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独步星穹

第五十一章 万法阁

    接连数日不断苦修,耗费十数道元泉之后,刘承的修为终于在昨日有了足够凝实,完全驻足在了启灵中期。

    “是时候开始修行身法了!”

    刘承自乾坤袋中取出一枚紫色玉珏,正是那部名为“雁回”的身法。

    这几日筑引修行之余,刘承皆在参悟此法,现在自觉已经有了一些准备,是以想要立刻开始修炼。

    他现在严重缺乏元力运行之术,若不是仗着元力浑厚,体魄坚固,以他的实力,根本解决不了杜成昆。

    “此法颇为玄妙,让我深受启发!”

    刘承赞叹《雁回》身法之玄奥,将其中内容牢牢记忆心中,随后,他放下玉珏,走出练功房,来到院落之中。

    望着正居中央的秀丽山头,刘承心中一动,奔行着冲上山去,踏着绿树涓流,开始修行《雁回》身法第一式——雁回身。

    这式身法,刘承见杜成昆使过,当时将他吓得差点魂飞魄散,此法居然能以凡人之躯御空折返,杀将回来,若不是神体无双,最终抵住了元力穿透,否则那一战结果必将反转过来。

    刘承在山头中奔行跃走,配合雁回身特殊的元力运行之法,不断练习。

    至三日后,他终于修炼有所成,第一重境界的身法堪可使用,不过还不能用之对敌,因为腾挪闪转的范围有限,几等于无。

    再半月后,刘承对此法的掌控已相当于当初杜成昆施展之境界,可以在半空中突然转反,出其不意可杀人!

    刘承觉得,杜成昆得到此术的时日应该不长,他大概估计,杜成昆很可能只在三月前得此术法,期间因为职责所在,需要看护地灵石脉,不能一直修炼,所以境界并不高深。

    不过刘承却无诸事羁绊,可以尽性修行。

    他这些日将筑引都丢下,完全沉浸在身法修上,是以进境极为显著。

    连续近月,刘承都在修炼身法,终于在近日卡停下,遇到了瓶颈期。

    这一日,刘承跑至山林中练习,尝试突破瓶颈阻拦,却一直无果。

    正在这时,已经月余不见的安歌以玉令传音,联系刘承,要与之见面。

    刘承心中一动,将醉霄玉令放回乾坤袋,一跃下山林,走出腾霄阁院门。

    安歌一如以往,明媚动人,此时看着刘承,眼眸之中忽然闪过诧异,道:“程公子,此时才发觉,你的年纪原来这般小啊。”

    刘承此时穿回原本常穿的的衣衫,头发也因修炼身法而披散开,显露出了他还只是少年的面庞。

    刘承扫视了自己,每露异色,只是淡淡道:“为了方便行走而已。”

    安歌俏皮一笑,问道:“公子年纪几何呢?”

    刘承随意回答道:“十六。”

    “原来还是一个小屁孩……”安歌低声。

    “你说什么?”

    安歌浅然一笑,并未再此多语,而是转言,不过话语中却多了几分随意与好奇,道:“小……程公子,一别多日,听下人们谈起,这些日来,公子似闺中女子般,都不曾出过这腾霄阁,不知是否属实呢?”

    “这两日正准备动身出去走走了。”刘承道。

    “是吗?可需安歌替你引荐?”

    “只是在醉霄楼附近行走,不会离得太远,不必劳烦姑娘。”刘承摇头。

    “那公子便要自行小心了,海昌城势力综错复杂,隐于暗处的邪修亦不少,不过醉霄楼附近,却是可保周全的……”

    她接着说道:“安歌此行来此,却是受命通知公子,半月后城牧大人将亲临醉霄楼,醉霄席宴即将开始,若公子有兴趣参加,可以告知安歌,安歌会替公子安排妥当。”

    刘承凝了凝神,道:“如此便麻烦安姑娘了。”

    “何谈麻烦,公子是客,一切皆是安歌职责所在。”

    言毕,安歌便飘然而去。

    刘承退回腾霄阁,觉得再修行下去也无果,是以决定真如之前所言,收拾了一番,再次乔装,动身出去走动。

    很快,他便走出了醉霄楼,来到楼外大街之上。

    这时,居然有行人认出他来,称呼他为程公子,过来向他打招呼,客气的邀他同行。

    “不知各位……”刘承开口询问这些人姓名。

    “在下楚莫,这些皆我的至交好友,这位是……”

    为首一人开口出言,向刘承介绍自己与身边人,将态度放得很低。

    刘承闻言,发觉此人姓名有些耳熟,而后惊觉自己在月余之前有过听闻,当时一位名叫楚莫的修士分得醉霄楼三品楼阁,羡煞了旁人。

    “那里,程兄才是令人羡慕,据我所知,腾霄阁已久无人住,如今程兄入主其中,身份当贵不可言呐!”楚莫试探着说道。

    刘承不置可否,入住腾霄阁一事原由复杂,自知便好,他也不必遇人便说。

    这时,楚莫旁边一个白衣修士开口说道:“程兄月余不见身影,此次突然现身,不知是为何?”

    “闭关乏了,出来走动而已。”

    那人点头一笑,道:“我猜也是,程兄醉心修行,勤恳程度让人心叹,不怪乎为人中龙凤。”

    一时间,四面皆是讨好与赞美之声,楚莫也不吝赞扬,不时讲些好话,四周人立刻隐以刘承为尊,围绕在他身边。

    刘承明面上的身份为醉霄楼腾霄阁之主,这个身份贵不可言,能与海昌城四大势力的子弟并列,他们不是蠢人,自然清楚此时该如何选择,抱紧最粗的大腿才是正道。

    刘承一直没表态,对四周的赞誉也是充耳不闻。

    他自行自事,在多个商铺店家中闲逛,见到新奇之物,如刻录新奇法阵的破阵子等,不时也出手购买,因此即便有玉令可以打折,最终也花费了不少元泉。

    财富很不经用,他在练功房筑引修行时每日都要消耗两三道,此时又花费了不少,很快百余道元泉便捉襟见肘了。

    “看来需要找法子赚元泉,否则到时候聚元阵都不能开启,耽搁修行!”刘承心中思忖。

    忽然,前方一家名为“万法阁”的店阁引起他的注意。

    万法阁规模颇大,沿街而立,其中人来人往,极为热闹。

    刘承走了近去,待看清阁内铺陈,标价出售之物后,直接便露出了惊容。

    “居然出售修行精要!”

    刘承极为吃惊,这种只有拜入师门,才能由各自师尊言传身教之物,这里居然都有得贩卖。

    海昌城再次让他觉得意外,明码标价、售卖修行精要,将踏入修行的门槛降至到最低,不愧为修行圣城!

    楚莫一行跟随了进来,见到刘承脸上的露出的惊容,一个身穿青色长袍的修士站了出来,向刘承问道:“程兄看来并非海昌城人士,不知来自哪座古城?”

    他见刘承没有回答,也不气恼,而是快速的继续说道:“其实出售修行精要之举,并非海昌城所创,而是城牧大人效仿都郡,方才有此万法阁存在。且目前城中只此一家,还在试验阶段,没有推行出去,不过万法阁在城中却是极具名气的。”

    楚莫此时站出来道:“海昌城势力多以家族形式存在,门第之见不算重,不过各家族虽允许弟子修行别家功法,但本家真正的绝学却是不会交出来任由天下人研究,这也是导致万法阁难以推行的原因所在。”

    刘承听闻这些话,不由对海昌城城牧产生了浓重的好奇,问向楚莫等人道:“海昌城城牧到底是什么人?”

    这些人居然都摇头,道:“只知城牧大人崛起于数十年前的百城试炼,至于真正来历却是无人知晓。不过城牧大人一心为民,近数十年,海昌城中的混乱被解决了大半,却全是他一人之功劳!”

    他们谈及海昌城城牧,心中皆有敬服,显然对之极为爱戴。

    刘承看在眼里,不由对海昌城城牧的好奇之心更加盛烈。

    此时楚莫走到店铺的一个角落,指着散落在石台上的一些玉珏,向刘承说道:“程兄,请过来一观。”

    待刘承走近后,楚莫继续道:“这里便是万法阁特色所在,这里的法决多为无主之物,缺乏修行精要,一般修士完全不敢修行,所以需要修为精湛者先行修炼,撰写出精要,以供后人修行。这里的玉珏提供开篇,若程兄能由此悟出精要补充此法,除了能够获取后续法决外,还能额外获得由城牧府与醉霄楼提供的不菲财富哦。”

    白衣修士笑着解释,道:“这是城牧大人提供的雇佣任务,大人不愿这些法决蒙尘,但只由个人撰写却又太耗费心神,是以与醉霄楼合作,广邀城中出名的修士出手,一齐破解此难关,谁能参悟出精要便将法决拓本赠予,一时间很多老辈人物与天才修士都接取了此任务,在修行之余撰写法决精要,此行为现在都已成为潮流了。”

    随后他又转身问向楚莫:“听闻楚兄也曾接取了任务,只是不知这精要撰写的如何了?”

    楚莫摇了摇头,不过语气中却隐有些自傲,道:“我选取的不过是粗浅的下品法决,实在不值一提,不过前些日便已交由城牧府审核,通不通过却还是两说。”

    刘承心中一动,略有异色的看向前者,若真如他所言,独自写出一部法诀的完整精要,却是真的足以让很多人为之侧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