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独步星穹

第四十二章 雁回峰悍匪

    张平老人心中一惊,道:“你什么意思?”

    “不要误会,我只不过是认为,那个孩子很可能会是某些福地门庭的弟子,如果真是如此,我们小安村便有救了!”

    张平老人摇头,道:“你多想了,他不过是个孩子,才十五六岁,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能力。”

    老者道:“不需他有多大的能力,只要他能在悍匪临至时出现,喊一句他们门派的名号,雁回峰的匪徒见小安村有仙师门庭庇护,自然就不会再为难我们!”

    旁边有人闻言,立刻心动,道:“这是一个好法子!如论如何,即使再小的仙师门庭,面子也非我们小安村每月上缴的供奉可比,来收钱的悍匪肯定不敢得罪!”

    能来这里参加商议的人皆是村里的精英,见识都不浅,非刘承在外面遇到的村民可比,此时闻言,周围人的心中俱是一动,开始议论纷纷,讨论此事是否可行。

    “那个孩子说了,明日一早就走,怕是等不到雁回峰来人。而且此事很为难,我看他对这里不是很了解,很可能不是海昌城人,即使真为福地门庭弟子,那些悍匪也可能认不出。”张平老人言明刘承的情况,想要打消族人们的这种心思。

    这时,小安村村长站了起来说道:“张老,我知道此事有难处,可是这已经是我们唯一的希望了。村里人不是猎户就是泥腿子,和那些有着贸易往来的族落有很大差别,几乎没有进项,但雁回峰的悍匪可不管这些,若是供奉少一分,说屠村就是屠村,之前的那些村庄就是前车之鉴……”

    村长一直在叹息,最后决断道:“这样吧,这件事由我来说,先问清楚他的来历,若他真是仙师,就一定将他留下,恳求他在匪徒面前展露威能,庇护我们!”

    张平老人没有再开口,如村长所言,小安村的情况真的十分危急,若非如此,他最开始也不会为了钱财就留下刘承。

    第二日清晨,刘承睁开了眼睛,他这一觉睡了整整一日,醒来后精神充足,眼里有精芒一闪,英姿勃发,显得神采奕奕。

    他想起昨日答应张平老人今日一早离开,是以穿衣束发,走出了房屋。

    可是屋外,却有一群小安村人围聚在一起,像是都在等他。

    刘承一头雾水,不过还没等他出言,围聚的人群中,一个四十余岁的健壮男子向他走了过来,站在他的身前,就向他躬身施礼起来。

    刘承急忙将之扶起,道:“先生这是何故?”

    “这位小哥,我是小安村的村长,昨日你给的一锭金子,解决了村里最大的困难,所以我代表全村人向你道谢。”

    “不必这样,村子留我过夜,那是应付的报酬。”

    小安村的村长顿了顿,然后又开口,说道:“其实,今日冒昧过来,还有一些事……”

    他开口将昨日与村里人讨论的事情一并说与了刘承,接着向刘承探问,了解到他确实是一个修士,最后跪下,磕头道:“恳求仙师救救村子!”

    “就在这两日,悍匪们就会来到,到时只需仙师你喊出尊师门名号,说一句庇护小安村,全村人必都会向你感恩戴德!”

    周围小安村族人听闻村长称呼刘承为仙师,顿时开始参拜,跪地磕头,求刘承救救他们。

    “我孑然一身,并非什么福地门庭的弟子。”刘承摇了摇头,想不到一锭金子引发这么多事情,不过他没有直接拒绝小安村的求助,而是目视这这群人,平静的说道:“过几日我会到雁回峰走一趟。”

    并非是刘承被小安村人说动。其实,昨日张平老人向他说起雁回峰的悍匪后,他就有了这个想法。

    刘承曾经是星云城的星云校尉,在军中的任务就是剿匪杀蛮,见了诸多灭绝人性、将享乐建立在弱小者痛苦之上的匪徒,最是厌恨之。

    张平老人急忙喊道:“不可,孩子,雁回峰是龙潭虎穴,即便是仙师也不能小瞧了啊!”

    一个健壮青年了解一些隐秘,此时开口提醒道:“据传,雁回峰的悍匪之所以如此猖獗,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们和海昌城内的势力有联系,所以才一直没人管,仙师千万不能大意啊!”

    小安村村长此时举臂抱拳,感谢刘承,道:“仙师高义,但千万别因此招惹强敌,要救小安村,只需仙师在来这里收纳供奉的匪人面前展露一下神威即可,届时他们看在仙师的面子上,定不敢再来犯。”

    “我不会莽撞,不要担心。”刘承想了想,又道:“我就再留几日,等那些人上门。”

    小安村所有人顿时大喜,村长更是决定将村里犹存的猎物野味呈上,设宴款待仙师,以感谢刘承此举。

    刘承推辞,但被小安村人盛情激邀,若不是因为顾忌修士身份,不敢得罪,没有动手拉扯,否则他此时恐已经身不由己了,会被这些人直接举起拖走。

    最后实在拗不过,刘承点头答应,立刻得到一片诚挚笑语与叫好声。

    小安村人如释重负,顿时鲜活,洋溢着笑容,四下忙活起来。

    中午时分,小安村准备了许久的食物被端上桌,刘承桌前共有几大盆,分别是山林中常见的野兽和一只村人自己豢养的山羊,全部摆在他面前,任由食用。

    但其他人桌前的食物却与他差距甚大,只有些蔬菜汤汁,看不见荤腥。

    刘承身前大盆的兽肉散发着浓郁的香气,金黄油亮的烤全羊更是馨香诱人,几个半大的孩子纷纷向他这里望来,大眼睛有些移不开,悄悄的吞咽口水。

    刘承见状,将这几个孩子叫上,喊他们过来,并把兽肉推至他们面前。

    孩子们意动,却没有第一时间动手,反而看向各自父母,在得到鼓励与肯定的答复后,才快速跑了过来,爬上餐桌,也不顾滚烫,就开始狼吞虎咽。

    刘承看着他们,便想起猿村里那些个虎头虎脑的熊孩子,嘴角不由带着了笑意。

    有个孩子将嘴塞满,腮帮子鼓鼓的,不断搅动,然后转身面向他旁边的父母,含糊不清的问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呀……”

    孩子还很小,不过四五岁,这样的言语让人心酸。

    小安村虽以捕猎为生,但这些好不容易捕获的猎物却很少舍得自己食用,更多是拿去与数十里地之外的大型族落交换食盐布匹这些必须用度,所以在这些孩子的意识中,只有在村里极重要的日子,才能吃到这样的美味,否则平日里是根本见不着的。

    刘承看了一会,自己也尝了一些,便停了筷子,和一旁的小安村村长还有张平老人交流,打听一些事情。

    最后他得知,这里是海昌城东面的城郊,小安村已经是海昌城所属范围最外围,再向远处就是无边的山林与蛮林,基本不见人烟。

    刘承长呼出一口气,觉得已经打听不出别的事情,因为小安村没有人去过海昌城,对之也不甚了解。

    突然,小安村外一阵大乱,嘈杂的马蹄声不绝于耳,震动大地,随后烈马长嘶,传出阵阵喝斥与叫骂声。

    “坏了,悍匪今日就来了!”村长听到叫骂声,心中立刻一惊,急忙道:“老人、孩子还有女人留下,其他人随我一同出去!”说罢,他转身看向刘承,希望他拿主意。

    刘承想了想,道:“你们先出去,我随后便到。”

    “如此,便多谢仙师!”

    村长和村里一些青壮年回答一声,便快速冲了出去。

    此刻,村外一阵骚乱,几匹高头大马并列在一起,马背上几个汉子骂咧咧,被村头七八个猎户拦住,一时没能进村,十分愤怒,大打出手。

    其中一个皮肤黝黑的男子挥持着流星锤,连续打伤了数个猎户后,一直在怒喊,道:“大胆!你们这些蟊虫,居然敢挡大爷的道,不想活了?”

    这时,小安村村长已经赶到,急忙令村里人将受伤的猎户抬下去,开口道:“原来是雁回峰的好汉。”

    “知道我们是雁回峰的,还不快点迎我们进去。难道要我们兄弟几个一直待在你们这个村头不成?”

    “不敢不敢,只是今日……”村长转头望向身后,却还没见到刘承的身影。

    “左右看什么!不清楚我们雁回峰的规矩吗?还不快点迎我们进村!”一个悍匪吼道,言罢,驾马就要闯入。

    不过,却被小安村的猎户拦住了。

    村民们清楚这些匪徒急着进村是为了什么,这些人肆无忌惮,烧杀掳掠,无所不为,放任他们进村,后果不堪设想。

    “好胆!”悍匪们大怒,吼道:“真的不打算让我们进去吗?我们可以现在就打道回家,可是后果你们能够承受吗?”

    猎户们有些心惧,想到被屠村的一些族落,即使知道村里来了仙师,这一刻也不由腿软。

    小安村村长也很有些心急,道:“我们是第一次缴纳供奉,不清楚规矩,情诸位好汉多多担待。”说到这里,他自怀中取出一个钱袋,又将刘承给的一锭金子拿出,递给悍匪,道:“供奉的金额我们已经准备好了,至于进村,可否通融一番,别……”

    “供奉之事先别谈,我们兄弟为了你们村子的事,骑马行了一天,你们难道就没什么表示吗?快点退开,准备好酒菜,让我们进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