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 凤朝江山

484.第483章 “实属空前”

    “‘有风不动无风动,不动无风动有风。(打一物)’”她轻轻地读了出来。

    “‘有风不动无风动,不动无风动有风。’这是谜面?看起来倒是挺诗情画意的!”

    冯楚楚也凑了过去。

    她看了一眼灯上的谜面,忽然觉得,这猜灯谜倒也算是件有情致的事情。

    “这谜面上的东西,好像很熟悉啊!”

    林月琴忽然感觉这谜底莫名的熟悉,可她一时半会儿,又想不出来是什么。

    这时,冯楚楚手托着下巴,认真地思索起来。

    “有风不动无风动,不动无风动有风。’动有风……动有风……是扇子!”她忽然想出了答案。

    “姐姐真聪明!一猜就中!”

    冯诞随即拍手叫好。

    “唉!真没意思!这么简单!”

    冯楚楚忽然嘟了嘟嘴,装作一脸无趣的样子,而自己心里却早就已经乐开花了。

    既而,林月琴见冯楚楚不满意,急忙又替她襟来一盏长方体状的牛皮灯。这牛皮灯的一面绘着孔子的画像,另一面则题写了一则灯谜。

    “那我们再猜这个吧!‘玫瑰今凋后,梅花始放彩。’也是打一物。”林月琴看了看谜面,又笑盈盈地说道。

    这回,冯楚楚看到这个牛皮灯上的灯谜,却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珍……珠……母?

    “这是个什么东西?”

    这谜面上的东西她没有接触过,所以,她有些猜不准了。

    她愣了两秒,可就在这时,她身畔的林月琴却突然说出了答案。

    “是珍珠母!”林月琴万分肯定地说道。

    “珍珠母?珍珠母是什么东西?”

    冯楚楚与冯诞不约而同地看向林月琴。

    “珍珠母是一种蚌类的贝壳,煅用之后,可以入药!这药甚好,不仅可以平肝潜阳,还可以镇惊安神!”

    林月琴帮着林之弦打理药材进出一事已有多年,对于药材她是最熟悉不过的了。

    “嗯!是珍珠母!没错!”

    冯楚楚伸出右手食指,赞同地点了点手指。她早先猜得没错,确实就是她所不知道珍珠母。

    “姐姐怎么也看出来了?为什么,就我没看出来?”

    现在,唯独冯诞反应迟钝,至今还没有看出来了。

    “笨蛋!”冯楚楚当即给了冯诞一脑袋瓜子。

    她嗔嗔地解释道:“你看!‘玫瑰今凋后’,凋指的是前面三个字后面的部分都去掉,就只留下‘王、王、人’三个字,而“梅”字花开,指的是要‘梅’字拆开来用,至于最后的“彩”字,你要把开始的部分扔掉,只留下三撇,然后再与前面的字拼合,最后就成珍珠母三个字了。”

    “哦!原来是这样!还真是这样看的啊!”

    面对如此复杂拆字又拼字的玩法,冯诞真是有些技不如人了。

    “笨!~这些年你跟着游先生,可真是白学了!”冯楚楚又娇嗔地怪了一句冯诞。

    “哪有吗?我只是一时没参透而已!”冯诞替自己感到委屈。

    长这么大,他还没猜过几回灯谜,这次一猜灯谜,竟然遇到这么难的题目,他当然觉得委屈了。

    冯楚楚不听解释,只又向冯诞递了个埋怨的眼神。

    “你们在这呢?”

    正在这时,拓跋弘忽然从身后寻了过来。

    刚刚冯楚楚离开之时,他还在席上应付着没有过来的大臣,这会子,刚刚应付了事。

    “陛下!”

    “陛下!”

    冯楚楚与林月琴习惯性地行了个问安礼,冯诞恭恭敬敬地俯首作了个揖。

    “哦!不必拘礼了!今天是团圆节!我们就当是一家人!不要再客气了!”拓跋弘急忙向行礼的三人表意。

    每次冯楚楚这样对他,他都觉得很是见外。

    “陛下也来猜谜吗?”冯诞忽然好奇地问起拓跋弘。

    “嗯!朕来看看!反正闲着也是无聊!”

    他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刻意奔着冯楚楚寻过来的。

    “那陛下也猜一个吧!……这个怎么样?”

    林月琴急忙襟了个合情合意的灯谜过来。

    “花中珍品见真情,一茎两苞恩爱花。打一植物。”

    她总是暗地里想要帮他撮合冯楚楚。

    “这个简单!是并蒂莲!”拓跋弘只是瞥了一眼,便猜准了答案。

    “哎呀!陛下真是神了!竟然一猜就中!”

    冯诞唏嘘不已,拍手称绝。

    他们谁也没想到,这拓跋弘脑子竟然转得这么快,想都不用想,就给出了答案。

    “这有什么神的!花开并蒂,永结同心!还会有人不知道吗?”

    拓跋弘却笑了笑,谦虚了起来。

    “那陛下再猜一个!这个!‘大禹’。打一四字常言。”

    林月琴这回挑了个非常有难度的谜面。

    “这是个什么常言?好像很难啊!”冯诞又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这些个谜语一个比一个难,他实在是有些吃力了。

    “好像……是很难!”林月琴面露忧色,也赞同地说了一句。

    她本来想让拓跋弘在冯楚楚面前表现一下的,可这下子,要大失所望,甚至还要让拓跋弘出糗了。

    “大禹……大禹……四字常言!”

    冯楚楚遇见这么难的题目,这回也真正起了兴趣。

    她刚想认真地猜一猜。

    “谜底是‘实属空前’。”

    拓跋弘却又忽然笑笑地说出了答案。

    冯楚楚诧异地转过头,呆呆地看起了拓跋弘。

    此时此刻,她真的觉得这个拓跋弘真是帅的无可救药!

    “啊!陛下猜出来了!这么快!”

    冯诞激动地晃着林月琴的玉臂,整个人惊喜地找不着东南西北。

    林月琴摘下灯,看了看灯里藏着的那根写了谜底的竹签。

    “陛下猜对了!”她惊喜地说道。

    “这回姐姐可慢半拍喽!”冯诞得意洋洋地晃着脑袋,一副涨了底气的模样。

    “你这家伙……”冯楚楚气嘟嘟地瞪着冯诞,心底不服气。

    “光猜出来没用!还要说出来自己是怎么猜到的!能说的出来,这才是真本领!”

    冯楚楚别过头,故意刁难拓跋弘。

    然而,这却并没有难倒英明睿智的拓跋弘。

    拓跋弘淡淡地笑了笑,用手指了指林月琴手中花灯上的谜面,接着委婉地说道:“其实,这个谜底并不难!就是把“大禹”二字与“实”和“属”两个字联系起来看,就知道答案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