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 凤朝江山

614.第610章 一进一出

    “好了!谢谢你!我知道了!你们回去吧!”

    佛狸记住了地址。

    轿夫:“姑娘是要自己走过去吗?”

    “嗯!我自己走过去!要不然,我得被你们颠死了!”佛狸苦恼地说道。

    “那公子知道了,会不会怪罪我们?”

    轿夫有些担心白袍男子会找他们的麻烦。

    “不会的!不会的!有我在!你怕什么!你放心地走就是!”

    佛狸摆了摆手,拍了拍胸脯保证。

    “那好吧!小的先告退!”

    既然佛狸都这么说了,那轿夫也就没有理由再坚持了。

    “走吧!走吧!”

    “走!——”

    一声长唤,轿夫与其他几名轿夫抬着个轿子,慢慢悠悠地离去了。

    “唉!可算走了!”

    佛狸看轿夫走远,痛快地舒了一口气。

    “就在这条街上,一里路,周围还有棵银杏树……”

    佛狸嘴上念叨地个不停。

    “好嘞!我也走了!”

    说时迟那时快,佛狸话音还未落地,一溜烟的功夫,她却一个转身,就这么凭空不见了。

    转眼,佛狸来到了一棵银杏树旁。

    “银杏树?”

    佛狸看到面前一棵老枝纵横,树干又粗又壮的银杏树,认真地又确认了一遍。

    她看着银杏树旁真的有座名字叫作“月合殿”的宫殿,心里确信无疑。

    “没错!这就是我要来的地方!”

    于是,佛狸风风火火地走了进去。

    佛狸还未走到殿前,却忽然听到大殿里传来男人议论自己的声音。

    男子A:“哎呀!三皇子!今天你们抓回来的那个女人,可真是个怪人啊!”

    男子B:“是啊!是啊!真是个怪人!她竟然能让弓箭转弯?真是不可思议!真是不可思议!”

    男子C:“你们说,她是不是山上下来的什么妖孽,会一些法术啊?才会……”

    妖孽?说谁是妖孽?

    一秒后,佛狸反应过来。

    竟然说我是妖孽!我这种超智能的星星人活了一千年,还是第一次听别人说我是妖孽呢!真是气死我了!

    “你才是妖孽呢!谁说我是妖孽!!”

    佛狸忽然走了进去,气嘟嘟地掐着腰,恼羞成怒地瞪着议论自己的几个老男人,心里憋着怒火想要发泄。

    几个老男人闻声抬头,见佛狸内穿着一件薄如蝉翼的霞光云影的白色缀花式的紧身胸衣,腰束着的石榴红色软烟香罗裙,外罩一件赤红色的逶尾拖地薄纱,头上梳着秀美的灵蛇髻,发中簪着一支白色的梨花玉簪,鬓若刀裁,眉叶弯弯,顾盼盈盈,烈焰红唇,无粉而娇的样子,简直惊呆了。

    白袍男子、长衫男子与锦衣少年见着佛狸的模样,也都实打实地惊呆了。

    他们并不是因为佛狸生气反驳的一句话,而是因为佛狸忽然从一个满脸污垢、面貌不堪入目的乞丐,瞬间变成了一个面若桃花,眸似流星,肌如白雪,身犹杨柳的绝世佳人。

    他们万万没想到,一个从坑里爬出来的女子,竟然出落地如此轻灵秀气、与世绝俗。不仅看起来说不出的温柔可人,而且娇柔婉转之际,还美艳得不可方物,尤其配上这一别致轻盈的灵蛇髻和一身明艳的红衣裳,飘忽仙乎,如此一个冷傲灵动、与众不同的女子,能不让他们惊艳地看傻了眼吗?

    可佛狸看着他们呆呆地看着自己,却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是我太凶了?

    佛狸以为是自己太凶了,才让这些人都大吃一惊。

    “你们~都看着我干嘛?”

    佛狸见白袍男子和长衫男子都这样睁大眼睛看着自己,脸上一臊,却觉得有些难堪了。

    “是我~太凶了吗?”

    锦衣少年顿时起身。

    “你是谁?哪里来的?怎么这么冒冒失失的就闯进来了?”

    锦衣少年走到佛狸面前便开始询问。

    虽然进来的是个美女,但看见不认识的,他好歹也得查明一下身份!毕竟,现在是非常时期!

    不会吧!这才一会儿的功夫,这小子就装作不认识我了!还真是现实啊!

    佛狸惊讶地看着少年,忍不住想要抡起拳头。可她拳头举到了眼前,还没挥出去,她却又长叹了一口气,忽然放下了。

    “不是他叫我来的吗?还用轿子抬我来的!你怎么只问我,不问他啊?!”

    佛狸用手指着白袍男子,心里憋屈。

    明明是他叫我来的,为什么怪我?!要不是他用轿子抬我来,这么远的路,我还不来呢!

    “表哥?”

    锦衣少年又走到白袍男子前。

    “表哥,你认识她吗?”

    锦衣少年竟然还没认出佛狸来!

    “认识!”

    白袍男子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表情依旧淡去如风。

    “表哥竟然认识她?”

    锦衣少年纳闷了。

    “没听说过表哥还认识这么漂亮的姑娘啊?”

    锦衣少年心里忽然非常羡慕白袍男子。

    “哎!表哥!你跟我说说,她是哪家的姑娘,今年多大了?有没有夫君啊?……啊?”

    锦衣少年双眉一挑,眼中一亮,居然变得八卦起来。

    “这个……你得问她!我不敢擅自妄言!”

    白袍男子表面上对佛狸淡如止水,但话语中却总是透着一丝更加深刻的涵义。

    仿佛之间,让人感觉他与佛狸关系非同一般。

    “喂!你说什么呢!”

    佛狸见锦衣少年如此愚钝,话里还想勾搭自己,完全目无尊长的样子,一下子急了。

    她上去猛地拍了下锦衣少年的肩膀。

    “什么夫君!我才没有夫君呢!”

    佛狸誓要与锦衣少年论个清楚。

    这面子不算重要,可这清白可是非常重要的!

    锦衣少年吓了一跳,转身愁眉苦脸地看着佛狸。

    “我说姑娘,我们才刚认识,咱能不能温柔点,轻轻地来啊?”

    锦衣少年欲哭无泪。

    “什么刚认识!你好好看看!是我!是我!”

    佛狸指着自己的鼻尖,一再强调让锦衣少年好好看看自己。

    “是你?……你是?”

    锦衣少年仔细打量了半天,忽然感觉这人的神态举止和他刚认识的一个女人很像。

    “是我啊!就是那个从坑里爬出来的……会这样这样的……那个姐姐!”

    佛狸比划着她之前操控弓箭时候的动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