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 凤朝江山

719.第704章 隐隐不安

    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或许雪三千还真有可能摔个半身不遂。要真是那样,那她罪过可就大了!

    雪三千不回话,只是抿着双唇,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静静欣赏佛狸为自己紧张的模样。

    佛狸真的被雪三千的样子吓坏了!她急了。

    “你……你不会摔残了吧?”

    再次想哭。

    如果雪三千摔残废了,按照责任归咎的话,佛狸可是要对雪三千负责的啊!佛狸可不想一直陪着个残废!

    雪三千忽然之间坐起来,脸颊凑到了佛狸面前,暧昧不明地说道:“哪那么容易残?我还没当新郎官呢?”

    “你……你竟然骗我!”

    佛狸哭笑不得,气恼地抡起拳头,便往雪三千身上狠狠砸了去。

    “啊!~”

    雪三千又忍不住低吟了一声。

    佛狸蒙了。

    “你到底有事没事啊?”她紧张地问道。

    现在的她,真是傻傻分不清,雪三千到底是真的没事还是装着没事。

    “没事!走吧!”

    雪三千忽然没事人一样站起身,给佛狸摘掉头发上粘着的树叶,径直就往山坡上走了去。

    佛狸乖乖地跟在身后,什么也不说了。

    两人走到山坡上,刚刚疯癫的马匹现在已经安静了下来,甩着马尾,吃着青草,静静地站在了树干旁边。

    “怎么办?还要骑马吗?”雪三千站在马的旁边,幸灾乐祸地说道。

    “不骑了!不骑了!打死我也不骑了!”佛狸听见骑马,顿时又是吓得大惊失色。

    “那怎么办?要不,不去了?!”雪三千故意挑了挑眉,装模作样地逗佛狸。

    “不行不行!我们一定要去!一定要去!”

    这家伙~竟然想逃!

    佛狸心中以为,雪三千说这话就是为了不带她去找仙人草。

    “那你说怎么办?你又不会骑马,又非要去,总不能让我陪你走着去吧?”雪三千瞄着佛狸,刻意摆出一副很是为难的样子说道,“这走去还是小事,怕只怕真的走去了,药也采着了,可这来回耽搁的时间太久,药拿回来的时候,却已经枯了!到时候不能用了,可真就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了啊!”

    “枯了?”

    佛狸听着雪三千的话,心里如同火烧着了一般。

    她绝对不能让草药枯了!

    “那……那你骑马载我好了!你载我去!”

    她主动央求雪三千骑马载着自己。

    守在身边,雪三千肯定逃不了的!

    “男女授受不亲!你这样让我载着去,真的好吗?”雪三千面无表情,心底却是早已经乐坏了。

    他早就应该这么做的!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为了让时梅能够早点好起来,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在我们那个世界,男女之间亲亲我我的,都属正常情况!你休想拿你们这里的规矩,约束我!”

    佛狸狠狠瞪了一眼雪三千,埋怨雪三千心底不想陪她去找仙人草,而雪三千听佛狸这么气恼地说,就顺势装作无奈地答应了下来。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上马吧!”伸手邀请佛狸上马。

    佛狸又白了一眼雪三千,不服气地自个儿爬了上去。

    雪三千嘴角扬起一丝得意的微笑,纵身跳上马,紧挨着佛狸坐到了马背上。

    “驾!——”

    雪三千两手拽紧缰绳,策马走了起来。

    “哎!你慢点!你慢点!我坐不稳!”

    有了刚刚骑马的恐怖经验,佛狸已经留下了深刻的阴影。

    她紧张不安地在马背上动来动去,不知道手到底该抓哪里好。

    这时,一条强壮有力的手臂忽然紧紧环住了她的腰,让她动来动去的身子忽然安定了下来。

    她下意识地转头看向身后。

    林荫处投下来几道和煦的阳光,照耀在雪三千精致绝伦的半张脸颊上。刀刻的轮廓,浓而飞扬的剑眉,一双炯炯有神的黑瞳,专注地看着前方,英挺的高鼻下,时而翕动着一张水润红嫩的薄唇,高声疾呼几句“驾、驾”。

    这认真的样子,真不让人忍心打扰!

    算了!还是不要打扰他了!尽快到达才好!

    于是,佛狸转过头,当作自己什么也没有察觉,扶着马颈,专注地看着前方,任由雪三千揽着自己一路向前。

    经过许久的奔波,到了午后,两人来到了一片幽静秀美的深山溪流处。

    雪三千停下马,左顾右盼,仿佛在山里找寻什么踪迹。

    此时,坐在马背上的佛狸,得了这个空隙,终于忍耐不住自己浑身的酸痛,急忙揉捏起了自己的肩膀和脖子。

    “哎呀!好痛!……好痛!”

    从来没有骑过马的佛狸,坐了这一天的马,已经腰酸背痛地坐不住。

    “累了?”雪三千看见佛狸疲倦的样子,关心地问了一句。

    佛狸回头,冲雪三千点了点头。

    “是有点!”

    “那下来休息一会儿!”

    “好啊!”

    随即,雪三千跳下马,伸手非常绅士地邀请佛狸下马。

    然而,佛狸并不领情,推开雪三千递来的手,自己冷哼了一声,便大胆地从马背上直接跳了下来。

    雪三千无语地摇了摇头,瞥了一眼身边不远的溪流,又道:“我去接点水!”

    走了大半天,该喝水了!

    佛狸没有回应,只往四周看了一眼。

    周围蓊蓊郁郁的全是灌木树丛,一层树木叠着一层树木,阔叶林林,寂静无声,遮下一片片幽暗的树荫,让人情不自禁有一种阴森森、毛骨悚然的感觉。

    佛狸禁不住皱起眉头。

    “怎么感觉~老有人盯着我?”

    强烈的第六感。

    “可能~是我自己太紧张了!”

    树丛中并没有看到什么。

    于是,佛狸又弯起笑颜,奔着雪三千所在的溪畔去了。

    因为出行匆忙,雪三千与佛狸除了贴身随带的东西之外,并没有准备其他之物,所以他们想要喝水,就只好自己制作工具。

    雪三千瞅了一眼四周,瞄见旁边的一颗阔叶老树,用自己随身携带的那把长剑,斩下一片落叶,挑选了其中两片看起来比较宽阔、光滑的树叶,做成漏斗状用来盛水。

    佛狸悠哉悠哉地走了过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