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凤朝江山

59.第59章 霸王硬上弓

    唔!唔!唔!

    看着拓拔濬热烈的薄唇紧紧的贴在自己唇上,冯清如顿时便瞪大了双眼。既而,她只觉得口中一条温暖的长蛇,来回撺掇。

    “啊!”拓拔濬突然叫了一声。

    拓拔濬猛然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冯清如正恶狠狠的瞪着自己。

    “你咬朕?”拓拔濬松开紧抱的一只手,擦试着唇角的鲜血。

    冯清如没有回答,只是瞅准破绽,拔腿便想往门外跑去。

    拓拔濬眼疾手快,只刷的一下,便将试图逃脱的冯清如猛的拽回。冯清如脚底一滑,顺势便摔倒在拓拔濬的怀中。拓拔濬却好像早有预谋一般,他忽的用另一只手托起冯清如的两条玉腿,风驰电掣般的华丽转身,便轻轻松松的将冯清如抱了起来。

    冯清如大吃一惊,心跳骤然加速。

    她离了地,还如何挣脱?

    冯清如被紧紧的抱在怀中,双手还止不住的捶打。她有些气,有些急,有些累,呼吸急促了起来。

    拓拔濬抱着冯清如,却只是任由着她随意捶打着自己。他不言不语,牢牢抱住,而后走至床前,慢慢的将她平放在有些凌乱的软榻之上,既而,自己也纵身跳了上去。

    冯清如见拓跋濬跳上了榻,急忙坐起身来。她挣扎着,还未坐稳,却又被拓拔濬猛地按倒在床。

    拓拔濬一边用手按住冯清如的两条玉臂,身子还一边往冯清如的身上骑去。他看着她紧张的神情,嘴上恶狠狠的说道:“你是我的!谁也抢不走!朕就不信,朕得不到你!”

    “你要干嘛?你不许碰我!”看着拓拔濬气势汹汹,冯清如更是既羞又怒又害怕。

    她如何才能挣脱这个雄伟的男人?

    她挣扎着,斥责着,还想试图唤醒他。

    拓跋濬跪在榻上,骑在冯清如的身上,面对着冯清如的拒绝,面对着冯清如的挣扎,却是又气恼又不甘心。他粗重地喘了两声,而后深吸了一口气,继而猛然瞪大了双眼,一把撕扯掉冯清如的衣服。

    “哧啦”一声~

    “啊!”冯清如即刻尖叫了一声,面色绯红,而后只能两手环抱于前。

    拓跋濬见状,却是两眼冒出赤红的火光。他重重的喘着粗气,贴上自己热烈的红唇,开始狂野地亲吻。

    “不要!不要!你不要碰我!”冯清如歇斯底里地呐喊着。

    唉!

    她心里恼羞万分,不敢直视,只能紧闭着双眼,紧抿着双唇,流下羞涩而悔恨的泪水。

    “不要!求求你不要碰我!”冯清如无助的摇了摇头,苦苦地哀求着。

    她不知道,此时的拓拔濬早已发狂,早已听不进去她说的什么。

    他现在只想着要她成为自己的女人。

    ……

    此时,拓跋濬却已是暗潮涌动,如火烧身。他想要仔细欣赏,却又没有时间仔细欣赏,只是粗暴地、重重地,开始亲吻她。

    他想在她的身上留满自己的痕迹!

    “你不能这么对我!你快停下!快停下!我不喜欢你!我不想和你在一起!”冯清如又羞又怒,嘴上还在拼命地争理。

    ”你喜欢的是朕!你不能不喜欢朕!你必须喜欢朕!朕,命令你!“拓跋濬听到冯清如这么说,心里却更是火冒三丈。他字字铿锵,声声呵斥。

    他等了这么多年,等到的竟然是这句话。

    “不是!绝对不是!你休想!”冯清如一边力争,一边抱的更紧。

    拓跋濬看着冯清如这般强硬,却越想越不甘心,越想越气。他猛地抬起头,恶狠狠地瞪着冯清如,而后咬牙切齿地攥紧双拳。

    忽然,他自己猛地撕去衣衫,俯下身,继而让他健硕宽阔的胸膛困住她。

    他想好好地教训她!

    ”不要!不要!“冯清如困在床上,动弹不得。她面色煞白,嘴上忍不住地惊呼道。

    尽管她已经泪眼朦胧,尽管她已经苦苦求饶,尽管她已经无地自容,但拓跋濬依然装作视而不见,而后又接着抬起唇,似重非重、似轻非轻的吻去她眼角的泪水,最后叼住她的樱唇。

    “唔!唔!唔!”

    她,终于说不出话来了!

    她,终于还是输了!

    ……

    拓拔濬想借着这欢愉,磨灭冯清如不肯接受自己的事实。

    他噙起泪,闭紧双眼,却还在蹂躏着她。

    他想尽情的占有,直到她向自己屈服。

    ……

    在冰与火的升华之后,两人终于静了下来。

    冯清如裹着残破的衣衫,蜷缩在塌上一角,面色苍白,泪痕阑干。

    她两眼呆滞,面无表情,只是傻傻的发愣。

    “清儿!朕……朕……”被欲望冲昏了头脑,现在却已经幡然悔悟的拓拔濬还想要为自己刚才的冲动解释什么。

    拓拔濬说完,便伸手想要触碰。

    “你走开!”冯清如猛的推开拓拔濬伸出的手掌,歇斯底里的喊着,失声痛哭起来。

    “清儿!清儿!你不要哭了!都是朕的错!都是朕的错!你打朕,你骂朕,你不要哭了!好吗?”拓拔濬追悔莫及,看着眼前的人哭的伤心欲绝,仿佛自己心中也在滴血。

    “你走!你走!让我一个人静静!”冯清如哪肯原谅他。

    “清儿!”拓拔濬还想再辩解。

    “你快走!如果你再不走,我就死给你看!”说罢,冯清如拔下发髻上的玉簪,直直的戳着自己白皙的脖颈。

    血色一点一点的从她的香颈上殷出。

    “朕走!朕马上就走!你不要冲动!你不要伤害自己!”拓拔濬连忙跳下床,急忙的退了数步。

    拓拔濬苦苦的哀求着,自己却不敢上前一步。他一步一步的走向门外,时不时的留恋观望。

    出了门,天已见亮。拓拔濬发现几个奴才都在殿外等候,绷着个脸便严肃的说道:“看好郡主!再出什么纰漏,你们就拿命谢罪吧!”

    王遇与红鸠听得仔仔细细,这以后可不敢再擅自妄为了。

    拓拔濬说完,便灰头土脸的离去。

    冯清如留在房中还正呆呆的发愣,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小新成,更不知道该不该将此事告诉小新成,她后悔又回到宫中。如果没有回来,一切还都是美好的!

    想到小新成,冯清如匆匆的起身,穿好衣服,就准备收拾行李。

    收拾了一些必用的细软,冯清如呆呆的坐在镜前梳妆。她拿起一只青雀头黛,细细的勾勒出自己的柳叶蛾眉。看着镜中如花似玉般的容颜,她不禁怀疑:到底谁为我执手画眉?谁又与我比翼齐飞?

    她傻傻地静坐着,看着窗外渐渐的明亮起来,又渐渐的暗淡下去。

    转眼,便又到了夜晚。

    拓拔濬仍是一如惯例的来到长秋宫,他冷冷的问道王遇与红鸠说道:“郡主吃过东西了吗?”

    “没有!郡主一整天滴米未进,只坐在镜前发呆!和她说话,她也不回!叫人担心死了!”红鸠抢了个先焦急的说道。

    “好好看着她!别让她出了什么意外?朕还有事,先回去,有事立马禀告我!”拓拔濬说完便又转身离去。

    他想去看她,却又怕她见到自己会做出更为极端的事情来,便找了个借口,回了殿。

    两人得令便又乖乖的守在院中,守着,守着……

    忽然之间,门突然打开,冯清如披着斗篷,背着包袱,神情惶恐,朝着王遇与红鸠走来。

    “郡主!你要去哪?”红鸠感觉莫名其妙,便问了起来。

    “红鸠,我要出宫!小新成在宫外正等着我!”冯清如瞒不过他们,只能求他们帮忙隐瞒。

    “郡主,你这样走了,陛下怎么办?陛下可是对你一往情深啊!你失忆了虽不知道,可是奴才可是亲眼看到过的啊!”王遇也是一番肺腑之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