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 凤朝江山

62.第62章 我是个王!(求收藏推荐打赏)

    忽一日,冯清如却直奔着太华殿而来,拓拔濬正在批阅奏折,看见来人,受宠若惊。

    拓拔濬连忙兴奋的起身,而后温柔的问道:“清儿,你来找朕?是有何事情吗?”

    冯清如看他欣喜若狂的样子,却一时语塞,难以启齿。

    抱嶷看两人这般模样,知趣的退了下去,留下两人私语。

    “清儿?你有什么事?”看着冯清如娇羞的样子,拓拔濬更是怜上加怜。

    “我……我想见小新成一面。”冯清如唯唯诺诺的说道。

    拓拔濬的笑容瞬间消逝,一股寒气悠然升起。极度俊美的脸庞之上,顿时多了几分杀气。

    “你答应我的!你答应过我,每隔一段时间便让我见他一次。”看见拓拔濬骤然严肃的表情,冯清如心里惶恐。

    拓拔濬一言不发,只是横眉冷对。

    冯清如直勾勾的看着拓拔濬深不可测的眼神,诸多的揣测不断的在她的脑海中浮现:他是个帝王,他喜欢自己可以,怎能忍受别人喜欢自己?如此这般的要求,他能接受吗?他会不会一怒之下,把自己打入冷宫?他会不会一怒之下杀了小新成?

    冯清如越想越害怕,眼前站着的这个人陡然之间变为一个巍峨的巨人,而自己正与这巨人盘旋,还妄想有赢得可能。她冯清如被这样挺拔的拓拔濬逼退数步,不敢正视。

    拓拔濬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他没想到冯清如找到自己的第一件事,竟又是乞求自己见别的男人。他心中醋海翻波,无法忍受,忽然不想再做个那么守信的男人。

    拓拔濬冷漠的说道:“你想见他?”

    冯清如怯怯的点了点头。

    “朕要是不允呢?”拓拔濬刻意刁难道。

    “你答应我的!你答应我的!你怎么可以反悔?君无戏言!”冯清如不甘心,只上前强辩。

    “可是朕~就是想要反悔!”拓拔濬一边说着身子一边向前倾去。他慢慢凑近冯清如的粉面,直直的将脸凑近冯清如的唇边,只差分毫。

    “你!”冯清如嗔怪了一声,却是无言以对。

    他竟然如此的贴近自己,他竟然如此的挑逗自己,他竟然如此的戏弄自己。

    冯清如的话哽咽住,她果然拿他没辙。他是个帝王,就算他不遵守诺言,她又能耐他怎样?

    冯清如看着拓拔濬冷俊的脸庞,听见他沉稳的喘息,一声一声,皆让人陶醉窒息。她心中犹如刚开的沸水,翻滚不停,溢出为止。冯清如强行抑制住心中的冲动,刻意的往后倾去。

    冯清如越是逃避,拓拔濬却越是追的更紧。

    啊!--一声惊叫。

    冯清如倾的太狠,竟失去了重心。

    她不禁的抓住拓拔濬胸前的衣襟,而拓拔濬也是当即一蒙,还未反应过来,身子便已陡然下滑。他不由自主的抓住冯清如的双臂,想保护她。

    两个人这便重重的摔倒在地。

    他看着她,她看着他!

    冯清如与拓拔濬皆是目瞪口呆。

    冯清如醒悟过来,发现拓拔濬正压在自己的身上,双手还紧抓着自己的双臂,不由的开始难为情。

    她伸出一只玉手,继而想要推开拓拔濬。

    “别动!”拓拔濬忽用一只宽厚的手掌抓住她那孱孱的玉手。

    冯清如的玉手在空中骤然停止,她不敢再多伸出一寸,只呆呆的看着他的下一个动作,任由拓拔濬握着自己的双手。

    “如果你想见他,你就要乖乖听朕的话。”拓拔濬只淡淡的说了这一句。

    这句话吓坏了冯清如。如果她不听话会怎样?到底会怎样?

    冯清如得了命令一般,彻底被他的王者之气征服,她直勾勾的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忽然,拓拔濬撑起自己的身子往前挪了一寸,热烈的红唇点在了冯清如的额头上,而后又抬起头来,目不转睛的盯着冯清如。

    他要干什么?冯清如的心里直打鼓。

    慢慢的,慢慢的,他将柔软的双唇深深的刻在冯清如的红唇上。

    冯清如看的真真切切,却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动作,她只能由着他这般的虐待自己。

    终于,拓拔濬抬起了头,他满意的笑了笑。

    冯清如见状,觉得拓拔濬在嘲讽自己,接着用手将他推开,自己难为情的站起身来。她羞涩的说道:“现在你满意了?我可以见他了吗?”

    “可以!只要你一直这么听话!”拓拔濬第一次见到这么温柔而又听话的冯清如,他单手伏膝,坐在地上调侃的说道。

    “那我什么时候能见他?”冯清如仍是不敢直视,只埋着头问。

    “过两天吧!等着过年的时候,朕会宴赏群臣,到时候让他也来,你们便可以见面了!不~过,你得一直坐在朕的身旁,不能到处乱跑。”拓拔濬心里却装了一肚子的坏水。

    “我知道了!希望你这次不会食言。”说完,冯清如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拓拔濬看着冯清如远去的背影,又抚了抚自己的樱唇,回想起刚才的那一瞬间,温馨而甜蜜。

    他得意的笑了又笑……

    没隔几日,便到了这年春节。

    一个大清早,拓拔濬便在西宫宴请群臣,小新成也受邀于列。

    堂上堂下,一片歌舞升平。

    拓拔濬与冯清如龙袍凤服在堂上揽坐一席,李萌生与众妃于侧,拓拔濬眉开眼笑,冯清如却愁容不展,而堂下的小新成却直勾勾的盯着堂上的两个人闷头喝酒,身旁的舅舅尉迟元与源贺并列席坐,对面正坐着高允、高闾、陆丽、游雅四人,身后百官不胜枚举。

    自太武帝拓跋焘被宗爱弑杀之后,陆丽、源贺等人参与了对宗爱的诛杀和迎立皇孙拓跋浚的一系列行动,陆丽因功被拓拔濬封为司徒、平原王,成为当朝首辅;游雅迎新帝拓跋濬即位功,进爵为“宣侯”,另加建义将军。同时,又擢为散骑常侍,专门保护拓拔濬的安全;而源贺因功也被封为征南将军加给事中,并进爵封为陇西王。高允担任中书令,仍兼著作郎,拓拔濬非常敬重高允,封为“司空公”,时常让他掌管机要,参决大政。尉迟元被擢升为内都大官,高闾被封为“时文侯”。

    众人地位皆无上尊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