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官场职场 > 娱乐玩童

773.第773章 真正做一回记者

    肖遥捐建的学校都是可供几百人上学的规模,虽然跟城里的小学没法比,但是在下面乡镇的地方,这样规模的一所小学不只满足了土门村这个村里孩子们的上学要求,还能满足周边几个村子的学龄儿童的上学所需。

    这样一来,肖遥的四所学校自然不会建在一起,而是分布在了几个不同的乡里。不过相对于有车的人来说,这几个乡之间的距离也算不上远,也就是十几二十分钟的车程而已。

    几个学校之间转移所花费的时间不是很多,肖遥等人又是分工合作,分发物品的效率也很高。到达最后一个学校时,学校还没有放学。肖遥一行人也是成功的用一个下午就完成了任务,将两大货车的物品分发给了四个学校和学校的学生们。

    当肖遥一行人在最后一所学校分发完所有物品后,夜幕已经开始降临。乌有县到广元之间有不少的盘山公路,夜间行车比较危险,肖遥一行也没有在夜间赶路。四所学校所在的乡镇行政上都是属于乌有县管辖的,分布在乌有县城周边,距离乌有县城不远,大家完成任务后,就开车进入了乌有县城,准备在县城住一晚,第二天白天再启程返回广元去仓库取车。

    在分发完货车上的货物后,方依然就把通过手机转账结清了尾款,两位货车司机的任务已经完成。两位司机都是吃辛苦饭的,这单业务结束之后,又被公司安排了去渝城装货,必须当晚就启程出发。两位货车司机顺路把肖遥和姜燕捎到了乌有县城,肖遥等人谢过了两位司机师傅在后面三所学校里的帮忙卸货,就与两位货车司机分道扬镳了。

    与货车司机分别,姜燕带大家去了县城里最大的一间星级宾馆。等大家办好了入住手续后,姜燕拉着肖遥的袖子道:“肖大哥,我爸妈听说你来了,想请你去家里做客。他们想当面向你表示一下感谢,谢谢你当初冒着危险送我回乌有县。”

    “你爸妈不怪我把女儿送回危险的地方我就已经很知足了。”肖遥笑道,“再说当初救灾的时候我也见过你爸妈,那个时候他们不是已经谢过了吗?”

    “不一样的,”姜燕道,“那个时候住的是帐篷,吃的是政府救济的物资,他们也没什么招待你。现在我们有新家了,也恢复了正常的生活。这次他们在家里准备了晚饭,想要招待招待你。”

    姜燕的家就是在乌有县城里的。地震期间,肖遥特意送姜燕回来寻找家人,姜燕一家对肖遥都是心存感激的。那个时候姜燕家房子因地震倒塌,一家人住的都是临时安置灾民的帐篷,没法招待肖遥,这次肖遥来了乌有县,姜燕家自然也要尽一尽地主之谊。

    “哟,肖遥的晚饭有着落了啊!”一位粉丝笑着道。姜燕和肖遥没有刻意避开其他人,也没有故意放低声音,这个时候大家还没上楼,所以两人的话也被旁边的粉丝听了去。

    “其实,我是想请大家都一起去的,但是家里地方有限…”姜燕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姜燕家是普通家庭,招待肖遥没问题,要一下子招待肖遥这一行二十多人,那就有些吃力了。

    “没事没事,”几位粉丝都挥手道,“我们也没什么理由去啊!去年地震的时候,我们又没有做过什么。我们说肖遥呢,你带肖遥去就好了。”

    “肖遥,你去做客吧,我们晚上自己活动,明天一起出发启程就可以了。”又有粉丝对肖遥道。

    这次与肖遥同行的粉丝都是对肖遥在去年地震期间的事迹比较了解的,都知道肖遥是为了送一位认识不久的朋友回灾区寻找家人才进入受灾现场的。下午的时候,大家就已经知道了姜燕就是那位与肖遥共过患难的导游,此时也无意让姜燕为难。

    既然粉丝们都这么说了,肖遥也没有推辞姜燕。让方依然和裴敏仪陪粉丝们出去吃晚饭,自己一个人跟着姜燕去了她家做客。

    姜燕家是在一栋六层的居民楼三楼,三室一厅的房子,在乌有县城来说,也还算是不错的了。

    “爸,妈,小杰,肖大哥来了!”打开屋门,姜燕请肖遥进屋后,也大声的冲屋里喊了一声。

    “汪~”屋里没有人迎出来,反而是一只黄色的小狗冲了过来,先是围着姜燕转了两圈,然后警惕的冲肖遥叫了一声。

    “小黄,别叫!救命恩人都不记得了么?”姜燕呵斥了小狗一句。

    这只小狗正是半年多前肖遥在子虚镇从乱石堆里救出的那只小狗,因为后来没有找到小狗的原主人,肖遥又不方便带回申城养,就送给姜燕家养了。

    “半年多不见,长大了不少嘛!”肖遥笑着蹲了下来,试探着伸手摸了摸的小狗的后脖颈。

    “呜~”半年多时间没见,小狗自然是不可能还认识肖遥的,不过也不知道是因为姜燕的呵斥还是肖遥的动作让小狗感觉到了一丝熟悉,小狗的警惕性放下了不少,并没有躲开肖遥的动作,只是轻声的呜咽了一下。

    “肖先生来了!”这个时候,姜燕的爸妈从厨房里迎了出来,热情的招呼道。

    “呀,老姐,你真把大明星请到家里来了,你太牛了!”姜燕那位还在读初中的弟弟姜杰也从自己的房里冲了出来,高兴的叫道。

    “叔叔阿姨,你们好,叫我肖遥就可以了。”肖遥笑着和姜燕的父母打了招呼,又对姜杰道,“姜杰,你这么兴奋干什么?不会是还想找我要签名合影吧?”

    “我姐都不让我告诉学校的同学我认识你,有你的签名合影也不能给别人看,要来干嘛?”姜杰撇嘴道。

    出于保护姜燕一家的生活不被记者打扰的目的,肖遥在接受采访时从来没有透露过姜燕的名字。姜燕一家也不想借肖遥的名字出名,不仅从来没主动找记者爆过料,还要求姜杰不许跟同学透露他姐就是被肖遥送回乌有县受灾现场的人、他们一家和肖遥认识。

    “其实我是怕你们的生活被记者打扰,所以才没有主动跟记者说姜燕的名字。只要你们自己不介意,我是不介意你们告诉别人跟我认识的。”肖遥笑着道。

    “不许说!”姜燕立刻瞪着面露喜色的姜杰道,“我可不想整天被同学围着问肖遥的事情!”

    “知道了!”姜杰耷拉着脑袋道。

    姜燕还在读高中的时候就出去做导游赚钱补贴家里,显然是比较成熟的,在弟弟面前的威信也比较高。

    “好了,别站在门口了,屋里坐,马上就可以开饭了。”姜燕的妈妈岔开了话题,把肖遥往屋里让着道。

    “咚!”肖遥正跟着姜燕妈妈往屋里走,屋顶上忽然传来一声巨响。

    “这楼上干嘛呢?”肖遥有些疑惑的抬头道。肖遥前世也住过这种居民楼,知道这种声音通常是楼上是打翻了什么东西造成的。

    “小杰,上去看看!”姜燕指挥着姜杰道。

    “成哥行动不便,可能是不小心撞翻了什么东西吧!”姜杰道,“你也知道成哥那人好强,上下楼不让人帮,摔倒了都不要别人扶,我上去看了也没用,他肯定不让我帮忙的。”

    “行动不便?”肖遥有些好奇的看向姜燕道,“什么人啊?”

    “成哥是残疾人,少了一条腿。”姜杰嘴快的道,“不过成哥特别厉害的,去年地震的时候,他在废墟里被埋了五天才被人救出来,而且他那条腿还是自己故意弄断的。”

    “他在废墟里被埋了五天?那不是得有一百多个小时?”肖遥惊讶的道,“还有,他为什么要自己把腿弄断啊?”

    “楼上住的大哥叫詹有成,”姜燕道,“他原本不是残疾人,好手好脚的,是在县城里开店卖户外用品的。去年地震的时候,他正好在店里的地下室里拿东西。当时店和地下室都塌了一部分,但没有全塌,他当时没有受太重的伤,就是一只腿被落下的石块压住了,动不了。后来搜救队的人来搜救时,他在地下室里能听到地面上的声音,但是自己的呼叫声却传不出去,一直没有被发现。他坚持了五天,最后发了狠,自己把那条被压住的腿给弄断了,自己从地下室爬了上来,后来才被救援人员发现。”

    “这孩子被埋了五天,虽然没了条腿,但万幸还是活了下来。”姜燕的妈妈接着感叹道。

    肖遥听得咋舌不已,接着又有些奇怪的问道:“这么牛的人,为什么新闻媒体上没有报道?这可是自强不息的典型事迹,媒体记者应该不会放过的。”

    地震发生之后,肖遥也持续关注过一段时间的相关新闻,清楚的记得并没有看到过这一类的报道。他记得央视官方说过去年地震期间最神奇的生还者是一位被埋了九十多个小时的老婆婆。被埋五天,肯定超过了一百个小时,如果被媒体报道过,央视肯定就不会说那位九十多个小时的老婆婆是被埋时间最长的生还者了。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姜燕道,“我听他说,他爬到地面上发出了求救的声响,听到有人喊这儿有人之后,憋着的那股劲儿一松,人就昏过去了。醒来的时候,他人已经在医院里,腿上的伤势也被包扎好了,他连当时是谁救了他都不知道。”

    “那孩子特别要强,”姜燕的妈妈道,“这次政府对地震中致残的伤者有一笔额外的补助,但小詹都没去领那个伤残补助。出院之后自食其力,用以前的积蓄重新开了店,还是卖户外用品。他好像也不把自己当残疾人看,开店关店,上楼下楼,什么事情都是自己来,从来不让别人帮忙。以他那种性格,大概也不会主动去找记者或者逢人就说自己被埋了五天,是自己把腿弄断了才得救的。”

    “那你们是怎么知道的?”肖遥问道,“好像你们全家都知道他的事啊。”

    “他住我们家楼上,行动不便,难免会像刚才那样偶尔碰翻点什么东西之类的,我们楼下听着声音特别响,就上去找过他一次。”姜燕的爸爸道,“我们发现他是残疾人,又是一个人住,就没介意了。我们想着邻里邻居的,他不方便,又是一个人,就有事没事的上去看看他,后来我们家就跟他特别熟了。有次我和他一起喝酒,他喝大了,话多了些,就把这些都说了出来。”

    “原来是这样。”肖遥点了点头,转头对姜燕道,“姜燕,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什么,你说。”姜燕道。

    “一会儿吃完饭,你能不能带我上去见见这位成哥,让我跟他聊一聊。”肖遥道。

    “带你上去,介绍你们认识是没问题的。”姜燕道,“但是成哥好像不追星的,对明星也不太感冒,他愿不愿意跟你聊天,我可不敢保证!”

    “不,我去找他,不是以明星的身份,而是以另外一个身份。”肖遥道。

    “另外一个身份?”姜燕奇怪的道,“什么啊?”

    “咱们家的朋友呗,肖大哥是把成哥当成偶像了,他是去追星的,是吧?”姜杰笑着拍了一把肖遥道。

    “去,别没大没小的!”姜燕瞪了姜杰一眼道。

    “并不完全对,”肖遥笑看着姜杰道,“我是想以记者的身份去采访他!”

    “记者?”姜燕看着肖遥道,“你不是说你只是外国杂志的摄影师,记者身份是假的吗?”

    “那个时候是假的,但是现在不是了!我现在是见习记者。”肖遥道,“这一次,我要真正做一回记者!那位成哥,就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位采访对象。”

    去年央视的赈灾晚会之后,肖遥曾经去过新华社的总部,在将自己地震期间拍摄的照片授权给了新华社旗下的华夏图片社时,不仅从新华社那里拿到了一个特约摄影师的身份,还进一步争取到了一个成为特约记者的机会。

    按照当时双方的约定,肖遥需要先考取编辑记者的从业资格证书,并且在一年之内给新华社六个足以登上他们旗下报纸的新闻报道。前面一个条件,肖遥已经抽空完成了。后面的那个条件,肖遥也完成了一部分。

    明星慈善篮球赛,纽约时装周,然后是美国的两个案子,肖遥都给新华社写过新闻报道的稿子。做为参与者,肖遥的新闻报道写得非常详细,文笔和内容都不错,也是成功通过了审核,被新华社发表在了旗下的报纸上。

    在这些新闻报道中,肖遥都是以“姚啸”这么一个化名做为署名的。这些都是热点事件,肖遥的报道不是独家,也没有揭露什么不为人知的隐秘,这个署名也并没有太过引人注意。除了新华社的相关人员外,没人知道这个署名就是肖遥,也没有多少人知道悄悄的成了新华社的见习记者。

    记者有两大基本功,分别是采访和写作。做为一个多次获得最佳歌词作者提名,又写过流行度很广的诗歌的人,别人对肖遥的写作能力是没有太大怀疑的,采访能力才是新华社要考查肖遥的重点。但是前面的四篇报道,肖遥都是亲历者,对事件的经过非常清楚,根本不需要采访其他人就把新闻稿给写了出来。

    肖遥知道自己是在投机取巧,虽然新华社的人没有明说,但肖遥也知道他们真正想看的是一篇独家的采访新闻。这次听说的詹有成的事情后,肖遥也打算利用这次机会做一回真正的记者。

    “可是我不知道成哥愿不愿意接受记者采访。”姜燕有些担忧的道,“你是要偷偷采访,从成哥嘴里套话吗?”

    “不会,”肖遥笑着摇头道,“这又不是什么卧底行动,用不着偷偷摸摸的。你介绍我们认识后,我会一开始就表明记者身份,开门见山的告诉他我就是想采访他的。做为一个真正的记者,让被采访者愿意接受采访也是一种业务能力,我相信我可以让那位成哥愿意告诉我他那段亲身经历和感受的。”

    “好!”姜燕点了点头,“我也相信你可以的!吃完晚饭,我带你上去找成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