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独步星穹

第四十九章 王霆

    乾坤袋由不知名的蛮兽皮炼制,十分精致,刘承手指缠绕一丝青芒,轻轻划过,便将乾坤袋的禁制破除。

    袋内空间不算大,与袁志虎赠他的乾坤袋相当,不过里面置放的东西却令刘承眼睛一亮。

    “居然有上百道元泉!”

    乾坤袋中,一樽玉鼎盛放着一汪元泉,刘承粗略估计,发现财富惊人,足有上百道,这令他心惊不已。

    要知,上百道元泉,即使强盛时期,拥有苏怀烈、袁志虎两位璇源境大修士不断筑引产出元泉的猿村,也不曾达到过这个数字,可以想象这笔横财的价值。

    那樽玉鼎也非凡物,携刻阵法符纹,能保元泉不流失菁华,起码也价值十数道元泉。

    刘承又自乾坤袋中发现一块紫色玉珏,心中一动,立刻探入意念进去。

    “《雁回》身法!难怪此峰被命名雁回峰,原来是大当家在此寻到这部身法,由此命名。”

    “不过可惜,没有那部摔碑手。”

    刘承对杜成昆使用的术法念念不忘,摔碑手威力奇大,元力化成一座古碑,摔击而下,势大力沉,若是由元力蓬勃的神体施展,崩山裂地都不在话下。

    他实在缺乏元力运用的手段,攻伐招式更是单一,极度需要高人指点或是得到一些妙法自己参悟。

    刘承清点乾坤袋中的杂物,将无用之物清除出去,忽然,一些破碎的玉珏碎片引起他的注意,令他猛的惊起。

    “传信玉符!不好,此地不能久留!”

    他原本还想再此停留一阵,巩固境界,修行新得的身法,而且溶洞之中的地灵石脉也是牵动他的心绪,但是此时却觉得不能在此多待了。

    “必须快速离去,地灵石脉在此地,海昌城中杜家势力必然给予极大关注,若是派来璇源境以上的修士,我的处境将万分危险!”

    刘承立刻就走,不敢再停留,神体恢复力惊人,胸膛处伤口已经止血愈合,不再影响行动,是以极速奔逃,眨眼间冲下雁回峰,跃入山林,直接消失不见。

    良久后,雁回峰山匪见山寨内已全无动静,小心翼翼的回来,却发现杜成昆倒在血泊中,气息全无,死不瞑目。

    山匪望着这一幕,全都惊悸,生怕刘承回头斩杀他们,顿时四散奔走,逃之夭夭。

    一日之后,数道身影御虹而来,落于雁回峰,发现杜成昆的尸体后,为首之人怒而冲天,吼啸山林,震得林间猛兽伏首,凶禽敛翅,整座山峰都颤抖。

    “昆儿,你不是传音,言不过来了只挥手可解决的爬虫而已吗?为父不过耽搁了数日,你怎么就落得一个曝尸荒野的下场!”

    杜如海吼声动地,恨意惊天,抱着杜成昆的尸体拗哭,转而,他冷声命令身后驭虹的修士,道:“快点去查,所有线索都不要放过,将四散的山匪找回,这些人不能留,否则有后患!”

    “是!”

    身后几个驭虹的身影立刻领命,“刷”的一声向远处冲去。

    杜如海则将杜成昆的尸体放下,打开雁回峰飞瀑之上的机关,进入地底溶洞中。

    “好哇!究竟是哪一方势力,居然行如此灭绝事,看来真要与我杜家结死敌!”

    溶洞之中,地灵石脉滴水石上的玉质石乳少了整整一层,以五彩钟乳石滴落的速度,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功成圆满,让杜如海看得心痛不已,一双老眼近乎冒出火来。

    这里的打斗痕迹分明为几日之前所留,且能看出有人来此进行过多次清理和整顿,杜如海看在眼里,自责的摇着头,道:“儿啊,看来为父对你太过严厉,导致你不敢对我说出实情,你可知,这地灵石脉虽然珍贵,但在我眼里,又怎及你的性命!”

    “昆儿,你是爹的最骄傲,是杜家的天才,年纪轻轻,就快要踏入璇源境,如此陨落,是我们家族之大不幸!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替你报仇,无论是谁,明年的今日,他的头颅,都将出现在你祭坛之上!”

    这时,杜家一个修士走来,向杜如海汇报:“族叔,找回的山匪中,有人言知道凶手的模样。”

    杜如海眼中猛得炸出寒光,冷声道:“走,去听他说!”

    ……

    刘承再次现身时,人已至海昌城城门之前。

    他在城门外观察了一阵,发觉往来多是修士,一个个提刀背剑,快速出入,行色匆匆,不时也有身影驾驭虹芒一冲而过。

    守门军官则近乎完全形同虚设,只在有普通人出入是才上前盘查。

    他乔装打扮,换了一身深色的衣物,以发丝遮去半边面庞,如此一来,看上去年岁都长了几分,俨然像是换了一个人,然后,他展现出启灵境的修为气势,阔步向城门走去。

    根本无人阻拦,一路通行,军官首领见他不过青年,就有启灵中期修为,认为他是城内那家势力的天才,还向他微笑示好。

    刘承步入海昌城,观望四周,走了好些距离,发觉这里真的很大,不过人迹萧索,偶尔见到行人,也是目标明确,脚步匆匆的修士,不过这里只是城郊外围,还看不出什么。

    终于,前方出现变化,行人明显多了起来,有商号店铺出现,贩卖一些修士之物,刘承仔细观察,发现这些店铺徽号明确,显然是某些势力所属。

    刘承走入一家饭店,点了三五个小菜,寻了个靠边位置,开始食用。

    这时,一群十四五岁少男少女走进,有六七人,男的精神饱满,朝气蓬勃,女的亭亭玉立,纯真烂漫,由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男子领着,行入饭店,寻桌坐下,令店家过来点菜。

    “怎么全是些糟粕东西,店家,将你店里的灵食谱呈上,不用担心我们没有元液付帐。”年岁最小的少年拿着菜谱皱眉。

    店家只是普通人,此时为难的说道:“上人,小店没有灵食谱。”

    “没有灵食谱?”少年仿佛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大声惊呼。

    这时,那群男女中为首的青年开口,道:“好了,小堂弟,这里是外城,不比内城,不要闹了笑话,我们此行的目的是历练修为,体验一下普通人的生活也是好事。”

    “王霆堂兄,可是父亲说过,寻常食物都是糟粕,食之于修行无益,反而有害啊!”

    王霆微笑着指点年少的师弟,道:“长老说的没错,不过修士修行,除了元、神修为之外,道心修为也至关重要,多接触一些事情,对提升自身感悟往往有极大助益。”

    “嗯,我知道了。”少年闻言,认真思虑,然后点头,随即点了几个菜,交于了店家。

    刘承饶有兴趣,竖耳听起这群人的交谈。

    这时,一名容貌清丽,活泼可爱的少女问向王霆,道:“师兄,我们真的要出城去历练吗?城外都有什么?我们要和蛮兽对战吗?”

    王霆摇了摇头头,道:“你们不久前才开启修行之路,怎可能就要参加实战,其实,是由于这些日蛮林之中那些强大的修士已经退走,我打算到外围转转,撞撞机缘,被家主知道后,才将你们交于我,要我送你们到临城分家,顺带一路历练。”

    “原来是这样啊。”少男少女们有些失望。

    刘承闻言却是神色一凝,“蛮林之中”这样的字眼非常牵动他的心绪。

    “朋友,你有事吗?”王霆突然望向刘承,朝他问道。

    “无事,只是听闻那件大事已经消弭,有些惊讶。”刘承不动声色。

    “看朋友也是修行之人,不过这消息却是有些滞后了,蛮林之事,听闻出现了重大变故,魔影重重,一个月前就已经被仙国圣地联手封锁,齐聚那里的强大修士现在已经退走了。”

    “重大变故?”刘承心里一惊,想起许鲲仙人和他谈起蛮古前的邪恶力量。

    “这我却是不知了,还未请教朋友姓名,在下王霆。”

    “我叫程六。”刘承道出这个假名,他决定今后都以此名代替行走,因为仙阵之中,神体刘承之名已经广为天骄人杰所知,他怕自己的姓名再次传入这些人的耳中,引来麻烦。

    “程六?”

    “乡野村夫,姓名简陋,见笑了。”

    王霆摇了摇头,道:“修士不问出处,程兄是第一次来这海昌城吗?”

    刘承点头。

    王霆一笑,将一枚玉令递给刘承,道:“相逢即是有缘,此时我有事在身,不便多聊,若有需要,倒是可以为程兄安排个容身之处,望回城时能与程兄再叙。”

    刘承心念微动,他此时在海昌城确实有些举步难行,是以接过玉令,没有拒绝王霆的好意。

    之后,两人再聊了一阵,刘承向之打听了不少海昌城内的消息,随后便告辞先走,王霆与他一众师弟妹也吃饱,停下筷子。

    “王霆师兄,那个青年修士资质平平,看起来不过启灵中期,你与他也是萍水相逢,为何要拿醉霄楼玉令赠他?”小师弟不解的问道。

    王霆一笑,道:“你们的眼界还很稚嫩,据我所知,这个程兄,可非资质平平,而是天资非凡!”

    少男少女们面带不解。

    王霆笑着却没再解释,而是起身叫来店家,取出钱币埋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