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 凤朝江山

57.第57章 妒火中烧

    “要不然你先装作郡主,说睡下了,回了陛下?”王遇反应的倒快。

    “看来也就只有这样了!”红鸠也是没招,她清了清嗓子,尖声细气的模仿着冯清如的声音,说道,“陛下,臣妾已经睡了!陛下请回吧!”

    “臣妾?”听见房中的女声细而又尖,拓拔濬心里有几丝奇怪。既而,他又听到冯清如在房中自称臣妾,心里也没多想,只是高兴的笑容满面。

    她终于肯接受自己了。

    拓拔濬紧接着关心的说道,“清儿!你没事吧!为何声音如此尖锐?生病了吗?”

    “没有!臣妾没有!陛下请回吧!”红鸠慌忙的应道。

    “清儿!你没事吧!朕听你声音与往日不同,是不是真的病了?你快开门,让朕看看你,朕便回去。”拓拔濬真心的着急。

    “陛下,臣妾已经睡了,你快回去吧!”红鸠这是越发的忍不住气了。

    听见房中的声音时高时低,拓拔濬更是越发的担心。他对着抱嶷说道:“把门撞开!”

    抱嶷点了点头,便使劲浑身解数猛的撞门。

    咚!咚!咚!--

    每一声都犹如巨锤一般砸在王遇和红鸠的心房。

    “快!快!快上床!用被子盖上!”王遇马上轻声喝道。

    红鸠马上跌跌撞撞的奔着阔塌跑去。“扑通”一声,卧倒在塌。紧接着,王遇给红鸠的周身裹住金丝绒被,试图掩饰。

    咚!

    一声巨响,门猛的撞开,抱嶷呼天抢地摔倒在地,拓拔濬却噌噌的走进门来。

    “陛下!”王遇行礼。

    “你怎么还在这?”本以为冯清如真的睡下了,这看着王遇在这,拓拔濬也是一头雾水。他没来得及细想,只扫了一眼塌上裹得严严实实的娇人儿,便又心急火燎的疾步走去。

    “清儿!清儿!”拓拔濬轻声呼唤。

    他俯身坐下,看着眼前躺下的人正颤抖的直哆嗦,便不禁拉了拉被子,“冯清如”在被子里也越拉越紧。

    “清儿!你怎么了?”

    拓拔濬忍不住稍微用力,被子便掀到了一侧。

    拓拔濬目瞪口呆,王遇与红鸠却是吓破了胆。

    “怎么是你?郡主呢?”拓拔濬诧异的问道。

    “陛下!郡主她,郡主她……”红鸠急忙跳下床,双膝跪地,吞吞吐吐的说道。

    “郡主她去哪了?”拓拔濬心中又急又怒。

    “郡主去……”红鸠哪敢说。

    “王遇你说!朕这么信任你,将郡主交给你,你竟然把郡主给朕弄丢了!”拓拔濬被自己信任的人欺骗,心里酸楚难耐。

    “陛下!奴才有负陛下重托!郡主她,郡主她……”王遇欲言又止。

    “郡主到底去哪了?”拓拔濬一声怒斥,雷霆震怒。

    “郡主她,她去见王爷了!”被夹在中间的王遇左右为难,情非得已的说了出来,

    “你说什么?”拓拔濬千防万防就是没有防住自己最信任的人。

    王遇与红鸠沉默无语。

    “你们两人好大的胆子,竟敢瞒着朕,放郡主出宫私会,难道你们俩都不要命了吗?”

    两人仍是沉默,将生死置之度外。

    “你们是要给朕造反不成?”拓拔濬一脚踹倒王遇,大声的怒斥道,“都给朕滚出去!”

    看着火药味这么浓,王遇、红鸠与抱嶷皆急忙的退了出去。

    他们知道,拓拔濬没有杀他们已经是万幸了。

    三人退下,拓拔濬将房里的一应摆设乱砸一气,烛光瞬间寂灭。

    拓拔濬坐在桌前,看着眼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眼前浮想联翩,他想到冯清如正与别人缠绵,心里犹如刀割一般,两行泪水狂奔而出。

    借着这黑暗,拓拔濬想懦弱一次,他只想痛快的哭一场。他不明白,为何自己就是赢得不了冯清如的心。

    不知静坐了多久,窗前却已经洒满了月光。

    拓拔濬听见门外有碎碎的脚步声。

    难道是她回来了?拓拔濬心想。

    拓拔濬想起身迎接,却又余怒未消,只冷冷的坐在凳子上借着月光看着来人的一举一动。

    吱嘎一声,房门被推开。

    果然是她回来了!

    月色之下,看着冯清如时而驻足时而飘忽的身形,竟然如此多娇。

    她点燃了红烛,解下斗篷便朝着阔塌而来。

    “啊”一声,拓拔濬没想到自己竟把她吓得花容失色。他想去搀扶,却又黑暗之中攥紧了双手。

    他的内心如此纠结。

    “你怎么在这?”冯清如娇喘连连,惊魂未定。

    拓拔濬站起身,冷冷的说道:“你去哪了?”

    “我?我去萌生姐那了!”冯清如不经意的说了个谎。

    “你还对朕说谎!”拓拔濬猛然掀翻桌案。

    “既然你都知道了!为何还要问我?”看着四下无人,眼前的人又震怒,冯清如心里已然明白。

    “朕只是想听你亲口说!”拓拔濬仍是不想相信,明知故问。

    “我去见小新成了!听到了吗?我是去见小新成了!”冯清如白了他一眼,从容不迫的走至塌前,并不觉得自己愧对他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朕如此待你,你还是要去找他?”拓拔濬眼角又飞起伤心的泪水。

    “没有为什么,我就是想要见他?”冯清如想到明日她与小新成便会私奔,今夜倒也不如早早的了断。

    “难道你就不怕朕杀了他?这辈子你再也见不到他吗?”拓拔濬如狼似虎的扑了过去,紧紧的抓住冯清如的玉臂。

    “你!”冯清如粉面怒目,气的扭过头去,一言不发。

    “朕做了这么多,为什么你就不爱朕?难道朕真的比不上他吗?为什么?为什么?你告诉朕!你告诉朕!”迫切的想要得到爱情滋润的拓拔濬仿佛已经失去了理智,他拼命的晃着纤瘦的冯清如,一再的逼问。

    “你放开我!你放开我!”冯清如觉得痛感从双肩陡然传来,便想要努力的挣脱。

    “朕不信!朕不信!你一定是爱朕的!你一直都是爱朕的!”说罢,拓拔濬着魔一般,一把将冯清如紧紧的揽在怀中,左右便欲亲吻她的红唇。

    “你放开我!你快放开我!你想干什么?快放开我!”冯清如拼命挣扎,却越挣越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