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官场职场 > 娱乐玩童

74.第74章 克服恐惧

    “汪!”肖遥进门的时候,没有原本料想中扑过来的小姑娘,却有一团白色的毛绒绒的东西扑了过来,吓得肖遥浑身一紧,整个人都定住了。

    孙之皓一家三口,家庭成员却有四名,扑向肖遥的正是孙家的第四位成员,一只白色的卷毛比雄犬。小狗不高,大概也就三十公分左右,毛绒绒的一团甚是可爱,此时见了肖遥这个生人,却是凶得很,虽然只是叫了一声,但是身体却是弓了起来,尾巴上翘,显得很是警惕。

    “豆包,不许没礼貌,过来。”已经进入客厅的胡雪娜喝了一句,将小狗叫了过去。

    “没事,豆包这么小一点,不会咬人的。”跟在肖遥身后的孙之皓乐了,想不到肖遥竟然还会怕狗。当然,碰到有敌意的狗会害怕不奇怪,可他们家的卷毛比雄是小型观赏犬,个头才那么大一点,再凶也凶不到哪里,妖孽一般的肖遥竟然连这么小的狗也怕,孙之皓就有些意外了。

    孙之皓安慰似的拍了拍肖遥的胳膊,却摸到肖遥的身上竟然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不禁大感好奇道:“不至于吧,一条小狗就把你吓成这样,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看肖遥还站在门口没动,又道:“别杵门口了,快进去吧。”

    “孙伯伯,我能回去吗?我想还是回自己家住好了。”肖遥依然没动,反而是看着孙之皓道。

    “什么?就因为这么一条小狗?你是有多怕狗啊?”孙之皓不敢相信的道。

    “嗯,”肖遥点头,“要是知道您家里养狗,我就不会答应住您家里来了。”

    “你是不是对狗有什么心理阴影?被狗吓过还是被狗咬过?”孙之皓皱眉问道。

    肖遥重生后与狗还从未发生交集,但是前世的他却是在小时候被街上的流浪狗咬过,对狗有很严重的心理阴影。每次见了狗,他都想拔腿就跑。可是每次他一跑,狗就追着他跑,吓得他见了狗就动都不敢动了。可是他不动,狗又跑他脚边东嗅嗅西嗅嗅的,好像随时会咬上一口似的,这种感觉更加煎熬。

    不动怕站着被狗咬,跑又怕被狗追着咬,搞得他简直要崩溃。偏偏他每次见到狗的时候都会紧张,而狗狗似乎也能感觉到他的紧张似的。每次狗狗还偏就喜欢围着他打转,十几岁的时候都还曾经差点被狗吓哭过。重生之后,这种心理阴影也被完整的带到了现在肖遥的身上,看到狗狗就会下意识的定住。

    “小时候被狗吓过。”肖遥点点头道,上辈子的事肯定不能拿来说,但是这辈子可从来没被狗咬过,肖遥只能编:“三岁多的时候,那时候我爸出车祸后在养伤,我跟着爷爷住过一段时间,他住LC区胡同里,有次一个人跑外面玩的时候被野狗吓坏了,差点被咬。”

    “你爷爷和你爸爸知道这事吗?”孙之皓问道。

    “不知道,”肖遥摇头,“那时候老爸还在医院养伤,爷爷既要照顾我,还要担心在医院里的老爸,我没有告诉他。”

    “懂事的孩子,”孙之皓摸了摸肖遥的脑袋。

    “你们俩怎么还杵在门口呢。”将肖遥的行李箱暂时放在客厅之后,孙雪娜去厨房里端了盘水果,出来却看见孙之皓和肖遥还杵在门口呢。

    “我忽然想到可以在话剧剧本里加上一出戏,陈建军带着儿子在街上流浪的时候,儿子被流浪狗给咬了,陈建军一边哭一边抱着儿子去医院打防犬疫苗,结果因为没钱,医院不给打,然后他给医生下跪。怎么样?是不是很有感觉?”孙之皓兴奋的看着妻子道。

    “你个戏疯子!”胡雪娜笑着打拍了孙之皓一把,“八一还在门口站着呢,你就只记得你的戏。有你这么做伯伯的吗?”

    “哦,对。”孙之皓笑着抓抓头发,拉着肖遥道,“进去吧,别杵着啦。”

    “孙伯伯,我要回家!”肖遥忍不住翻着白眼道,感情这一转眼就将自己的要求给忘记了。

    “什么?”胡雪娜吃惊道,“八一你怎么了?”

    “哦,八一他怕狗。”孙之皓笑道,“咱们家有豆包,他不敢住了。”

    “豆包?”胡雪娜想起刚才肖遥进门时的样子,忍不住也笑了起来。

    “喂!”肖遥叫了起来。“怕狗很好笑吗?”这夫妇俩也太无良了,竟然都笑得这么开心。

    “对不住对不住,”胡雪娜赶紧道歉,接着还是忍不住笑道,“我只是想起朵儿了。她在家的时候一只念叨她的八一哥哥怎么怎么厉害。要是等会她回来听说她那么厉害的八一哥哥竟然被豆包给吓跑了,不知道她的表情会是怎么样的。一想到这我就忍不住。”

    看到肖遥的脸红了起来,孙之皓明白这是老婆在变相的劝肖遥了。“我家豆包很可爱的,”孙之皓接着道,“正好用它来克服你对狗狗的心理恐惧,我是不会送你回去的。”

    “我能自己回去。”肖遥转身,但是语气已经不是那么坚决了。

    “我也不会放你回去的!”说着,孙之皓直接抱臂站到门口,堵住了大门。

    “你们...”肖遥一张脸成了苦瓜。

    “来吧,咱们进去吃水果。”胡雪娜则是拉着肖遥的胳膊拖着他到客厅坐下,将手中的盘子放到了肖遥面前的茶几上。

    孙之皓也跟了过来,在肖遥身边的沙发上坐下,右手顺势搭在了肖遥的肩膀上搂住了他,同时眼睛一瞟,给妻子使了个眼色。

    “来,先吃点水果坐着休息一下,一会儿再带你去你的房间帮你整理行李。”胡雪娜说着,从水果盘中拿了片切好的苹果递给了肖遥。

    “伯母不用啦,整理行李的事情我自己可以的。”肖遥接过胡雪娜递过来的苹果道。

    胡雪娜不接肖遥的话,而是双手拍了拍,叫道:“豆包!过来!”

    听到喊声,白色小狗立刻不知道从哪里冲了出来,跳到了胡雪娜伸出的手上,胡雪娜顺势将小狗抱了起来,搂在怀里。

    看到小狗出现,肖遥的身体立刻又是一紧,往嘴里送苹果的动作也停了下来,两眼死死地盯着胡雪娜怀里的小狗。

    孙之皓立刻感觉到肖遥身体的僵硬,他右手搭在肖遥肩膀上就是防备他起身逃跑的,看到肖遥只是紧张,没有跳起来逃跑,嘴角已经是笑开了。他哪里知道肖遥看到狗根本就不敢跑,即便那狗在别人的怀里。

    胡雪娜抚了抚豆包的头,指着肖遥道:“豆包,这是咱们家的客人,不许对人不礼貌,知不知道?来,好好打个招呼。”

    卷毛比雄还是很机灵的一个犬种,又是已经在孙家生活了好几年了。似乎是从语气中听懂了女主人的意思,又看到男主人很亲昵和肖遥坐在一起,显然并不是什么坏人。便冲着肖遥叫了两声。这回的叫声和刚才肖遥刚进门时就截然不同了,叫声温和而友善,像是在欢迎客人光临一样。

    “呵呵,”肖遥干笑了两声,身体还没完全放松下来。

    孙之皓感觉到了,再次一个眼神递给妻子,示意还要继续。

    “来,八一,摸一下。”胡雪娜抱着豆包来坐到了肖遥的另外一边,将怀里的豆包往前伸了伸。

    肖遥将手中拿了好久的那片苹果塞进嘴里,又将手在裤子上擦了擦,这才迟疑着伸出了自己的右手,缓缓的靠近了豆包的脑袋。

    近距离的观察,肖遥发现豆包最吸引人的是一对眼睛。豆包的眼睛是黑色的,眼圈也是黑色的,像是两颗纯黑色的玻璃珠子一样,显得眼神很深邃,表情却显得很柔和。

    比雄是很活泼的,刚才被胡雪娜抱在怀里时指着肖遥认人之后就已经对肖遥蠢蠢欲动了,无奈胡雪娜怕吓着肖遥,抱得很紧。此刻胡雪娜将豆包往前递,放松了对它的控制,肖遥的一只手伸了半天却还没伸到它的头顶上,按捺不住的豆包终于失去了耐心,奋力一挣,挣脱了胡雪娜的怀抱,扑进了肖遥的怀里。

    “呀!”胡雪娜惊叫一声,赶紧想把豆包抱回来。但是孙之皓搭在肖遥右肩的右手却是对她摇了摇,制止了她。

    肖遥对于扑到怀里来的小狗也是有些触不及防,强忍住了站起身的欲望,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只能是大张着双手紧张的看着怀里的小狗。

    孙之皓和胡雪娜都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只是静静的看着肖遥和豆包。豆包机灵活泼,看到肖遥既不抱它,也不赶它走,便在肖遥的怀里折腾起来,做着各种引人发笑的动作,加上它萌萌的外表,肖遥终于忍不住将豆包抱了起来,伸手在他头上抚摸了起来。

    豆包似乎很容易满足,肖遥这一下,豆包就安静了下来,低着脑袋趴在肖遥的臂弯里,似乎很享受的样子。不过性子活泼的它这样子也就保持了一分钟左右,便又扭着身子从肖遥的怀里蹿了出去,落到地上,在客厅里跑了起来。

    “怎么样?没你想的那么恐怖吧?”孙之皓笑了起来,“现在你应该能感觉到狗,至少不是所有的狗都是那么可怕,会对你凶,会咬你的。”

    肖遥回味般的看着刚才抱过豆包的双手,点了点头,又看向孙之皓道:“孙伯伯,孙伯母,谢谢你们!”

    “不用谢,”孙之皓道,“今天就算是给你上的第一课。我们有的叫你天才,有的叫你妖孽,不管叫什么,都不可否认你非常聪明。不过也可能是你太聪明,学什么东西都很顺利,反而没有面对过什么大的难题。就算遇到,你大概也能想到办法绕过去,而你很多绕路的行为,其实都是一种逃避。比如刚才,一般八岁的孩子是没法独自一人从我家回到你自己家的,但是你却可以。”

    孙之皓的语气严肃了一些道:“可是你回家了,你怕狗的问题依然还在,并没有得到解决,所以你这只是在逃避自己的问题。这次你可以回家,但你保证以后都不会遇到狗么?万一你以后做演员拍戏的时候,和狗狗有对手戏怎么办?就算你以后不做演员了,那万一以后你的家人特别喜欢狗,特别想要养狗怎么办?那种时候你还能逃避么?碰见问题,不能只想着逃避,而是需要勇敢面对。而一旦你勇敢面对,迎难而上了,你往往会发现,其实事情也没有你想的那么难。”

    “嗯,我知道了。”肖遥再次重重点头。其实道理他都懂,但是经过这件事之后,他才算是真正的体会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