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官场职场 > 娱乐玩童

247.第247章 新贵妃醉酒

    《当我离开》是一首抒情摇滚歌曲,在某些人眼里,抒情摇滚甚至不算是摇滚,只是用一些摇滚乐的手法来演奏一些轻和的歌曲罢了。陈焕选这样一首歌对于范琳萱来说却是很合适,因为她本就不是以演唱摇滚类歌曲见长的歌手。这首歌既可以用上现场摇滚乐队无与伦比的音乐表现力带动起现场观众的情绪,也避免了像上一场许苑一样因为唱得太嗨而使得声音失控,同时又契合了范琳萱的声音特点和演唱的音域,可见陈焕的确是花了不少的心思。

    当然陈焕的这个心思也没有白费。从现场观众们的表现来看,范琳萱的这首歌是打动了不少的现场观众的,就连正在后台化妆间化妆准备的肖遥听了房间内电视中播放的范琳萱演唱现场之后,也不得不再次在心里感叹:“抒情摇滚果然比一般的流行乐中单纯的情歌更能打动人。”

    四分多钟的表演结束后,现场观众也有不少人被范琳萱给唱得站了起来。发出的掌声和呼喊声也是声势惊人。

    四位导师听完之后也是边摇头边鼓掌。即便不说摇滚乐队的现场表现力,单就范琳萱刚才那首歌唱的部分而言,四位导师也觉得已经是无可挑剔了。看来,范琳萱这是想要全力争取第一轮的选票,想在第一轮就尽量的拉开和其他三位选手的差距。反正在于青和易昆两位看来,自己的学员第一轮的歌曲应该是拼不过范琳萱的,就不知道肖遥的第一首歌表现如何。刚才听沈娜的意思,肖遥最厉害的歌好像也是要放在第一轮?

    在范琳萱和三位队友乐手致意下台之后,舞台上方的灯光再次暗了下去。观众们可以看到有工作人员的身影撤下了舞台上的几样乐器,然后又有东西被搬了上来。与刚才范琳萱乐队的乐器都是摆在了舞台的中间不同,这次工作人员搬上去的东西,全部摆在了舞台靠后的位置。

    看到陆续有人坐到了乐器旁边或者拿着乐器坐到了椅子上,觉得准备完毕的现场观众们期待起肖遥的登场,可是等了四五分钟之后,舞台上也迟迟不见肖遥的身影,观众们也忍不住小声议论了起来。

    正当大家准备鼓噪时,舞台上的灯光却一下子完全熄灭了,舞台上顿时陷入一片漆黑,就连台上的那些人影都看不到了。

    “完了,看这样子,肖遥肯定又要出幺蛾子了。”于青苦笑道,“每次他一玩花样,我都是既紧张又兴奋。”

    一些等得不耐烦准备起哄的观众听了于青的话,压下的嘴边的嘘声,耐着性子好奇的看向了舞台上。

    十几秒之后,舞台上的灯光亮了起来,虽然亮度不高,但是观众们好歹也可以看清楚舞台上面的情景了。

    演播厅的舞台结构是后方一个长方形的舞台,前面再接一个半圆形。观众席也是以半圆形围绕着前端的半圆形舞台。以前的表演,表演区域基本都是在前面的半圆形舞台上。大家都是可以从不同的角度看着台上的表演。而这次灯光亮起之后,所有人都发现舞台上所有的人和物都集中在后半部分的长方形舞台上。整个乐队包括出现在舞台上的肖遥都是缩在很后面的地方,大家基本上只能从前面一个方向看到他们。

    灯光亮起后,肖遥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了舞台上,观众们根本就没有看到肖遥是怎么出来的。即便是出来之后的肖遥也很奇怪,一身白衣白裤的他并没有面对前方观众,而是手里拿着个椭圆形的深褐色东西侧身站立着,只将自己的左半边留给了观众,立式麦克风也放在他的侧方的身前。难道他要对着一边舞台的后台通道唱?是他女朋友站在那里看着他么?

    比起观众们对肖遥的关注,导师们却首先把注意力放到了现场的乐队上。

    “哇,阵仗不小啊,”陈焕数着舞台上的乐器道:“古筝、琵琶、萧、笛子,肖遥这是上一场拉二胡不过瘾,这次干脆搬了个民乐团上来么?”

    “他手里拿着的是什么啊?他怎么站那么远,看都看不清。”陈焕侧头问沈娜道。

    “哦,他手里拿的是埙,也是传统乐器。”沈娜回答道,“至于为什么站那么远,一会儿看表演就知道了。”

    “不光是民乐团,架子鼓、电吉他、贝司也在台上,他这是又要把民乐和西洋乐器放一起玩儿了。”于青也道,“哟,还有小提琴呢,嗯?这次的小提琴手不是她女朋友啦?”

    “上次那首歌小提琴是主要的伴奏乐器,从头到尾都有小提琴,肖遥才拉上她女朋友的,这次分量不多,肖遥就不用女朋友出马了。”沈娜笑着解释道,“你们也说了嘛,带女朋友上来是虐狗的,不虐狗带女朋友上来干嘛?”

    “噗~”观众们又被沈娜给逗笑了。

    “下面请欣赏由肖遥给我们带来的《新贵妃醉酒》!”陈楠觉得导师们的讨论也该差不多了,便开口宣布道。

    “《贵妃醉酒》可是有名的京剧曲目,敢叫《新贵妃醉酒》?看来这小家伙心气儿不小,这第一首歌果然就是大招儿。”陈焕忍不住加了一句道。

    “呜~”肖遥将手里的埙放到了嘴边,凑近麦克风吹了起来。古朴醇厚,低沉悲壮的音色一起来,顿时便有一股苍凉的味道弥漫了整个演播厅。

    “铮~”还没等观众们感受这种苍凉的味道,一声古筝的声音就就略显突兀的响了起来,夹在连贯的埙声中,顿时让这股苍凉中又有了种别样的味道。

    埙接着吹了一段,肖遥就将埙放下了。然后是连贯的古筝声响起,接着萧声和笛子声也渐次加入,随着一声鼓响,琵琶代替了古筝演奏起主旋律,整个曲子的节奏也快了起来。一个小节之后,贝斯那略显狂暴的音色也开始出现和琵琶合在了一起,加上加入进来把控节奏的架子鼓声音,给人一种非常奇特的配乐体验。再然后短笛以一个超高的音调,飙出了一个类似于马啸的声音,顿时给人心里一震的感觉。再后来,就是电吉他和小提琴也一起加入了进来。

    整个前奏加起来就足有四十多秒钟,如此精彩的前奏,让肖遥还没开口唱,就已经让现场的观众和导师们感到心头巨震了。

    “那一年的雪花飘落梅花开枝头,那一年的华清池旁留下太多愁,不要说谁是谁非感情错与对,只想梦里与你再醉一回~”肖遥将手上的埙递给了一旁弹古筝的乐手,单手握着立架上的麦克风唱了起来。只是他在唱的过程中,却一直不曾转身面对观众。

    “好听!”这是观众们的第一感觉。不同于肖遥之前唱的几首歌,这一段的几句唱下来,观众们觉得肖遥唱这首歌的声音特别的清澈干净,声音中还带着一种特别温柔的味道。虽然之前肖遥对视着拉小提琴孙婷婷唱《勇气》的时候也很温柔,但那种温柔是男性的,可是这首歌里,肖遥虽然唱的是男声,却给人的感觉他温柔得像是个水一般的女人。

    “金雀钗玉搔头是你给我的礼物,霓裳羽衣几番轮回为你歌舞,剑门关是你对我深深的思念,马嵬坡下愿为真爱魂断红颜~”肖遥继续唱着。

    听到这里的观众也有了一丝了然,原来整个歌词都是以一个女性的视角来进行描写的,怪不得肖遥唱得如此的柔情似水。可这明明应该是一首女性来演唱的歌,肖遥为什么会唱这个?他又是怎么站在女性的视角上写出来的?当然,这样想的观众基本上都忽略了这首歌的歌名叫做《新贵妃醉酒》。

    “虽然与京剧的《贵妃醉酒》没多大关系,但还真是写的杨贵妃的故事,怪不得叫《新贵妃醉酒》。”陈焕点着头在心里暗暗道。肖遥声音清澈干净,又不是唱的RAP,喜欢关注肖遥歌曲歌词的陈焕自然将这首歌的歌词听了个清楚,对于历史也颇为了解的他听到华清池、马嵬坡这些词,自然知道这些歌词都是以杨贵妃这个人物的视角来写的。“只是,虽然这词写得不错,但是他搞出这么大的乐队阵仗,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好像有点不够味儿啊。”陈焕又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看他的副歌是什么样子的吧。”

    唱完主歌的肖遥左手拿下了立架上的无线麦克风,随着间奏中再次响起一声尖锐笛声模拟的马啸声,肖遥捏着麦克风转了个身,向观众们露出了自己的右半边身体,同时也用从梅清昌那儿学来的京剧青衣唱法唱起了女声:“爱恨就在一瞬间~举杯望月情似天~爱恨两茫茫~问君何时恋。菊花台倒映明月~谁知吾爱心中寒~醉在君王怀~梦回大唐爱~”

    “我的妈呀!这是什么?!”看到肖遥转身,无数的观众不敢相信的捂住了自己的脑袋。

    转过身来的肖遥右半边的身上穿着的是一套电视中常常看到的古代女性服饰,白色宽松开襟的绸衣里,可以看到下面的紫色布裙上端直接到了胸口的位置,貌似...胸前还有一个弧度,一根黑色布带一样的东西好像还系在那弧度的上半部分。从观众们可以看到的部分,这明显就是唐代贵妇的服装。

    这个时候,现场上方的大屏幕还放出了一个肖遥半边脸部的特写。只见肖遥右半边脸上,皮肤异常的白皙,红色的嘴唇,粉色的眼影,眉毛也变得特别的细,头发更是呈波浪形贴在了额头上,这分明是京剧舞台上那些旦角儿的打扮啊。

    再看舞台上的肖遥,左手拿着麦克风还算是正常,可随着他的演唱,右手也如戏台上的旦角儿唱戏一样的动作着,时不时的兰花指就不说了,就连整个身子都像是没有骨头一样的配合着歌词而在弯曲和扭动着。

    而除了沈娜之外的三位导师,此时无不都看直了眼睛。就算是看过肖遥练习和彩排的沈娜,此刻也是一脸微笑的不停摇着头。

    京韵唱段的副歌部分演唱完,间奏响起了一段非常激烈的电吉他声音。肖遥也再次转过了身,露出了自己穿着普通休闲男装的左边身体,将麦克风安到麦克风架上,开始了第二次主歌的演唱。

    直到这时,观众们才仿佛被那段狂暴的吉他声唤回神一般,先是满脸难以置信的互相看了看,从对方的眼中看出自己刚才并没有出现幻觉之后,然后才看向了舞台上的肖遥。

    第二段的主歌和第一段一模一样,歌词曲调都没有发生什么改变,但是观众们刚才被肖遥的女旦造型和唱腔震得还没来得及回味呢,哪还有心思去关心第二段和第一段是不是一模一样的。而且就是要一样才更好,他们刚才听第一遍的时候就还感觉没听过瘾呢。

    “又来了又来了!”听到肖遥主歌的收尾,不少观众紧张的瞪大了眼睛碎碎念着,生怕错过了一个画面。

    果然,主歌部分结束之后,肖遥再次取下了麦克风转身,再次向观众们展示了自己右边的古装,同时再次以青衣的唱腔唱起了副歌的京韵。

    这一次,观众们没有再愣神了,直接从观众席上站了起来,发出了几乎要掀翻演播厅天花板的掌声和尖叫声。

    “陛下,再来一杯吧~”

    在歌曲的收尾阶段,整个配乐只留下了笛子的声音和少数几个钢琴音做结尾。而在这里,肖遥把原来老版本中间部分的那句念白放到了结尾,做为人声部分的结尾。

    “再来一杯?难道后面还要把这段京剧再唱一次?”不少观众期待的想到。

    结果整个乐队的乐器声却是越来越少,声音也是越来越低,接着,舞台上方的灯光熄灭,整个舞台再次陷入了一片漆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