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独步星穹

第六十三章 何去何从?

    远处,烟尘弥漫起,老树折断,木屑横飞,刘承的战兵自空中跌落,倒插在地面,一场血雨同时而下,将战兵淋得腥臭。

    时过良久,这一切才沉寂。

    “嗒!”

    一只沾满殷红血液的手掌忽然搭在了战兵之上,轻微用力,“铖”的一声将之拔离出地面,然后手掌的主人,就这样拖拉着战兵,蹒跚前行。

    这场战斗,最终是刘承胜了。

    战兵对肉掌,本就占尽了优势,何况杜家杀手的其中一只手掌,早被金精之气削落一半,已是无法发挥杜家绝学摔碑手的全部威力。

    不过,即便如此,刘承为此亦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他的左臂弯扭成一个悚人的形状,随着行走不断晃荡,后背肩胛骨几近完全碎裂,裂骨刺穿血管,积聚血淤,只片刻便肿胀出了一个硕大的墨红圆球,狰狞与刺眼得吓人,令得刘承看起来都几乎不似人形。

    并且,裂骨处距离心脏实在太近,刘承每走一步,都感觉心脏像是在被尖刺摩挲!

    这是真正的锥心之痛!

    离死亡只有毫厘之差!

    但是,他却不能就此停步,因为此地依旧危险,杜家人随时会来,届时他将没有半条活路!

    刘承艰难移步,终于,前方出现一个隐蔽的山洞,他缓步行了进去,盘坐下来,开始处理伤势。

    刘承呼出一口浊气,单手自乾坤袋中取出一壶云山酿,用之将战兵冲洗干净。

    而后,刘承深吸一口气,将战兵伸探至后背,轻轻碰触到淤肿处,接着,带着一抹果断与决绝,向之一划而过。

    血与浓,顷刻喷流而出!

    “呃!哼!!!”

    山洞之中,只闻刘承沉闷的痛哼之声。

    随后,他的身体如筛糠一般颤抖,完全不由自主,且幅度极巨,令得肩胛碎骨都被引动,一下一下,裂骨刮痧着心脏!

    立刻,刘承竭力运转神王法,以元力将心脏包裹,防止裂碎的骨真将心脏戳破。

    待一切稍微稳定,刘承将战兵放下,拿起一旁的酒壶,又将烈酒直接往伤口淋去。

    “啊!!!”

    刘承大叫出声,疼得翻白眼,眼珠不断向上掀,眼皮沉如铅块,似乎立刻就要闭合上。

    霎时间,他的身上冒出雨点般的汗粒,然后凝聚成一股浆液,不断滚落下来,与酒水、血浓一起,将刘承周身还有山洞地面沾染得一团狼藉。

    刘承眼里早已无神,精气涣散,昏昏沉沉,但他倔强的不愿就此合眼,他知道,如果此刻沉睡过去,他的左臂,将会因为长时间无血液流通,就此枯竭残废!

    他是凡人,断手断脚绝难重生,倘若残疾,可能一生也便毁了半数,刘承觉不允许自己如此!

    是以,他咬牙坚持,要自己正骨,他以右手扶正左臂,猛一提拉,闻得“咔擦”一声清脆骨响,至此,他才彻底放松了下来。

    一股沉重的睡意,也是就此袭来,刘承不再抵抗,终于瘫倒了下去。

    ……

    山洞之外,黑夜与白昼不断交替,晴雨更迭,时间飞速流逝,很快便不知过了多久。

    而山洞之内,却似乎无任何变化,一直都是暗无天光,刘承就这样瘫躺在山洞地上,一动不动,像是被世隔离,永远沉沦在了回忆的睡梦中。

    一滴清泪,自刘承的眼角,从满是血污的脸上滑落。

    睡梦中的刘承,似乎又回到了三年之前,他永不能忘却的那一日。

    那一日,原本无比宠爱他的夫妇对他冷语相向,甚至大吵了一场。

    他不能理解,恶语相向,最后夺门而去,独自出城,逃避这一切。

    然而,待他再回城时,这一切却都已不能挽回……

    两袭素裹是多么的刺眼,刺眼到他只觉眼前的整个世界都是一片雪白。

    刘莹对他说,一切都是他的错,那对夫妇为了保全他,牺牲了自己……

    时间好像被定格,长久寂静了下来。

    这一刻他才知道,那对夫妇,到底有多么的伟大。

    而他这样一个无知自大且愚蠢的家伙,有何资格,成为那样无私伟大之人的子嗣……

    也是这一刻起,他变得惜命起来。

    他有时也会感慨,认为生命太过渺小,活着很累,其实没有多大意义。

    但他依旧惜命的活着!

    只因他这条命,是那对夫妇倾尽全部、牺牲性命而换取回来的!

    父母……

    他多想再这样称呼那对夫妇,可是愧疚告诉他,他不配!

    他的无知相对他们无私,实在太不相配……

    ……

    刘承不知自己是如何醒来的,只记得醒来时,四周很是安静,和梦中的长久寂静也并无不同。

    在你最不安的时候,周遭依旧危险;在你最无助的时候,真的无人相助。

    这似乎就是孤独的感觉……

    刘承挣扎着爬起,发觉身下泥地已被完全染红,血痂在他周身凝结了厚厚一层,肮脏与污秽到了极致,连他自己见到,也是一阵反胃作呕。

    但他知道,自己终究是活了过来。

    孤独而倔强的活了下来……

    忽然,刘承的胃部一阵痉挛,一个比之身上污秽更令他想要迫切解决的问题冒了出来。

    他饿极了。

    刘承不知自己昏睡了多久,但从血液结痂的程度却是可以知晓,这个时间绝不会算短。

    随即,刘承自散落一旁的乾坤袋中,取出了一个紫色丹壶,他心中一动,从中倒出一粒丹药,掰成数瓣,然后缓缓一一吞服了下去。

    此丹入口便化为精纯元力,即刻浸润刘承五脏六腑,令得他的精神也是猛的一振。

    此丹正是兽元丹!

    当初醉霄宴上,刘承证得论道魁首,获奖极丰,此物正是其一,由醉霄楼提供,共计百粒,全部置于这个紫丹壶中,此时拿出取用,却正是适合。

    兽元丹以问鼎境蛮兽之肉为主材,填以多种灵粹辅佐,最后由青木居士倾心炼制,可谓极为珍贵,但此丹并非大补之丹,而是食丹一类,极易修士吸收,所以刘承此时吞服,倒也并无虚不受补的危险。

    虽说将兽元丹充为果腹之食,有些暴殄天物,但是关键时刻,刘承却也不拘小节了。

    很快,刘承振作了下来,将胸腹郁结已久的浊气缓缓吐出,不顾身上污秽,就地盘坐,筑引了起来。

    神王法,越修至深处,刘承便越觉之玄妙。

    此法为女神王临终所创,可谓倾尽神王心血,钟天灵慧,最为适合刘承神体修行。

    此时,神王法虽已经表现的极为不凡,解开了神体诸多封印,但刘承却隐约觉得,此法真正的奥义,他还是未能参透。

    万载之前,女神王横绝一世,将阵道神宗生生压制得于圣地除名,此绝非简单,神体必有其真正无敌之处,否则很难解释,仙人辈出的圣地,面对神王,居然会如此毫无还手之力。

    时间匆匆,转眼半个月过去,刘承连日以来,都在此山洞之中筑引疗伤,以神体自愈之能,除骨裂实难痊愈,其它如手臂脱臼扭折之伤,却已是完好如初。

    这些日里,他在山洞附近寻到了一条溪流,便在那里清洗打理过了周身,此时的刘承,经过半个月时间的调理,已不复之前狼狈。

    又一日过去,依旧平静,刘承终于认为危机已经解除,不用再蛰伏,可以出来走动,他开始认真思索何去何从。

    杜家与他算是撕破了脸皮,在明在暗都非杀他不可,以杜家在海昌城中地位,此地已经不宜他容身。

    刘承之所以前来海昌城,最初原因,不过是为了见刘莹一面,现在,他已基本能够断定,所谓海昌城城牧府二小姐,应当便是刘莹无异,得知后者平安无恙,见与不见却也已经没有了多大关系。

    是以,刘承觉得,他也是到了该离去的时候。

    其实,刘承的心中亦有一瞬间的急切与不安,一些事情被他压抑在心底最深处,以道心牢牢镇压,不愿去忆起。

    小安村,这个刘承曾经待过一日的小村庄,此时却不知道现状如何。

    杜如海曾传音威胁于他,言他若泄露地灵石脉的机密,他便下令屠戮小安村。

    当时,刘承为了保命,几乎未曾犹豫片刻,便将小安村置于了万劫不复之地。

    如今,小安村可能终为他所连累,已经不复存在……

    此事,只在刘承心中流淌了片刻,便被他以道心强行斩灭。

    小安村孩子漆黑又无辜的眼神,张平老人满是褶皱的面容,还有所有人一起跪拜他的场景,等等这些,都只在刘承脑海闪现过一瞬,便被他心中高举的慧剑一斩湮灭。

    小安村之事,不能成为刘承的羁绊!

    他此刻心坚如铁,全然不知后悔为何物,更不会为此流露出悲伤和忏悔。

    后悔无用,悲伤只是在逃避现实,忏悔亦非对逝者的救赎。

    这些表达自己软弱的负面情绪,刘承不想去拥有。

    很多事无法挽回,刘承能做与唯一想做的,只有肩负起小安村的血仇,终有一日,让他们真正安息!

    一如三年之前,那早已被道剑斩落,只在梦中才会流的泪。

    一如三年之前,他肩负起兄妹间所有责任,未让刘莹承受半点,让她能够毫无牵绊的决绝离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