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官场职场 > 娱乐玩童

222.第222章 我的选择是(上)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唱完最后一段副歌,肖遥又将嘴巴凑到了口琴上,开始了三样乐器的同时演奏。

    此时台上的四位导师中已经有三位转过了椅子,就只剩下了陈焕这位年纪最大的导师还在闭着眼睛一副享受的样子听着肖遥的演奏。

    这时位于陈焕旁边位置上的沈娜听出肖遥这首歌演唱的部分已经结束了,突然从自己的位置上走了下来,走到陈焕的旁边“啪”的按下了他椅子上的按钮。

    “耶!四转!娜姐我爱你!”后面的亲友团房间内,这次是孙婷婷高兴的叫道。

    “喂!沈娜你...”陈焕感觉椅子开始转动,自然也睁开了眼睛,有些不满的看向了站在他位置旁边的沈娜道,“没你这样的啊。”

    “我这是帮你,你要是不转绝对后悔我告诉你。”沈娜则是一脸得意的看着陈焕道。

    “哇!”转过来的陈焕看到舞台上的场景之后也是吓了一跳,随即笑着向沈娜竖了个大拇指。

    随着肖遥的右手在吉他弦上扫过最后一个和弦,三样乐器的声音同时停了下来。表演完毕的肖遥也抬头看向了前方。

    看到肖遥表演完毕,四位导师竟然一起站了起来,在自己的位置上起立为肖遥鼓起掌来。

    “谢谢!”肖遥左手将脖子上的口琴架拿了下来,挂在了胳膊上,又拎起地上的铃鼓,右手将面前的麦克风架上的麦克风拿了下来捏在手里,站起身鞠了一躬后对着麦克风道。

    “哇哦~”四位导师坐了下来,于青首先开口道,“我实在没有想到在这个舞台上还能看到像你这么玩的,身上挂三样乐器坐在那里,我感觉你像是个卖乐器的多过像是个来比赛的。先介绍一下你自己,我已经等不及要认识你了。”

    “大家好,”肖遥弯起嘴角顺着于青的话道:“大家也看到了,你们看我身上背的、挂的还有拎着的也可以看得出来,其实我就是个卖乐器的。”

    “啊?”现场所有人顿时都被肖遥这奇葩的发言给弄得愣了愣,随即笑了起来。看肖遥一身挂着三样乐器,还真有点像是个卖乐器的。

    肖遥却已经自顾自的继续道:“大家看我身上的这把吉他,面板的纹理顺直,色泽均匀白净,高音明亮清晰,中音华丽柔和,低音浑厚有力...”

    “停!我就随口一说,你还真是来卖乐器的啊?你怎么比我还会玩?不要玩了啦。”于青叫了声,转头看向另外一侧的三位导师苦笑道,“我觉得我们这下完蛋了,肯定会被这小家伙玩得很惨。”

    “我告诉你,他小时候可不是这样。”沈娜笑着对于青道。

    “小时候?你认识啊?还是他小时候你就认识了?完了!”于青听到沈娜的话,一拍额头叹道。

    “吁~”对于于青的话,现场的一些观众送上了一阵嘘声。

    “干嘛啦?你们都认识他啊?”于青转身看向身后的观众道。

    “你不认识?”沈娜看向身旁的于青道。

    见到于青点头,沈娜笑着伸出四根手指对于青道:“送你四个字,孤陋寡闻!我要是说他的父亲,你肯定知道。”

    “谁啊?”于青立刻道。

    “干嘛告诉你?别忘了我们现在可是竞争对手。”沈娜瞥了于青一眼道。

    “喂,哪有你这样吊人胃口的?”于青不满道。

    沈娜不理于青,而是看向肖遥道:“你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我记得你小时候...”

    “你应该没抱过我。”肖遥忽然一脸正色的接口道。

    “咦,看这样子还有戏嘛。”已经趴在身前台子上的于青顿时来了精神,坐直了身子。

    “当然没有,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都六七岁了,都能满地乱跑,我哪里去抱你去?”沈娜翻了翻白眼道。

    “那你到底想说什么嘛?”于青打断沈娜道。

    “我的意思是,”沈娜指了指肖遥道,“我第一次见这小家伙的时候,他才六七岁,正是满地乱跑的年纪,却在他爸的录音棚一坐就是一下午,完全不像是他那个年纪的孩子,成熟得不像话,没想到现在却变成这么个逗...”沈娜笑着没有把最后一个字说出来,但是大家已经知道她的意思了。顿时惹得观众们发出一阵笑声。

    “好了,不开玩笑了,还是请正式介绍一下你自己。”年纪最大的陈焕开口道。

    “嗯,大家好,四位导师好,我叫肖遥,十七岁,来自燕京。”肖遥正经的介绍道。对于陈焕这位乐坛的老前辈,肖遥还是非常尊重的。

    “才十七岁啊?”于青又感叹了一声,“肖遥这名字好像的确是很熟悉。”

    “你还不知道啊?”这下连易昆也开始鄙视起于青了,“不说他爸,他本人也是发过单曲的,而且他最近一次的公开亮相,是在美国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上。”

    “哇!”台下不少观众发出了惊呼声。现场的观众可不都是肖遥的粉丝,大家知道肖遥多数还是因为当年“小承影”的那个角色,奥斯卡的报道也不是每个人都看到过的。

    于青显然是看到过的,所以他兴奋的叫了起来:“我知道了,原来你就是那个学生乐队中的华人吉他手。既然是玩摇滚的,肯定是应该到我的队伍里来了。”

    “喂,”易昆叫了声,“话可别说得太早。他今天唱的可是一首民谣。”

    “说到这首歌,”易昆转向肖遥道,“我之前完全没有听过。能告诉我们歌曲的名字和词曲作者吗?”

    “这首歌叫《那些花儿》,词曲都是我自己写的。”肖遥回答道。

    “编曲也是?”陈焕插了一句道。

    “也是。”肖遥笑着点头。

    “哇哦!”台下观众中再次响起一片惊呼声。

    “我觉得你好像来错节目了。”陈焕接着道,“我觉得你更应该拿这首原创歌曲去参加《华夏好歌曲》。”

    “陈焕老师,你在这个节目里给别的节目打广告?这样真的好吗?”肖遥俏皮的看了陈焕一眼道。

    “没事,反正他们后期剪辑的时候可以剪掉的。”陈焕无所谓的道。

    “好吧,其实我也有考虑过,但是《华夏好声音》那个节目要到明年三月份才开始,那个时候我都已经是高三下学期,要冲刺高考了。”肖遥如实回答道。

    “顺便和你说一声,这小家伙还是个学霸。”易昆看着于青继续撩拨道。

    “你们怎么都对他这么熟悉啊?”于青故作不满的叫道,“欺负我一个外地人是吧?”

    “我参加过他爸爸的婚礼,还记得当年在婚礼现场看过他的表演,那时候他才八岁吧,就已经在两百多人的现场自弹自唱,当然对他印象深刻。对了,那次他弹的是钢琴。”陈焕笑道,“只是没想到差不多十年过去,他都已经到这种程度了。”

    “那个谁...我助理呢?来把我的手机给我,我现在就上网查。”于青站起身对旁边叫道。

    “我觉得还是应该将注意力放在他刚才的表演上。”陈焕对于青道。

    “对,”易昆接上话头道,“看你今天的这身打扮,白衬衫、蓝色牛仔裤、白球鞋,和你这首歌的整体风格非常的搭。但无论是打扮还是歌曲的风格都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经典的民谣风。只是这种风格流行的时候,你应该还没出生吧?”

    肖遥点头道,“虽然这种民谣风最流行的时候我还没有出生,但是有很多经典流传了下来。我听过很多这种歌曲,很喜欢这种清新的感觉,也对那个白衣飘飘的年代非常憧憬。”

    “白衣飘飘的年代,这个词用得真好。”陈焕赞了声,接着道,“说实话,我刚开始听这首歌的时候,还以为是我们的音乐总监何森帮现场乐队偷懒呢,怎么这首歌的配乐这么简单?直到转过来之后我才发现,原来我们的现场乐队根本就是个摆设。”。

    这时坐在场边的音乐总监兼乐队指挥何森非常配合的闭上眼做了个打瞌睡的动作。

    “不过现在回想一下,这首歌就只是这三种乐器的配乐就已经很好了。简单的吉他和铃鼓都把他的声音特质凸显了出来。很清新,很温暖,甚至还带着点小忧郁的声音一下子就把人给抓住了,沈娜的秒转就是证明。间奏时的口琴声很棒,让这首歌的意境一下子就上升了一个层次。当然,最特别的还是这三样乐器竟然是他一个人同时演奏出来的,我觉得我们已经不需要再用什么语言去评价他了,现在站在我们面前的就是一个音乐天才。令人更加欣喜的是,他还如此年轻。”

    “谢谢陈焕老师。”面对陈焕如此高的评价,肖遥自然是再次开口表示感谢。

    “我还想问个问题,”易昆招了招手,对肖遥道,“做为一个已经发行过单曲的歌手,还上过奥斯卡的舞台,你本身就已经有很好的基础了。即便这一年相对比较沉寂,以你的家庭来说,也并不缺少出名的途径。那么你来这个舞台的目的是什么?”

    “好玩。”肖遥直截了当的回答道,“之前的发的单曲虽然成绩不错,但是也有人评论说我这是占了年龄的便宜,因为我年纪小,又是自己写的歌,所以单曲成绩才会那么好,如果换成一个成年歌手发这两首歌,也许就不会有那么好的成绩了。尽管是个假设性的问题,但是也有一定的道理。所以我就想来这边试一下,看看只凭声音,我能取得一个什么成绩。最起码这场盲选,导师们在转过来之前都是不知道我的年龄的。”

    “说到玩,这就是我的菜啦!”于青高兴的道。

    “好了,大家说了不少了,下面也该让学员做出他的决定了。在他说出选择之前,咱们每人再做最后一轮发言,给自己拉票争取一下。”陈焕摆了摆手道。因为现场没有主持人,所以一般都是由年纪最大的陈焕把握着节奏。

    “我先来。”于青第一个道,“我不像他们一样认识你爸,跟你也不熟悉,所以我觉得你更应该选择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