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独步星穹

第二十章 天品元泉

    灰蒙的古道尽头,是一座幽暗而冰冷的古殿,此时古殿门户开启着仅容一人侧身的缝隙,里面一团黑,与外面的光亮有明显的对比。

    宋封看着殿门处的那条缝隙,向着刘承询问道:“你进去过?”

    刘承点头,古殿一如之前,没有任何变化,依旧幽暗与黑的可怕,他才离开不久,前后不超过两个时辰,没想到现在又临近。

    此时,刘承额头的神火熄灭了,这里并无幻阵,神笛自然不再被动绽放神威。他在古道之上早已这样解释过,是以林宋二人并没有心惊,也没有太过逼迫刘承,毕竟出阵时依然需要倚靠他。

    他们走近,由林昭起出手,将沉重且巨大的殿门全部打开,殿堂之中,这才多了一丝点光亮。

    宋封道:“制作殿宇的材料很惊人,殿门有些像婴木,柱与墙是曜磁石。”

    这些材料很难得,具有很高的价值,用来做殿宇的骨料纯粹是暴殄天物,即使是圣地仙国都不会如此,实在太浪费。

    宋封自乾坤袋中取出一枚白色的破阵子,以手摩擦后释放出柔和的光亮,以此照亮前路,并仔细观察与寻找。

    他本就是为了寻求利益而来,忙活了这么久,现在正是收获的时间。

    但是他却失望了,这个洞天早已不知荒废了多少万年,多数宝物已流失了本源,变得毫无价值,要不是古殿的骨架是由曜磁石支撑,恐怕早已崩塌,沦为废墟了。

    林昭起则发现了壁石之上的浮雕,一看便是许久,啧啧称奇,为其上图腾心惊,因为有许多奇物他都不曾见闻,但最终言道这些壁雕并无太大价值,奇则奇哉,但既非功法,亦非传承。

    他与宋封互相交流,言这里只是第一重殿宇,没有多少宝物,需要进入更深处去寻。然后问刘承是否进入过下一重殿宇,药王梦尘莲自哪里寻得。

    刘承自进入殿落之后便对林宋二人没有太大用处了,之所以没有动他,也只是因为之后出洞天时还用得着,但对其就不是之前那般处处容忍了,言语毫不客气,居高临下,语气似命令与驱使。

    其实这才是天人对待凡人的正常态度,如蝼蚁与龙,一个飞腾九天,一个无足轻重,能有交流便已是蝼蚁之幸。

    刘承不情不愿的说道:“向前几重殿宇,有一整片药田。”

    没有人在意他的态度,得到想要的回答后,他们便向前处走去,很快便豁然开朗,一块巨大的空地出现在眼前。

    有药香袭来,浓郁而清雅,前方星光点点处,真的是一块巨大的药田,两人振奋,向前冲去,到达后却愤懑了。

    “那个混蛋做的,这株百年药被取走了芯蕊,活不成了,他的根茎才是宝,此时却枯萎!”

    刘承脸一黑,这是之前取药时发生的变故,他取此药时见芯蕊长势极好,便先将之剪取了,没想到根茎立马便枯死,他当时以为是正常,却没想闹出了乌龙,取了无用物,真正的宝却放过。

    “这是梦尘莲吧,这么连根都不见,一株药王种,就这样消逝在世间?”

    宋封开始检查刘承的包裹,越来越愤恚,指着刘承道:“你都干了什么好事,将梦尘莲的根茎截断干什么,取走莲子莲座便好了啊,做灭绝事好玩吗?”

    刘承努努嘴,心里也有些自责,但不愿在林宋二人身前显露,嘴硬道:“我寻到的宝药时,当时还没有你们呢,怎么处理自然是我的事,我看那株药的芯蕊极为漂亮,取下送人不行吗?”

    “你…兔崽子,你知道这些东西的价值吗?你用什么东西收取的宝药?你这包裹里至少有一半以上的老药流失了精华,余下多半收取的还不完整,真是气死我也!”

    刘承脸红,跟本不知道还有这么多讲究,他出村时考虑到取药时需要工具,便将村里炮制蛮肉的铜刀铜剪拿了些,后来由于时间紧迫,便将铜器弃了,直接用手扳折,根本没想这么多。

    刘承还是嘴硬的喊道:“那也不关你事,难道你想将我的包裹据为己有?你不想出洞天了吗,快将包裹还给我!”

    这时,林昭起站了起来,他之前一直在统计宝药的价值,这时候有些痛心的开口:“原本这方药田的价值超过百道天品元泉,但现在只勉强还值个数十道,而且还是算上这株保存还算良好的药王。”说到这里,他摇摇头,道:“若这株药王不是梦尘莲,生命力旺盛,可能最后连十道元泉都不剩。”

    刘承听闻此言有些懵,自己居然毁了百余道元泉,而且还是天品,比之星云城十年的赋税还要多,这要是被他死去的父亲知晓,或许会从坟墓里爬出,在揍他一次。

    这真的不是笑话,百道天品元泉根本不是刘承能够想象的财富,他身为星云城少主,自小到大,连凡品元泉都少见,更不论以一道可当凡品元泉千道的天品元泉了。

    凡与天,之间间隔筑引、启灵、璇源、问鼎四个大境界,许多修士一生都走不完凡人境,登天阙就更是妄想。

    凡人境中,璇源境界的大修士才得以炼制元泉,元泉乃是修士筑引提存的天地菁华,于修士修行有大益,无论是修行术法道纹,还是炼制法宝阵宗,都必不可少,是以成了交易的硬通货,是财富的代称。

    许多修士一生皆以踏足璇源境为梦想,目的便是为了能够炼制元泉,自给自足,不用受制于人,并且地位高涨,在凡人之中称上人。

    天人境中,初踏此境者名曰御天境界,这个境界的修士不需驾虹便能够御天行,天空于他们而言便如大地之于凡人,奔跳于心,升腾随止,如臂挥动,毫无生涩。

    御天之上,名曰寿天,这个境界,是天人始知己命之境界,天人寿千年,知一岁减,晓一岁增,就是在描述这个境界。也正是这个境界的天人,才真正开始人与天合,领悟道理,且将修行领悟用于筑引中,使炼制出的元泉也沾染道理的痕迹,这种沾染了道与理痕迹的元泉,便被称为天品元泉!

    所以天品元泉极为难得,必须由寿天境与之之上境界的修士才能炼制,而且由于沾染过道痕,能够助人悟道,教凡人体悟天心,是以在修士中被奉若至宝,群相争据。

    修行所需,财侣法地,财之一字排第一,而元泉正是财富之代称,可见其重。

    刘承毁了百余道天品元泉,想死的心都有了,木然的听着宋封的责怪,给林昭起随意摆布,楞了很久才缓过神来,说道:“一株药王才作价十数道天品元泉,那我岂不是等于毁了数株药王?”

    林宋没理会后知后觉,且在他们心中已与兔崽子、败家子划等号的刘承,白了他一眼,开始快速清点收获的财富。

    宋封统计:“统共价值十一道元泉,加上这小子包裹里的,作价三十五道。”

    刘承连忙道:“十一道就十一道,干嘛算上我包裹里的,你们天人,连我这点东西都贪图啊!”

    林宋没理他,认为和这兔崽子多说一句话都是对被毁的宝药不敬,不过他们的表情皆算满意,三十五道天品元泉,既是对他们而言,都已算是不错的收获。

    清点完毕,林昭起转身向宋封道:“开了个好头,下面肯定还有大收获,向深处去吧。”

    刘承积极怂恿,道:“前面我知道,就在七八重殿宇之外,曾有一头魔猿在攻打一座殿宇,里面肯定有宝贝。”

    林昭起淡淡道:“既然你清楚,便由你带路吧。”

    “别呀,我道行浅薄,道术低微,道理都不明,万一被魔猿一下拍死怎么办……”

    刘承絮絮叨叨了一大堆,陈明利害,高声拒绝,严重抗议,严肃谴责林昭起这种行为,顺带暗中挑拨与离间林宋二人关系,最后惹得宋封咬牙,道:“兔崽子你还是别说话!”

    “败家子你再出言我怕忍不住结果了你!”

    宋封还是对刘承败家的行为耿耿于怀,而且他一个曾经的圣地弟子,阵宗高徒,现在的御天天人,阵法高修,何时忍受过一个凡人这样絮叨,还不断挑拨,以为林昭起是傻子听不出吗?还是故意如此,居心不良,让他坐立不安,使两人之间的信任受损?这种恶毒的心思实在防不胜防,又不能打昏打死,还需他指路,真的是让他忍无可忍,心力交瘁了。

    刘承立刻闭嘴,跟着林昭起的脚步一言不言。

    一路向前,并无危险,魔猿不可见,最后三人终于来到了那座魔猿曾攻打过的殿宇前。

    宋封探出手,身前一道符文般的禁制将之阻挡住,他有些兴奋的开口:“遇上好东西了,是个结界,能量依旧充盈,说明里面的东西还没有作古。”

    林昭起闻言开口问道:“能打开吗?”

    宋封道:“我先试试。”说罢,自乾坤袋中取出法器分海尺出手试探。

    法器分海尺光华大作,但很久都没有下一步反应,只是将结界流转的符文定住,做不到破解。

    宋封道:“阵理太玄妙,破解不了,但定住了符文,可以尝试用暴力打破。”说到这里,他让出位置给林昭起出手。

    林昭起握拳,什么话都没说,直接一拳砸了下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