悄无声息地站住了。她站在废墟拐角后,一边等着那个人偶追上来,一边叫出了【龙卷风鞭子】;东西一捏在手里,她就下意识地将附近环境扫了一遍。

    随即她的目光就顿住了,又慢慢地移了回去。

    在这片残垣断瓦的不远处,是一片稀稀落落、枯瘦矮小的树林,在树与树的间隙里,遥遥地透着来自远方的沙黄色;在最前方一棵树的细细枝杈上,系着一条已经脏成了灰黄色的东西。

    林三酒微微地张着嘴,盯着那片小小的灰黄色、以及树林后隐隐约约的沙漠模样,望了好一会儿,心脏砰砰地跳了起来——那似乎是一条毛巾。

    不会吧?

    ……不会这么倒霉吧!

    她才在心里低低骂了一声,耳朵却突然捕捉到了一个极细微的响动。身体比意识还要先一步有所反应,林三酒一个拧身扑了出去,还来不及转眼去瞧,紧接着只听“啪”地一下轻响,一阵被激起的风就打在了她的后背上。

    林三酒急急一转头,只见那个黑色皮肤的男性人偶,正慢慢地踱步从拐角后走了出来。而她刚才立足之处,现在已经找不到了——荒草、断砖,就像是被洇开了一样,含含糊糊地只剩下了一团纠结模糊的色块,再也没有了任何形状。这景象怪异极了:天地间的一切都还清清楚楚、边界分明,只有这一片,被揉成了一团含混。

    用活人做成的人偶,好像的确是能够保留生前的能力;但林三酒想不到,连具有如此威力的进化者,都被人偶师给做成了一具行尸走肉——如果她刚才避得晚了半秒,现在她的双腿就也是那一团色块里的一抹肉色了。

    黑皮肤男人一张面皮上,连半丝表情也没有,仍然木呆呆地一步步朝她走了过来。

    “你主子呢?”林三酒冷笑一声,不等他有所回应,【龙卷风鞭子】一卷,顿时一股暴烈旋风便呼啸着卷向了那一个人偶——她不指望这一下能起多大作用,脚下一蹬,借着风势遮掩也扑了上去,手上早已打开了【天边闪亮的一声叮】。

    然而不等她靠近那黑人人偶,林三酒忽然汗毛一立,猛地刹住脚便向后跃了回去——因为风声突然消失了。

    一大团高高的色块,含含混混,模模糊糊地旋转在天地间,竟连刚才那一股旋风都卷在了里头,成了色团里乱七八糟的颜色。黑皮肤男人一抬手,色团停止了旋转,“哗啦”一下在地上摊开了一地的碎渣,那股风早就无影无踪了。

    林三酒呼了一口气,感觉到后背上滑下了汗珠。

    想要对付这个人偶其实不难,她至少有好几种办法能将他干掉,但是她却偏偏哪一种也不能用——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人偶一旦被毁,它所在的地点就会立刻被人偶师知晓;就算她到时马上就跑,也暴露了自己所处的范围。

    最好的办法,是将它打飞了,才不至于把它身后的人招上门。可是这个男人偶,好像能将身边的一切都化为色团,实在太难接近了……

    林三酒一边想,一边忍不住又看了一眼远处的小树林。

    这一眼,叫她忽然想明白了,不仅暗暗骂了自己一句——怎么能这么傻!

    “你要怎么样?”她朝那人偶喊了一声,“你能不能说话?”

    那人偶当然是不能的。他方方正正的脸上,连一丝波动也没有,眼珠都没有转过一次;被林三酒的攻击阻了一下以后,他又迈开了脚步,直直地朝她走了过来。

    林三酒不退反进,又是一鞭子龙卷风击了出去。

    毫无例外地,这一次的风团也被化成了一片色块;那黑皮肤人偶一挥手,色块便被他扔了出去,抬手就朝色块后方的林三酒抓了过去——看见她竟然离自己这么近,任何一个有神智的人,此刻都怕是会起疑心的;只可惜,人偶没有神智。

    林三酒不躲不避,胳膊一下子便被扣住了,心猛地提到了喉咙眼儿。

    这一秒仿佛被拉得漫长极了;然而这一秒钟终究还是过去了,她战栗着吐出了一口气,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还好,它还是原来的样子,不是色团。

    ……她猜对了,这个人偶果然只是为了抓住她,而不是要杀掉她。

    “等你见到你主子,”林三酒冲那人偶低低一笑,“代我向他问好。”

    话音一落,她开启了【天边闪亮的一声叮】的手,便已经轻轻覆盖在了人偶的手上。在他冲天而起的时候,林三酒后退一步、使劲一拽胳膊,总算是将手臂借机狠狠地抽了出来——至于皮肤上火烫的抓伤和红印,那都不算什么了。

    人偶在眨眼之间,便成了天际的一个亮点;收回目光,林三酒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你可以当面向我问好,用不着它代劳。”

    当这一句话传入耳朵里时,林三酒只觉自己半边身子都僵成了冰,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缓缓地转过了身去。

    在神之爱仿佛永远缺乏日光的环境里,人偶师看起来更加苍白了。他体形比过去还要单薄瘦弱,看起来竟像是由一张白纸折的一样;尤其是他一双眼睛周围的银色亮粉,更为他添了几丝没有血气的惨白,没有半点活人气——

    他身边一个人也没有。

    微微一笑,人偶师低下头,黑发顿时遮住了他的半边脸。

    “好久不见了,林三酒。”

    林三酒呆呆地望着他,说不出话。就算早就猜到了,但当人偶师突如其来地出现在她面前时,她还是忍不住心中的惊涛骇浪——过了几秒,她决定装傻。

    “真的好久不见,”她强挤出了一个笑,“你后来怎么样啦?回中心十二界了吗?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人偶师交握住双手,黑色皮革从他指尖起,一路缠绕蔓延至胸口,在脖子上形成了一个高高的皮领,只露出了他尖尖的下巴。

    闻言一笑,人偶师轻声说道:“是我叫沙女通知我的……我嘛,挺好的,后来我去了无尽隧道。”

    就算林三酒想装傻,也装不下去了——她面上肌肉一跳,没了笑容。

    “你……蹦蹦跳跳小芝麻就是你。”她呼了一口气,低低地说道,感觉最后一丝侥幸也像冰雪一样消融了,留下了彻骨的凉意。“……为什么?”

    人偶师阴鸷的笑容,就像是雨天沉沉的乌云。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他抬起手臂,隔着咯吱作响的皮革,在当初受伤的地方轻抚了一下。“咱们都是从星空游乐园里出来的……我以为你应该很清楚。没有什么子宫计划,从一开始就没有。”

    林三酒死咬着嘴唇不说话。

    “我参加那一个副本,是为了它的终极奖品。只是后来出了一点意外,我没有拿到星空游乐园的终极奖品……没想到,你反而拿到了,而且听说你还一直保留到了现在。”人偶师轻声细语的时候,也改变不了他阴沉沉的语气:“以你那种假惺惺的个性来说,怪不得不肯开它……嗯,我很高兴。”

    “你寄存在我这里的朋友……一只猫,还有一条虫子,就拿那个礼包来换吧。”

    是谁千呼万唤让猫和人偶师出场的,举起你们的手来

    这是我憋了好几个月,给你们一众猫粉,人偶师粉,礼包粉预备的天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觉得真的很合理吗,换我我是人偶师我也这么干啊

    我甚至有种冲动,想在这里断更……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