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独步星穹

第十七章 苍生立命

    紫郢峰上的一场闹剧就此结束,蜀山长老们得到许长生的回复后,不论满意与否,却都已化作剑光,遁回各自剑峰了。

    但原始遗迹一事的影响却还未达到峰值。消息一直在扩散,到最后近乎是举世皆惊,全天下的修士都行动起来,借道圣地或大教的域门,赶往天周域苍州。

    而此时霍乱之源,苍州的那片蛮林,也愈加不平静起来。

    其实绝非只有人族才知晓这处仙阵与遗迹,龙雀仙国第十七道箴言如烽火一般传播,有心者不可能会不知,况且早在事件举世瞩目前,便已经有其它族活动的踪影。

    虎方域最为毗邻天周域,作为莽荒第二大族——妖族的栖居域,这里亦有消息传来,龙雀仙国的箴言即使在它族亦有足够份量,使得无尽妖族震动,遣走无数大妖,至苍州一探究竟。

    仙阵已被掀开,裸露出偌大的遗迹入口,凭许衡李墟众人之力,即使拥有仙阵破阵子也无法再次关闭,因为破阵容易,布阵难,没有仙元力,破阵子根本无法自如掌控。

    是故在极短的时间之内,有少数最先赶至者进入其中,直到了第二日,以蜀山剑宗为首的圣地仙宗才反应过来,将遗迹入口掌控在人族手中。

    天周域中毕竟是人族势大,这片蛮林虽划至妖族地盘,但关键时刻依旧是依照拳头说话。其它万族无论做何想,人族为万族之尊却是当之无愧。

    事过不久,其他稍有实力的族落便联合起来,以妖族为首,强烈抗议人族独自探索遗迹,要求万族共享,都有资格入其中。

    这股势力不容小觑,所以得以人族接待。

    一尊妖皇化作人形,道:“人族不是说这次遗迹现世,各家圣地都有传人入其中,将是一场小型的圣地之争吗?我们妖族也有天才,何不放开道子比一比,看看谁家种子是天骄!”

    这是一头蛟蟒,修行了不知多少岁月,已经在妖族中称皇,相当于人族大能,此时出言激将,态度不算好,但掌控仙阵入口的圣宗长老却无法置之不理,只能出言规劝,小心翼翼。

    无论何族,真正的强者都是受人敬畏与尊崇的,毕竟一切皆梦幻,唯己身非空!寿元与力量不会欺人。

    有妖皇做头,掌控遗迹入口者也不算强势,且人族更强者未至,余下各族便活络起来,纷纷出言,提出各自要求,希望能让己族天才进入遗迹,博取机缘。

    很快,人族有真正的大能者现身,这是人族圣地绝尘殿的一位尊者,在这片大地上有赫赫威名,早以称尊上千年,此时甫一出现,便被多数消息灵通的修士认出,并谈论起其当年之风姿。

    “是绝尘殿的杜旬尊者!没想到是他来了,不过早听闻杜旬尊者近来在玄墟仙国做客,此时来此也不意外。”

    “当年杜旬尊者在茗州横推邪道三万里,一场鏖战染红天,才得以迈入大能境,从此人族称尊!现在遥想,依旧动容无法自拔。”

    “人族大能,哪里有易与之辈,那个又不是自尸山血海中走出,如今魔道正浊,邪秽猖獗,人族自当为万族之苍生立命!”

    ……

    两个修士在交谈,声音并不小,被周围一圈的修士听闻,然后传扬开。为万族苍生立命,是人族当仁不让之责,而人族大能、尊者,却正是其中砥柱。

    杜旬尊者飞临而至,白衣若仙,清秀且俊逸,没有丝毫自尸山血海中走出的煞气,反若一名翩翩浊世佳公子,岁月不见白首,千年不显龙钟。

    其实,大能、尊者、妖皇的寿元早已不是常人能够推而论之了,天人自寿天境始知己命,然每登一步天,最少也增寿数百年,更不论莽荒中还有稀世之珍宝,千年药王、药皇可以续命添寿。像杜旬这般千余岁的尊者,却是正当打之年。

    千年二字,说得容易,却又有谁真正历尽那种沧桑?

    杜旬尊者降临此地,传下尊旨,道出人族圣地仙国共同商议出的结果,本着万族平和,人族当为表率之因由,同意它族进入遗迹,但每一族都只能进去真正的天才,进行最强试炼,老辈人物如名宿、长老等不得进,人族亦如此。

    最初提出的要求被应允,万族近乎都满意。只有少数族落担心选取天才人选的条件被人族掌握,或许将不得公平。但是很快他们便打消了顾虑,因为人族居然请出玄墟司空仙镜挑选各族天才,这近乎是人族自己绝后门,因为司空仙镜之公允天下皆知,仙器之灵早已通神,其分身虚影遍布整个玄墟,识多广博,拥有绝极之慧,最是将信义看重,根本不受修士摆布,玄墟仙国之主与之关系更如后辈与前辈,且是以老仙镜为前。

    遗迹之外的风波在玄墟司空镜的出世后渐渐被平息,然遗迹之内的动静却才刚刚开始。

    刘承被海涯宗一行半强迫,半推就的在最前方带路,身上的包裹早已被夺走,在蓝袍修士手中验证是否真的拥有药王。

    最终,拆折成一段段的梦尘莲被取出,在蓝袍修士的验证下证实为珍贵药王,这一发现另海涯宗众人振奋不已,认为刘承一个凡人,在洞天外围都能收获如此奇珍,可以想象此行会有何等际遇。

    或许是时间差隔不久,刘承带着海涯宗返还时,仙阵并没有任何异变,所以不久后便将众人领至那座宏伟的妖族门户处。

    这是刘承第三次打量这座门户,虽说越看越是心惊,但却早已没了第一次见时的动魄,但林昭起他们不同,望着宏伟的门户啧啧称奇,甚至有青衣弟子想要将门户浮刻的纹络拓下来研究,最终被林昭起阻止,以时间紧迫为由而拒绝。

    走到神似蛮林处,几个人更是惊诧难当,从一个不毛地到此处一树成林地不过两三里的,实在令人咂舌不已。

    阵修宋封走出开口,点指江山,为众人解释,道:“以五行之论推衍之,此处当为万木祖气汇聚之地,可以想象,其它各方向当也如此,分别有万金、万水、万火、万土之祖气汇聚,毕竟这是一处仙阵,当如此才能使阵力源源不绝,长存数万载。”

    他不愧为阵修高人,曾是天下共认为阵道绝巅的阵宗弟子,对于阵理之了解,根本不是这里其他人能够仰项。

    刘承在心中默默点头,认同宋封所言,但隐约觉得还有些不足之处,因为宋封没有见过那两处百丈高的废墟堆,不知此阵还需考虑阴阳阵理之变,他对法阵之道也只是一知半解,默默的思虑了许久,也只是有些许得,但想来五行之论是不会与实际有太大出入的。

    很快便走到了那处巨大通道,刘承开口,说洞天就在里面,有一道光幕隔绝,走进是一处鸟语花香的桃源世界,有许多珍贵药材在其中,其中梦尘莲在一处莲塘中寻到,还有化尘莲并生,但全枯死,他到时只有一株梦尘莲亭亭独立。

    他将洞天之内的世界很尽力的用言语描绘,当然也并非全言美好,还提及其中有黑色巨猿,无情蝎子这些物,使他被迫逃走出洞天。这些话半真半假,是刘承一路上认真思虑后才言出,几乎连他自己都骗过,海涯宗青衣蓝袍的弟子更是动容,一个个跃跃欲试,恨不得立马入其中,不过林昭起却很淡然,既没有表现出急切,也没有识破到危险,依旧负着手,缓着步向前。

    终于,光幕出现在眼前,一旧如故,刘承选择站在光幕边源停下,向着海涯宗众人道:“诸位上人,洞天就在这里,我只是小人物,根本逃脱不了,只希望人生最后一程活的安逸,一直被束缚着,实在难受,倒不如直接去死。”

    他最后一次要求解开束缚,其实一路上说了多次,但都没有人理他,只叫他好好带路,所以这次在洞天光幕之前开口,以性命要挟,也只是尽最后可能,毕竟这个禁制解不开,对之后的行动有影响。

    “好好享受你最后的人生吧,可怜人。”蓝袍修士开口,他认为刘承已经没有威胁了,正欲解开他设在刘承身上的禁制时,左手边一个冷淡的声音传来。

    “戏演完了?到最后时刻了么?”

    是林昭起的声音,他向着刘承走出一步,继续道:“如果不是清楚知道你的为人,或许我们真的会被你骗过。现在可以说了么?洞天中究竟有何物?”

    刘承闻言,却是不动声色道:“究竟有何物?自己进去看看不就清楚了吗。”

    此时在一旁研究光门的宋封停了下来,恼怒道“这个洞天,分明已有崩塌之兆了,你将我们带来这里,究竟是何意?难道还是不知死活吗,看来需要直接控制你的心神,你才会乖乖听话了。”

    刘承眼睛一缩,就欲直接冲入光幕中。却在这时,宋封手中的分海尺突然光芒大作,整个仙阵空间都震动了一下。

    “发生了何事?”林昭起问道,说到底他也不曾真正关心过一个凡人蝼蚁的算计,在他看来,刘承的一切行动都是徒劳,在绝对的实力面前翻不起多少浪花。

    宋封也不再逼迫刘承,盯着手中的法器,喃喃道:“仙阵被掀开了?掀开了?”

    “什么?!”

    林昭起眉头一挑,眼中寒芒一闪而现:“这么快?蜀山真的便准备好了么?”

    给读者的话:

    之前发错了,这才是真的十七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