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凤朝江山

192.第191章 父子相谋

    小新成说完,便转身意欲离去。他走了两步,见拓跋靖仍是一动不动,便又厉声喝道:“愣着干嘛?还不跟我回去!看你回去怎么向你母妃交代!”

    “王爷慢走!”曹德腰躬地似乎这就要摸到地。

    拓跋靖仍是无动于衷,只是气嘟嘟地瞪着小新成。

    “少爷!走了!回去了!”小厮一边嚷着,一边往外推着气恼的拓跋靖。

    终于,推推搡搡之中,拓跋靖跟着小新成离开了廷尉。

    “那曹大人,我们也先回去了!”见小新成父子离去,李惠也打算打道回府。

    “郡公请!”曹德却是见风使舵的一把好手。

    李惠父子两人拜过,这便也跟着出了廷尉。

    “父亲!刚才为何要打我一巴掌!”才出了廷尉,上了马车,李洪之便纳闷地问起了李惠。

    “哼!我不打你,你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呢!”李惠心里憋着一股怨气。

    “父亲怎么这么说?”李洪之更是一头雾水,被说得稀里糊涂。

    “那济阴王是当今陛下的皇叔,曾救过陛下一命不说,还是太后的老情人,在朝里党羽众多,势力庞大,你这般欺负他的儿子,我要是不打你一巴掌,替他出出气,他还能饶得了你?”李惠早已将小新成的底子,摸得一清二楚。

    “这济阴王原来这么厉害!难怪父亲见到他,都要低声下气,看来孩儿今天真是惹错了人!”李洪之恍然大悟,心中懊悔不已。

    “还好这济阴王好说话,要真是碰上个较真的王爷,你今天恐怕真要下大狱了!”李惠长叹了一口气,继而也庆幸自己儿子惹到的是小新成。

    “孩儿知错了!孩儿以后一定会小心谨慎,不会到处招惹是非了!”李洪之经此一事,吃一堑,长一智。

    “知道了就好!另外,叫你回来不是让你来吃喝玩乐的,是有正事让你去办!”李洪之从秦州回来,便径自去了青楼快活,如今出了事,父子两人才刚刚相见。因此,有些事,李惠还没来得及吩咐李洪之。

    “父亲请吩咐!”这李洪之贪财好色,虽然一无是处,却唯独是个孝顺的好儿子。

    “你回秦州之后,记得暗中招募些人手,偷偷培养起来,兴许,以后有得用!知道了吗?”李惠又叹了一口气,郑重地嘱咐道。

    为了翻身,他也算是拼了。

    “孩儿明白了!”

    ……

    济阴王府。

    “你给我进去!”小新成领着拓跋靖回了府,便气恼地将拓跋靖摁进了房中。

    “怎么了?”贾雪婷闻声,便急急忙忙地却从内室赶了过来。

    她见拓跋靖满身是伤,而小新成却是横眉怒目,不禁心疼地叫道:“靖儿!你怎么了?怎么脸上都是伤?”

    “母妃!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拓跋靖一副男子汉硬气坚强的模样。

    “还说没事!这脸上都肿了!”贾雪婷掏出手绢,一边轻拭着拓跋靖身上的伤处,一边又开始泛起泪花。

    从小到大,这拓跋靖哪里受过这种苦。

    “你问问他!他今天都去哪了?”

    小新成这才要真正发威。

    贾雪婷听小新成这么一说,也跟着好奇地问道:“靖儿,你今天都去哪了?为什么会是满脸是伤?”

    “我,我……”拓跋靖低沉下头,开始吞吞吐吐。

    “你到底去哪了?”贾雪婷紧追着拓跋靖的目光,问个不停。

    “哎呀!母妃就不要问了!”拓跋靖仍是不愿回答。

    “他今天不仅去了满春院,还去了廷尉!”小新成痛心疾首地说道。

    “什么?你怎么去了那种地方?”贾雪婷蛾眉紧蹙,也开始质问拓跋靖。

    “他今天去满春院,因为一个姑娘,就与南郡公家的公子大打出手,最后还被抓进了廷尉!”小新成怒不可遏地叫嚣道,“我的脸都快被他丢尽了!”

    “你的脸早就丢尽了!跟我有什么关系!”拓跋靖听言,却也是愤怒地反驳道。

    “你还敢还口?看来,我今天不教训你,你是不会反省了!”小新成说罢,便怒目圆睁,这就要甩出巴掌。

    “王爷!”贾雪婷泣不成声,努力拦下小新成挥来的手掌,继而哀求道,“你要打就打我吧!”

    “你打!你尽管打!你再怎么打,也改变不了你去找太后的事实!”见贾雪婷为自己苦苦哀求,拓跋靖却是心里酸楚难耐。他挺身上前,字字铿锵,意欲为自己的言行负责。

    “你!”小新成听言,两眼恶狠狠地瞪着拓跋靖,心中既恼火又羞愧。

    “你整天去找太后,一心想要跟太后一起!我和母妃的死活,你关心过吗?没有!你压根就没关心过!现在你还想来教训我,你根本就不配!根本不配!”拓跋靖不知攒了多少年的怨气,今日却通通都发泄了出来。他一口气把话说完,紧接着,头也不回地、怨恨地离去。

    “靖儿!靖儿!”贾雪婷苦苦地看了一眼小新成,继而跟着拓跋靖追了出去。

    拓跋靖伤心难过,疯了一般得冲上街去。他无头无脑地像一头野马,在街上乱跑了起来。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母妃那么好的一个女人,而他的父王就是不爱她,反而去爱一个不可能的人。

    “哎呀!”一十三四岁的青衣女子,却突然忍不住尖叫出来。

    拓跋靖擦肩而过,听闻尖叫声,却又折返了回去。

    回来他才发现,刚才尖叫的地方,正站着一位欲哭无泪的青衣女子。

    女子浓眉大眼,明眸皓齿,娇俏的花靥上,高挺着一个秀丽的瑶鼻,鼻下无笑,却嘟起了一张粉嫩嫩的小嘴,看起来楚楚可怜,甚是委屈得很。

    她怎么了?

    拓跋靖不禁好奇起来。

    半晌,女子站在街上仍是一动不动,她两眼低垂,还在直勾勾地盯着地上躺着的一串糖葫芦。

    拓跋靖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他刚才跑得快,在人群中穿梭的时候,将青衣女子刚买的糖葫芦碰落在地。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不是有意的!”拓跋靖的心“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嘴上开始念念叨叨地急忙道歉。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莽撞?在大街上跑,都不看人的吗?”青衣女子皱着眉,嗔怪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