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独步星穹

第十五章 掀开仙阵

    此时蛮林之外,破晓将临,蜀山与玄墟众人也已尽兴而止,默默等待着第二日黎明。

    他们都是天人,早已经不需像凡人那般昼起夜伏,即使之前大战了两场的玄武侯,未休息也没有任何不适。

    玄墟仙国一方有一些驾驭古战车与饲养蛮兽的随从,其实这些随从也是强大的修士,至少都拥有璇源境界,不然根本没有资格跟随在两尊天人左右。

    他们之前也观赏与聆听了李墟和许衡的剑舞与剑鸣,此刻皆盘坐一旁,闭目塞听,在尽力消化当时蓦刻下的一些意境。

    时间过隙,当红日始至东方升起时,所有人皆睁开了双目。

    玄武侯最先开口,问道:“昨夜一夜无话,今天不会依旧等吧?”

    蜀山雷炎峰高徒雷鸣笑道:“有美酒美肉相伴,等等也是无妨的,哈哈。”

    李墟低语道:“只是不知海涯宗的人去了哪里,一直寻不到,按理说不因如此,这里总共就这么大,不可能一点痕迹都没有。”

    许衡紧皱了皱眉,心里其实有些急,但还是舒缓的开口,道:“在等一等,不急在一时。”

    玄武侯愤愤不平,道:“在等!在等!我们两方联合的力量虽然足够强盛,但也抵不住别人不与你正面对抗,或许那海涯宗的几个毛贼子已经进了仙阵,取走了仙宝都不一定。”

    “不排除这种可能,这次海涯宗的带队之人我认识,名叫林昭起,虽然名声不显,修为也不算高,但却是海涯宗名宿段寒秋的唯一入室弟子,听说素来算无遗漏,有无漏之智。”

    “海涯宗段寒秋?这个老怪也收徒了?”蜀山弟子中,一个平时不怎么开口的修士忽然喊道,他名何存悼,是蜀山万棱峰座下高徒,亦是一尊极为强大的天人,没有人敢因为他平日的沉默便将他忽视。

    “存悼兄认识段寒秋?”李墟问道。

    何存悼嘿笑着,道:“何止是认识,当年他从南域燕州追杀我到北域苍州,亡命三十余万里之遥,时至今日依旧不能忘怀,若不是峰主赐下的至宝,恐怕当时我都回不了蜀山。”

    “还有这种往事?”

    众人惊了一地下巴,虽然何存悼只是轻巧的提起,但他们却都能感同身受,其中的凶险,真的不是一追一逃这么简单。

    “那段寒秋早便是至天境绝巅的人物,说是半只脚迈入绝世大能境界也不也过了,存悼兄能与他交手而不败亡,足以自傲。”

    何存悼摇了摇头,道:“至天境界,还是太遥远。不过他的弟子林昭起却是不得不防了,这已相当于和一名近乎大能的存在博弈,我们不能放任任何纰漏!”后一句,却是向着许衡说道,像是有言外之意。

    这时,赵玺走了出来,开口道:“许师兄,当断则断!”

    雷鸣亦在一旁点头,另两名蜀山弟子也一瞬不瞬的望着许衡,眼里却都是希望许衡决断的神色。

    许衡的眉头皱得更深,摇着头回应蜀山众弟子道:“干系太大,宗门内的长老还没准备好,若是……”欲言又止。

    李墟在一旁看得分明,出言道:“若是不便,我们玄墟仙国可以先行离开。”

    许衡沉思了许久,终于做出决断,喊住李墟道:“李兄,此事瞒不住,你早晚都会知晓,我便于你明说罢。”

    许衡自乾坤袋中取出一颗拳头大小的纯黑玄珠,向着李墟与玄武侯问道:“可知此物?”

    玄武侯道:“破阵子么?怎么这么大一颗?”

    许衡道:“正是破阵子,不过却是数万载之前,紫郢峰老峰主,许鲲仙人所留。”

    “仙人所留!”玄武侯惊讶出声。

    “数万载前,有一件事闹得沸沸扬扬,或许此时,都还有不少有心人依旧惦记着。”

    许衡摇着头继续道:“数万载岁月之前,老峰主登临仙位,何等意气风发,但却也因为此事,穷尽了一生仙元。”

    “老峰主当年因为此事,独闯阵宗庶仙阵,阅尽阵宗经典,走遍莽荒十域,收罗天下仙珍,惹下泼天大祸,终于布下真正完整的,莽荒第三大绝世仙阵——万象仙罗阵,却最终在天周域的一片蛮林中停下了脚步,枯坐三千年,至死亦未归西蜀。”许衡声音带悲,用三两语道尽一尊仙人厚重的一生。

    李墟指着蛮林,问道:“这座仙阵,便是万象仙罗阵?为许鲲仙人所留?”

    “不错,而它,正是这座仙阵的破阵子。”

    李墟长嘶了一口气,略微有些睁圆眼睛,十分震惊。

    仙阵破阵子,此物意味着什么,他比谁都清楚,玄墟仙国的护国大阵便是一座仙阵,却根本排不上名号,更不说与莽荒第三大仙阵并论,但即便如此,玄墟护国仙阵却也是耗费无尽仙珍,等闲仙人都谈之色便的人间绝域,而破阵子却正是掌控这绝域之器!

    许衡面色复杂,有些迟疑道:“此次仙阵之力衰竭,数万载岁月前的遗迹将再现,这种盛事,整片大地上的修士都不容错过,届时,当年事必然被忆起,我们蜀山,也必将成为众矢之的……”说到这里,许衡抱拳面向玄墟众人,道:“蜀山只希望玄墟仙国,看在往日情面,能够出手留情,莫要生死相向!”

    李墟面色凝重,低头考虑了许久,最后郑重说道:“蜀山玄墟,两圣地从来无恶交,此次也会相同。而且我认为,合则两利!”他望着依旧还抱拳的许衡,提问道:“是么?许兄。”

    “若能联合,蜀山自然感激不尽!多谢!”

    许衡朗声答谢,玄墟仙国的支持很关键,两个在莽荒都属绝巅的势力联合在一起,必将能够爆发出强韧的力量,而这种力量,足以面对绝大多数的危机。

    玄武侯自没话说,他们之间,一向是李墟做主,况且此事他也趋向与蜀山合作。

    这片蛮林,所属玄墟仙国,是玄墟仙国的国土,而蜀山拥有仙阵破阵子,可以掌控仙阵,更是相当于半个东道主,两者联合,是极大的便利。

    李墟道:“既然联合,便应当一致对外,入遗迹所得利益,我们再行分配,如何?”

    许衡却是说道:“蜀山愿让利五成,以换取玄墟仙国全力支持!”

    玄墟众人不解,李墟露出疑惑的神色,道:“为何如此?”

    许衡沉凝了一瞬,而后开口解释说道:“实不相瞒,当年许鲲仙人一去不归,他的红颜知己——一位神王,便持仙阵破阵子进入其中寻找许鲲仙人的下落,数百年后,破阵子自动飞回了蜀山,但哪位女神王却再无消息。”

    “我们蜀山之所以自西蜀横渡多个大域来到天周域,便是为了取回神王遗物。所以,我们愿让利五成,换取玄墟仙国全力支持,与我等一齐探险,寻找此物。”

    李墟闻听此言,极为惊诧,道:“女神王?难道,数万载岁月前的哪位横扫众仙,压的阵宗与十域修士皆抬不起头的绝世女神王,竟是蜀山仙宗、紫郢峰主、许鲲仙人的红颜知己?”

    许衡带着极为复杂的情绪点了点头,道:“许鲲仙人与女神王正是祖上。”

    李墟得到肯定的答复,更为惊讶,又说道:“神王遗物?难道是那件女神王随身之物,传说中传承着无上蕴魂神通的破妄神笛?”说到这里,他向许衡抱拳,眼里神采奕奕,道:“许兄,数万载岁月之前,女神王手持神笛,上扫诸仙,下诛奸邪的绝世风采我不得见,今日有幸,粉身碎骨,定当瞻仰之!”

    随后,李墟像是想到了什么,又道:“许兄,你不要误会,女神王为一代翘楚,正是我辈修士楷模,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我愿率玄墟众士,全力支持蜀山寻回此物。”

    许衡笑道:“李兄是出名的君子,我怎可能误会。既然如此,我们这便借助仙阵破阵子出手,将仙阵掀开一角,进入其中。”

    “期间动静颇大,可能惊动诸方势力,但已经不得已如此了,否则神王遗物被人捷足先登,整个莽荒都会因此动荡。”

    这是真实,西蜀仙门绝对有这样的能量,身为莽荒最为绝巅的势力之一,一怒而伏尸百万,并非虚言。

    收取仙阵,即便拥有布阵者的破阵子也并非易事,因为仙阵与破阵子毕竟是仙人之物,需以仙元之力方能催动,而许衡与李墟等人并非仙圣,仙元之力无从谈起,是故他们只能联合力量,以秘术将海量天元力转换成仙元,以量充质。

    这是逆天伐仙!

    平常的修士根本不可想象,只有圣地仙国才有足够的底蕴,将这种“大逆不道”的秘术传承下。

    破阵子被众人合力祭起,定在半空中,流转着玄华,神秘且惊人。

    这是一枚纯黑的圆珠,大约成人拳头大,其上浮刻着山河图,像是容纳了一方世界在其中。

    随后,众人合力,将破阵子推升,没入星穹至高处,若不是玄华依旧流转且足够璀璨,只凭借着凡胎肉眼根本不可见。

    最后,一声轻响清晰传入众人耳畔,天空中的破阵子应声化出一朵涟漪,如一道水波般在空中荡漾开,成一个圆圈飞速蔓延,很快便笼罩了一大片蛮林。

    身前的景物在变化,原本遒劲的蛮林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废墟地,苍凉的气息透发而出,仙阵内的一角显现,原始遗迹的真容呈现在众人眼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