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凤朝江山

66.第66章 意外怀孕

    终于,小新成从怀中拿出一个精致的白玉瓶。

    如果不是他以前受过伤,他也不会将配好的药随时带在身上了。

    小新成将药粉往伤口上撒了又撒,看到血迅速的凝住之后。他轻轻的合上冯清如的衣衫,守候在一旁。

    小新成紧紧的握住冯清如的手,只期盼着她早点醒过来。

    这时,拓拔濬竟闯了进来,小新成猛的站起身。

    拓拔濬无心再责罚小新成,只直勾勾的看着冯清如憔悴的模样,俯身便想要上前察看。

    “别碰她!”小新成忽的拦住了拓拔濬。

    拓拔濬站起身,两人站在榻前,恶狠狠的瞪着对方。

    “你的心真的好狠!竟然能对清儿下得去这么重的手!”小新成冷冷的说,他本不相信拓拔濬真的会下狠手。

    “朕做什么,都不需要你说什么。”拓拔濬仍是不愿解释,只佯作一副威严的姿态。

    “我还以为你真的很爱清儿,看来我是错了!”小新成大失所望。

    “爱她不爱她,都是朕自己的事!不管朕爱不爱,她都是朕的女人!”拓拔濬霸气外漏。

    “你得到她的人,得不到她的心!”小新成一语中的。

    “朕得到她的人便够了!”拓拔濬哪能不想得到她的心,他一直都想。

    “我要带她离开这!离开你,她就不会再受到伤害。”小新成直言不讳。

    “你敢!”拓拔濬横眉怒目。

    “那就试试!”说罢小新成劈掌而去。

    两人你一拳我一脚,打的不可开交,难舍难分,却始终分不出来个胜负。

    打斗的声音仿佛惊动了冯清如,昏昏沉沉的她嘴上还碎碎念念的说着什么。

    两人马上抽手停止,急忙凑上前去。

    “小新成!小新成!”意乱神迷之际,冯清如的嘴里仍是呼喊着小新成的名字。

    拓拔濬确确实实被伤个透彻,他冷冷的说道:“既然你们这么逼朕!那就不要怪朕!”

    拓拔濬喝令:“来人,把济阴王轰出皇宫,不得让其再入宫门半步,只要他再入宫门半步~斩!”

    “你阻止不了我的!”小新成狠狠的说道。

    “送王爷出宫,让郡主好好养伤!”拓拔濬一直没有真的想要杀害自己的兄弟,只是他们爱上了同一个女人,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或许,这就是命运。

    ……

    之后的一个月,长秋宫顿时清净了不少。拓拔濬白日里没有再去长秋宫,只是偶尔晚上趁着她睡着了的时候悄悄探望。

    他真的怕她会讨厌自己。

    拓拔濬误宠幸了李萌生,心里愧疚,于是便封了她为夫人,并且让她搬到了以前自己住的安昌殿。他整日流连在各个女人之间,迷醉声色犬马,一味的借酒浇愁。

    他越来越喜欢乙萼那了。

    二月,一个万物萌生的季节,褪去了冬日的冷酷,却披上了一层柔情。

    冯清如伤已大好,懒坐桌前,正准备用膳。忽然,她看着一桌精致的菜肴,却捂着口跑到殿外直吐了起来。

    红鸠急忙追出去问:“贵人怎么了?”

    冯清如摇了摇头,宽慰红鸠说道:“可能这些荤菜油味过重,所以觉得有些恶心!”

    红鸠急忙说道:“那我让厨子给娘娘做些清淡点的,不要总是这么大鱼大肉的,我看着都觉得恶心了!”

    冯清如点了点头,微微的笑了笑。

    红鸠这便去收拾桌子,准备换菜。

    冯清如看着院中古木又抽出了嫩芽,摩挲着自己的小腹,心里却想:为何我这个月的例假还没有来?难道……?

    冯清如越想越开心,却越想又越不开心。

    冯清如推算了下自己的日子,她又想,如果真是那天,肚子里又真是一个孩子,那这个孩子究竟是谁的?

    想到这,冯清如惊恐万状。如今只有瞒下,才可以求得平安。

    这个二月,拓拔濬却尤其的繁忙。司空京兆王杜元宝引诱建宁王拓拔崇和其儿子济南王拓拔丽谋反,率兵逼京。

    拓拔濬御驾亲征,尉迟元、源贺陪一同赴战。

    冯清如却因此得了空,整日躲在自己宫里偷偷摸摸的绣些小孩子的物件,过的很是舒服惬意。

    她满怀欣喜的迎接这个小生命的到来。

    一眨眼,便又到了阳春三月,拓拔濬大获全胜,赐死了谋反的诸人,凯旋归来。

    刚回到太华殿,各宫便来人禀报,李萌生与乙萼等人已有身孕。

    拓拔濬喜不自胜,念叨着自己终于要有儿子了,卸下盔甲,便兴高采烈的前往各宫探望,并厚赐了珍珠玉器,安胎补品。

    这一刻他真的将后宫里的那个冯清如彻彻底底的忘却了。

    三月的天气晴多雨少,每一天都是那么的阳光明媚。

    太医说,怀孕的人要多出来走动走动,多呼吸些新鲜空气。于是,后宫的女人们皆疯了一般,都三三两两的出来散心。

    一日,天气和暖,冯清如见天气果然极好,便同红鸠、王遇到御花园走了一遭。

    乙萼正挺着微隆的肚子闲庭散步,却遇见了冯清如。

    乙萼自恃娇宠,嚣张跋扈的说道:“呦!这不是冯贵人吗?最近怎么不在宫里养伤,跑出来了溜达了?”

    “你!--”红鸠直跳出来想要指责乙萼不分尊卑、有失礼仪,却被冯清如一手拦下。

    这乙萼确实只是个夫人而已!

    冯清如红唇微启,轻轻的笑道说:“本宫只是近来无事,又觉得今日天气极好,所以便出来走动走动。”

    “哦!这样啊?那可真是惬意!”乙萼佯作羡慕嫉妒,继而言之,“不像我,天天都这么忙,整日都要陪着陛下,可真叫一个累!唉!本宫哪像冯贵人这般舒服啊!”乙萼话锋一转,又接着说道:“话说,陛下也得有两三个月没去长秋宫了吧?此前不是天天去的吗?如今怎么这般境遇?”

    他不来,正合我意,他来了,我才寝食难安啊!

    只可惜冯清如的心事,又会有谁知道。

    “我们贵人与陛下乃是青梅竹马,就算你这么说,陛下也是爱着贵人的!”红鸠火冒三丈,抢了话反驳道。

    “你一个小小的丫鬟也敢在本宫面前嚣张!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乙萼见红鸠气势压人,便指桑骂槐,暗中骂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