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主神大道

1111.第1110章 要不咱们坐下来先吃点啥?

    “莫要叫唤了…原来是这样,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难怪在时间线上……有意思,真的太有意思了,难道这就是吾未来吗?”

    就在吕岩不断对自家的各个战友们弃自己与不顾,自己进入蓬莱仙域会见东王公,而微微暗自抱怨的时候。

    就在这大秦舰船的船沿之外,突然间一声缥缈不定,不被任何人所窥视,也不会被任何人所探查的悠然男声,徒然间他的耳边响彻。

    只在顷刻,却是已经叫吕啱有了一种如坠冰窖的恐怖错觉!

    是的,就是那种深入到骨髓最深处的恐怖感!

    这样的感觉,就仿佛自己的一切都是为了另一人而存在,只有“他”在,自己才“在”!

    在最近的时间,吕啱修习“纯阳天遁剑诀”日益精深。更是在与一位浩大伟岸存在的点滴气机产生了交感,心头每时每刻都是在翻腾处各样各种的灵光,叫他的实力一再提升。

    一个月不到的时间,以吕啱现在的力量,足可以以新晋四阶的薄弱底蕴,就是要彻底凝练成超凡神魔肉壳,成就纯阳无极之身,真正踏足五阶!

    这样的超凡修炼速度,莫说是他这种还没有资格进入到“无限世界”里,收割神币兑换奇物的普通学生。

    就是在“无限世界”刚刚出现,无数机缘唾手可得的地球最初时代里,也能够叫任何人为之惊恐震撼!

    可天下间从来都没有免费的午餐!

    这一点吕啱早早就在许久以前就已心知肚明,所以即使他每日时时刻刻,或主动或被动地都在与那恢弘身影接触,不断吸纳着“祂”点滴意志,反向供养自身。

    但事实上吕啱自己早就有所察觉,自从自己在踏入茫茫东海的疆域,开始不断接近蓬莱之后,自己的存在的“基点”仿佛受到冥冥之中的抹削,开始日益消磨湮灭。

    甚至在所有人的感觉里,自己就仿佛成了时空之下的一缕幻影幻觉,根本就不被世界所知晓。

    不被人记起,也不被人忘却。仿佛只要在下一个霎那,或者是下一刻,就有可能灰飞烟灭,不复存在!

    这样的恐惧,简直就在时刻刻折磨着他的身心,随时都可能把他那绷得死死的神经彻底断裂!

    而现在,就是在这蓬莱仙域的最外层,却是有一位恢弘男子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回荡。

    吕啱就是再白痴,也是对那位有了几分猜测了。

    可是这一切的发生,并不是代表着吕啱现在有了与幕后黑手直面的打算。

    但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晚了!自己已经与人见面了。

    “你你你……你是谁!是神还是魔……”顿时间吕啱惊恐万状,就是如同一只被踩了尾巴的橘猫,一蹦三四丈,更是发出了一阵真不可描述的惊呼。

    “神也好,魔也好。那种概念,对吾来说有意义?事实上,吾认为,吾的身份你应该想到了吧……”

    蓬莱仙域,传说中先天“阳”之至神,东王公所开辟。而祂的本质也是如祂的主人一般,高于大千寰宇,诸天万界。

    在蓬莱仙域之中,俯览诸天无尽风景,如负掌观纹,丝毫必见。除非与祂本质一般的存在进行遮掩,否则甚至连“世界”本身在祂的眼中真没有什么秘密可言。

    而蓬莱仙域在东王公的意志之下,亦是在大千寰宇之中应缘显化,因人而不同。

    东华仙庭威严肃穆,三岛十州自在逍遥,炎煌扶桑至伟浩大……每一种都都可以以紫府蓬莱来自称,但事实上祂们都不是“蓬莱”的本质。

    在各样的人眼中,可能一点点的差异所在,却带来了截然不同的视野。

    如一块拥有无数面角的璀璨晶钻,每一面都可以说是晶钻华美绚烂本质的彰显,但事实上晶钻的炫美,可绝对不是区区一面!

    就是如在何栖湆的眼中,蓬莱仙域就是一株以纯阳与青阳两道先天祖炁双生螺旋为现象,悬挂万千世界的蓬莱扶桑神树。

    可在吕啱的眼中,蓬莱仙域却就是一团不可描述的绚烂火光。

    只不过在这刻,在吕啱的眼前,随着那一声轻言的咏颂,就是见到一位身影朦朦胧胧,根本就看不清相貌神情的道人,从“无”中欣然走来,几步就已经来到了吕啱的身前。

    而随着这位道人的走近,万象变幻,伟岸无限的蓬莱仙域,在吕啱不能置信的目光下,碎了……

    随着道人的前行,一层层的被坍塌的邈邈时空,蓬莱仙域万千种壮美时空,被一点点的凝结成为了丝丝缕缕的璀璨细线,无来无去,无始无终,

    丝线相缠,共同编织出了一件的轻纱道袍被这位道士穿着在身上。

    道袍看似只是一件寻常的青装,但衣衫涟漪间,却是在不经意间彰显出了层层的迷离景象!

    甚至吕啱猛然间的一次惊鸿一瞥中,只看到了一队队仙秦雄伟军卒,在何栖湆还有几位仙秦将军的带领下,一起朝见一位高举神座于重天云霄之上的威严神君的图像。

    虽然这样的图画,随即被下一刻的无数图片掩盖。但这不用想他也知道,这就是仙秦出使蓬莱仙域,来到其中之后的景色了。

    “这…整个“蓬莱”就是件衣服?…”

    吕啱死死地看着这道士的走进,整个人就想是被灌了神金般,不论如何都移不了自己的脚步。

    随着这道人的走进,吕啱只感觉自己的“存在”被进一步的吸收,就像是一个少了气门芯的充气娃娃似的,浑身在漏气,随时可以就此莫名的湮灭了。

    “根据那些时空悖论的说法,同一个时间线,同一个空间,只能存在一个。沃日的……虽然我早就已经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但这也太快了一点吧?这多少给我一点准备吧……话说我还是一个处男…天堂不穿衣服的七十二个处女什么的我就不求了…死前还能来一发不……”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吕啱即使再怎么的对身边的事物漠不关心,这时候也是忍不住一阵胡思乱想。

    最后吕啱的心中,千言万语忍不住的向外涌,不由强颜笑道:“那个啥……这位大大你还没吃饭吧……要不咱们坐下来先吃点啥?”

    “老坛酸菜的吗?吾不喜欢吃小鸡炖蘑菇的。”那身影迷离朦胧的道人闻言,突然一顿足,不禁问道。

    “其实我比较喜欢红烧牛肉的…不过老坛酸菜也在我的觅食范围…可以食用。小鸡炖蘑菇的,我也不爱吃……”吕啱一时间根本就没细想什么,径直接过话来。

    “这样的话,,可……”道人顿时欣慰的点了点头。

    “沃日的……我都说了些什么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