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独步星穹

第五十四章 齐聚

    海昌城牧走后,城牧府宫殿之中便只余刘承一人,这里极为冷清安静,虫鸣鸟叫也不可闻,不过此时刘承的心中却如浪涛翻涌,久不能平静。

    “莹儿?会是刘莹吗?我听闻过,这个二小姐并非海昌城牧亲生,如此看来,真的极有可能!”

    他突然掀起眼帘,眉目一寒,如有电芒掠过。

    “海涯宗,又听闻这个名字了!”

    “还有,雁回峰大当家之死当为隐患,当时走得太急,遗留下了很多问题,早晚会被察觉!”

    “现在,还是得按部就班,先将金光印法的精要撰写出来,交好海昌城牧,到时候不论是哪家势力,必都不敢明犯。”

    刘承仔细思虑,认真考量,最终拿定了主意,而后,他将海昌城牧交于他的乾坤袋解开,取出其中之物。

    一枚颜色较之《金光印》开篇更为炽烈的玉珏流转着金芒,灿烂的光泽让他眼里都是一亮。

    “金光印拓本!”

    这是天级道术,虽只是拓本,但同样在整个海昌城中都少见,而且,至关重要的是,没有人比刘承了解,此法究竟有多适合神王法与神体修行!

    这时,乾坤袋中另一物引发刘承的注意,他望着此物,心中忽然猛得一跳,失声叫道。

    “天品元泉!”

    “天品元泉!居然是此物!”

    刘承难以置信,所谓雇佣金,竟然如此丰厚,海昌城牧出手也太过大方,动辄便是天品元泉砸人了吗?

    天品元泉,一道可抵千道凡品元泉,不过这只是数量上的相当,而非质量上的对等。

    天品元泉乃是寿天境天人才能产出之物,此境界的修士已经开始参悟“道则”,筑引产出的元泉,往往蕴含着道则碎片,可以助凡人悟道,领悟“天心”,增加登天阙的几率。

    光凭这一点,天品元泉便值得天下修士追逐之!

    所以,刘承极为诧异,心惊于海昌城的富有。

    其实,他一路走来,也早已发现,海昌城非星云城可比,其中繁盛程度,相差数个量级,有如云泥。

    “海昌城,或许已是‘城’的顶峰形态,再往上发展,或者城中出现土著天人,那么玄墟仙国便要紫绶金印,册封其为‘郡’了吧!”

    刘承喃喃自语一句,最后,他平复下心绪,将乾坤袋收拾好,向宫殿书房走去。

    神王法举世无双,包罗万汇,大大加强了他的见闻见识,而且他本身天赋亦不弱,是以才有自信撰写天级道术之精要。

    步入书房,刘承先是调息了一阵,而后才开始研究法诀。

    他以元力执笔,在玉珏中录刻,笔走龙蛇,写下一段又一段,不时也会起身翻阅书阁中的典籍,查找一些资料。

    他惊叹金光印法玄妙,神王法竟不能尽解,仍会遇上难题,需要借鉴前人智慧,不过也并非大问题,刘承通过翻阅典籍和自身理解,可以将之解决。

    与书阁内静得只闻翻书声不同,此时城牧府外却已是一团大乱。

    天品道术将要出世已尽为人知,这等道术,整个海昌城都没有多余,每一部都是一个庞大势力的底蕴至宝,极为勾动人心,城牧府即使地位超然,可也止不住一些人蠢蠢欲动。

    况且城内还有另外三家与之齐名的势力,杜家、王家、吴家皆非好相与,听闻此事后不可能会没有行动,是以立刻,整个海昌城便暗潮汹涌起来。

    城西杜家,一个隐秘的厅堂,杜如海端坐首位,而身下,还有两人。

    “按照他的描述,那个腾霄阁主,虽然经过乔装,但依旧可以看出一些相同之处,很可能便与前辈寻找的为同一人!”其中一人身着白衣,正是此前与楚莫同行的白衣修士。

    而他身边还有另一人身穿麻衣,跪伏在地上,却是原雁回峰的二当家!

    杜如海眼里闪过寒芒,不知注视着何物,只冷言道:“都郡来的天才?可也仅限为天才,而非天人!杀了我杜家的人,无论如何,都将付出代价!”

    这时,黑暗中又走出一人,开口道:“那个腾霄阁主,知道的隐秘太多,绝不能留,不过未免他将地灵石脉一事透露而出,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此人声音极为阴冷,给人一种浓郁的诡谲之感。

    杜如海突然望向跪伏着的雁回峰二当家,露出诡异微笑,说道:“还需腥鬼大人出手。”

    ……

    时间匆匆,转眼半月过去,刘承虽半步不离城牧府,清居书阁内,久未现真身,但他“程六”之名却依旧在海昌城被传得沸沸扬扬。

    腾霄阁主与破译天品道术之人,这两个身份无论那一个都引起广泛关注。

    此时有传闻,言“程六”必将参加这次醉霄宴!

    如此一来,本就吸引年轻一代修士的醉霄宴更是报名踊跃,一些苦修的大族天才也纷纷出关,要求参加宴席,只为见识这个“程六”。

    可以预料,明日正式开启的醉霄宴,必将成为海昌城百年难遇的盛事。

    第二日,醉霄楼张灯结彩,布置得极为精致,醉霄楼管事笑容满面,躬身相迎每一位携带邀请玉令之人,然后由一名名美貌侍女,带领向楼阁内广场走去。

    醉霄楼内别有洞天,覆压数百里,极为广阔,即使众多人一齐进入,也不显拥挤。

    能来此地之人不是年轻天才,便是遐迩闻名的修士,各自皆有矜持,入座列席后便静静等待,也有相识的修士坐在一起,互相攀谈起来。

    “这一届醉霄宴不一般啊,我看醉霄楼安易楼主,此时心里怕是已经乐开花了吧。”

    “醉霄宴每三年一举,而且旷日持久,安排得有些频繁了,真正的天才修士尝过了新鲜,长年下去,也早已消磨了热情,此次能有如此盛况,怕是因为城牧大人的名头和那位来自都郡的腾霄阁主才是”

    “你少说了一点,海昌城二小姐艳名也是其中重要原因。”

    “所以说这届醉霄宴只是昙花一现,做不得真准。”

    “话不能这么说,这醉霄宴面向年轻后辈,是天才之间论道争锋之地,醉霄楼自百年前开始,举办此宴会数十届,自有其可取之处。”

    “据说现任海昌城牧便是从这里闻名,得到醉霄楼全力支持,才在百城之争中一举问鼎,强势崛起,城牧大人这一生倒也颇为传奇了。”

    “还有这等辛秘,难怪此次醉霄宴,城牧大人会亲自参加。”

    众说纷纭中,忽然,远处一道道身影驾虹冲来,海昌城中的大人物接踵而至,落在醉霄楼广场之中,醉霄楼大管事亲自上前接迎,将之引列坐高台上位。

    “杜家、王家、吴家都有人来,城牧府城牧大人也将亲至,海昌城绝巅的四大势力齐聚了!”

    “还有金庭教、安台门、楚家、周家等一流门庭,都有长老带着年轻天才赶来,特别是金庭教,居然是其掌教亲自领班!”

    “这一届醉霄宴当精彩绝伦啊!只是不知到底那家势力的天才能够脱颖而出,独占鳌头!”

    现场气氛立刻变得紧张起来,他们还是低估了此次醉霄宴的影响程度,未曾想城中有头有脸的大势力,皆派遣了代表参加。

    这时,刚刚列坐的金庭教掌门起身开口,高喊问道:“腾霄阁主可至?”

    高台之下的人沸然,有人喊道:“金庭掌教是为了腾霄阁主而来!”

    有人立刻了然,道:“金庭教其他方面皆不弱于海昌城四大势力,唯独差距一部天品法诀,想来金庭掌教这次无论如何也是要得到这部金光印法了!”

    “腾霄阁主据说来自都郡,他敢欺吗?”

    “这自然是不敢的,不过这种能够改变宗派格局气运之物,无论如何,金庭掌教也要试探一番。而且听闻,金光印法与金庭教一门功法极为适配,当年金庭教为了此法做了不知多少努力,可惜还是未能破译,这次有人撰写出精要,他们自然会第一个扑上去。若是真被金庭教得到此法,或许海昌城中四足鼎立的格局立刻便要产生剧变!”

    金庭教掌此问未得结果,因为刘承还未至,不过有人向他回答,腾霄阁主将与海昌城牧同行来此,因为这些日,后者都居住于城牧府。

    不久,一道炽烈的虹芒自远处冲来,在空中划出一段长长的光影,极速落至,海昌城牧的身影从中踏出,身边还有一位少年也迈步了出来。

    “城牧大人来了!”

    “那个便是腾霄阁主?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居然如此年轻!”

    “便是他破译了金光印法吗?来自都郡的天才,果然名不虚传!”

    刘承此时已随海昌城牧一起走上了高台,他一路上听到不少议论,有些人居然认为他来自都郡,这令他立时微皱眉头,有些疑惑不解。

    虽生疑窦,但刘承并未出言,只是随着海昌城牧行走,很快便被醉霄楼大管事领到了首席。

    “城牧大人请上坐。”醉霄楼大管事躬身指引海昌城牧入席,待海昌城牧入座后,他又向着刘承说道:“腾霄阁主,请随我来。”

    接着,又将刘承牵引至首座侧边的空位上,恭请他入列。

    “管事多谢了,无需陪我,去招呼其他人吧。”

    “那程公子自便,若有需要之处,尽可向安歌小姐提。”

    醉霄楼大管事稍一欠身,言罢便走,刘承却呆了一呆,因为他刚一坐下,便见对面一名明媚的女子,正向他盈盈望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